吧唧_昼夜不离

花路太挤,麻烦17走钻石路
/
真庆幸你的时代后,是我共你载入史册

小队长生日快乐!!!!!!!!!
永远喜欢你!!!!!

【王叶】不要脸

*ooc

*半夜发病

*老夫老妻

---

某天午后。

王叶两人各占据了长沙发的一头,一个看书,一个滑手机。

看书的不太安分,视线不由自主地溜上了滑啊滑的白皙手指,在悄悄爬上弯弯的眉。

滑手机的头也不抬:「干啥呢,大眼儿。」

王杰希放下手上的书,特别正经说道:「我想亲亲你。」

叶修无语了一下,心想这老流氓又整什么幺蛾子:「不要脸。」

没想到王杰希的眼睛一下子就亮了。

「好。」

闻言,叶修疑惑地看向王杰希。

说啥呢这是?

「我亲嘴。」

……

呸。

end

---

唉呀,发现存起来的梗挺多的(。

要开播了,睡不着啊(x

【周叶】我还记得(上)

因为涤非太太的降调,突然就很想写(

不过原降调是没有cp的喔!

*ooc

*年龄操作有,四岁年龄差缩到两岁

*时间、逻辑bug非常有

--

很多人小时候都有个想象出来的朋友,只是周泽楷他的这个朋友有些特别:在他眼中,这个朋友是个人;但在其他人眼中,这个朋友是个圆滚滚软绵绵的垂耳兔玩偶。周泽楷也曾经试着跟父母亲解释,不过他的母亲只是温柔地笑着,揉揉他的头发:「楷楷最好的朋友,一定是个很好的人吧。」小时候的周泽楷睁圆大大的眼睛,悄悄地瞄了眼蹲在自己身边歪着头看他的男人,露出大大的笑容,用力点头。

周泽楷盯着手中的玩偶,思绪不禁飘远了。

是什么时候出现的呢?这只兔子。

--

坐在...

【周叶】小野猫

*不知道自己写了什么系列x

*王子周x杀手叶

*OOC

---

是夜,富丽堂皇的城堡灯火通明,公侯伯子男各爵位的男士们围在国王的身边,嘴里充斥花言巧语取悦着王位上的男人,不过显然那个步入中年的国王依然精明,他从头到尾都维持得体的笑容,让人看不出心思。

同样被人包围的是国王最疼爱,也是最有机会成为王位继承人的小王子,他脸上的笑容腼腆,话虽少但是谈吐得体,也很有技巧地避开身边女子们过多的肢体接触──这些女人像玫瑰,美丽中带刺,谁又知道哪只柔荑中正攥着锋利的匕首呢?于是,长年待在花丛中的周泽楷愣是没沾上半点花瓣。

只是人无完人。

国王发现最近小王子与某个女子走得特别近,那个人只在接近散

【周叶】好想你

*特傻白甜

*OOC

---

周泽楷在床上翻了个圈,下巴正好抵在那只垂耳兔玩偶上,他低头嗅了一口──这只玩偶已经变成叶修的专属抱枕了──满满都是他喜欢的味道,却也让他更想念那个出差去的恋人,他们已经两个星期没见面了。虽然说也不是没有通电话,有空也会视讯──周泽楷会抱着那只玩偶,巴眨着眼睛盯住屏幕里的男人,叶修会眉眼弯弯地安慰自家恋人──但是都比不上叶修一句「好想你」。

说来奇怪,叶修时不时就会对周泽楷说「爱你啊」、「喜欢你」之类的话,可是「好想你」显然不在叶修的词语库中。

周泽楷委屈了,前辈是不是不想我?

这要是被叶修知道了,估计会笑到直不起腰。其实也没什幺,就是身为「年长者」的一...

【王叶】在都是你的城市里迷了路

不知道自己想打什么,就是断断续续终于写完了(抹脸

*OOC

 ---

Now.

天亮了。

叶修睁开眼,举起手遮挡从厚重窗帘泄漏进来的晨光。冬天的阳光其实没有如人们说的温暖,至少叶修是这样觉得的,他坐起身,垂眸凝视手腕上的一块白色,冰冷的、无机质的颜色。叶修将手抽回,双手放到唇边呵了口气便下了床。

退了房,站在B市的大街上,叶修不知道该往哪里走,明明是他十分熟悉的街道、走了不知道几年的街道。抽了口菸,他挠挠后脑,往前走了。

Past.

「没想到你除了爱喝可乐还喜欢吃甜的啊?」叶修眨眨眼,望着王杰希一口接一口将蛋糕消灭掉。

王杰希将擦嘴的纸巾放下,拿起一旁的菜单:「还要...

【周叶】Crush(17)

*西方现代AU

*OOC

---

身上捆了不少绷带,被勒令应该躺在床上的叶修叼着一根棒棒糖,百无聊赖地翻阅苏沐橙整理的报告,视线不住往坐在不远处公文的周泽楷瞟去,然后又默默收回到手上的文件。

「安德烈成了代罪羔羊,莉卡不知去向,她神秘的男朋友也没有找到,」顿了顿,「菲特出局,国外的那位一头雾水,Don不准我出去溜达。至于我嘛……一介病号能做什么呢?」

周泽楷抬头,目光扫过叶修:「是没错。」

两人对视一会儿,叶修放下手中的报告,在周泽楷身旁席地而坐。

他眨眨眼睛:「小周你可轻松了,随便你查。」

视线在叶修青瘀的嘴角徘徊,周泽楷倾身靠过去,伸出一只手贴上男人的脸,拇指轻轻在那伤口上...

12345