吧唧_昼夜不离

花路太挤,麻烦17走钻石路
/
真庆幸你的时代后,是我共你载入史册

【王叶/周叶/黄叶/翔叶】穿错鞋时的反应

*那時候看到這篇貼文我簡直要笑死哈哈哈哈哈這什麼小說情節XDDD

*ooc

--

王叶

刘小别滑着手机从队长身边经过,余光瞄见对方的鞋子,又低头看了自己的手机,表情微妙地扭曲。

刘小别:……队长。

王杰希头也不抬继续手上的训练规划:嗯?

刘小别满脸纠结:你的鞋是不是……你换新鞋吗?

闻言,王杰希下意识瞧了自己的鞋一下:没有啊……

这一动作很迅速,但是下一秒他又看了一眼:……我好像。

刘小别眨眨眼,满头问号。

王杰希合起手上的本子:嗯,对,早上鞋子因为意外报销了,买了双新鞋。

然后刘小别目送自家队长淡定离开,不知道为什么握了一下...

【王叶】不要脸

*ooc

*半夜发病

*老夫老妻

---

某天午后。

王叶两人各占据了长沙发的一头,一个看书,一个滑手机。

看书的不太安分,视线不由自主地溜上了滑啊滑的白皙手指,在悄悄爬上弯弯的眉。

滑手机的头也不抬:「干啥呢,大眼儿。」

王杰希放下手上的书,特别正经说道:「我想亲亲你。」

叶修无语了一下,心想这老流氓又整什么幺蛾子:「不要脸。」

没想到王杰希的眼睛一下子就亮了。

「好。」

闻言,叶修疑惑地看向王杰希。

说啥呢这是?

「我亲嘴。」

……

呸。

end

---

唉呀,发现存起来的梗挺多的(。

要开播了,睡不着啊(x

【王叶】在都是你的城市里迷了路

不知道自己想打什么,就是断断续续终于写完了(抹脸

*OOC

 ---

Now.

天亮了。

叶修睁开眼,举起手遮挡从厚重窗帘泄漏进来的晨光。冬天的阳光其实没有如人们说的温暖,至少叶修是这样觉得的,他坐起身,垂眸凝视手腕上的一块白色,冰冷的、无机质的颜色。叶修将手抽回,双手放到唇边呵了口气便下了床。

退了房,站在B市的大街上,叶修不知道该往哪里走,明明是他十分熟悉的街道、走了不知道几年的街道。抽了口菸,他挠挠后脑,往前走了。

Past.

「没想到你除了爱喝可乐还喜欢吃甜的啊?」叶修眨眨眼,望着王杰希一口接一口将蛋糕消灭掉。

王杰希将擦嘴的纸巾放下,拿起一旁的菜单:「还要...

【王叶】摘星星的魔法师

……因为某些原因设定改变了哈哈哈哈(#

*OOC

---

摘下那颗最闪耀的星,许一个愿,希望你也喜欢我。

--

传说,在东边大陆尽头的微草森林里面住着一位神秘的魔法师,他喜欢带着帽尖缀有一颗星星的巫师帽,宽宽的帽沿总是遮住其中一只眼睛,神秘得不得了。关于这位魔法师的传闻很多,有人说他是濒临绝种的精灵,有人说他是神秘莫测的龙族,有人说他是恐怖嗜血的幽灵,然而,事实上呢──

「……那群孩子又放着草药不整理,」魔法师拿下大帽子搧了搧,瞇起两边不一样大的眼睛,「算了,给他们休息一会儿吧。」

──就只是一个傻爸爸呢。

--

身为微草森林的主人,魔法师当然有很多很多事情要打理──身为一个寿命延长许多因而阅历无数的人类,他总...

【王叶】我家向日葵精二三事

似乎很久没更新了…

*可以先看【王叶】向日葵那篇

*叶修不爱吃茄子的私设(?

*叶修的个性比较像小队长时期(?

*OOC

---

外头的风雨狂暴地吹打窗户发出尖锐的咆哮声,王杰希不动如山地敲打键盘,外头的向日葵他已经做好防护措施,不需要担心。

房间裏温暖,丝毫不受外头的寒冷侵袭,这种除了规律喀喀声以及风声的静谧空间让他有点昏昏欲睡,眼睛的焦点停驻在萤幕中的向日葵上,盯着盯着慢慢晃出两三个重影,仿佛再次瞧见了那个人的笑容。

那天,他是带着这个温暖的笑容跟自己道别,殊不知那个「再见」竟是「再也不见」,世界上再也没有「叶修」了,再也没有那个会笑得狡黠会笑得灿烂的向日葵精。

眼睛有点...

【王叶】向日葵(下)

好象烂尾了…

*BGM系列

*OOC

---

待在乡下的这几天,王杰希觉得整个人都被洗涤过一般……不得不提,叶修的功劳还是很大的,整理花草树木什么的——特别是被悉心照顾的向日葵。而这点着实让他意外了,因为这个人总是拉着自己打荣耀——知道叶修会打荣耀,王杰希倒不意外,虽然知道对方是君莫笑后特别想海扁他一顿——还常常玩到不知今夕是何年,总要王杰希三催四请才肯拔起已经扎根在椅子上的屁股去洗澡。

在王杰希眼里,叶修对什么都懒洋洋的,唯独对向日葵跟荣耀特别上心,记忆深处,那个小孩也特别喜欢向日葵。

「叶修,你记不记得有个小孩跟你一样喜欢向日葵。」

叶修咬着烟,腾出一点时间去看王杰希,手上抢BOSS的动作不停:「没啊,...

【王叶】向日葵(上)

*BGM系列

*OOC

---

要回来喔。

在王杰希的记忆中,似乎有那么一个人对他这样说过,可是不论他怎样用力要去看清那个人的面容,却始终有一片亮光晃了自己的眼。

大概是个孩子?

凭着那稚嫩的声线,王杰希如此推测,然而有孩子声音出现的记忆恰巧是他待在乡下家里的那一段——一段可说是孤单的时期,因为某些原因,他并没有什么儿时玩伴。

哪来的孩子呢?

王杰希困惑着,不过他不太心急,既然没有特别深的印象,大概也不是什么重要的人。

……话虽如此,那个声音依然会时不时地浮上脑海,他依稀记得小时候做过几次梦也跟那个声音有关,好象还带画面的——蝉声唧唧的夏日午后,有个小孩频繁出现,柔软的黑发间...

123