吧唧_昼夜不离

真庆幸你的时代后,是我共你载入史册

**周叶Crush暂停**

【周叶】我还记得(上)

因为涤非太太的降调,突然就很想写(

不过原降调是没有cp的喔!

*ooc

*年龄操作有,四岁年龄差缩到两岁

*时间、逻辑bug非常有

--

很多人小时候都有个想象出来的朋友,只是周泽楷他的这个朋友有些特别:在他眼中,这个朋友是个人;但在其他人眼中,这个朋友是个圆滚滚软绵绵的垂耳兔玩偶。周泽楷也曾经试着跟父母亲解释,不过他的母亲只是温柔地笑着,揉揉他的头发:「楷楷最好的朋友,一定是个很好的人吧。」小时候的周泽楷睁圆大大的眼睛,悄悄地瞄了眼蹲在自己身边歪着头看他的男人,露出大大的笑容,用力点头。

周泽楷盯着手中的玩偶,思绪不禁飘远了。

是什么时候出现的呢?这只兔子。

--

坐在公车站牌旁摆放的椅子,叶修望着眼前撑着伞来来去去的路人,有点恍惚。他本来待在上林苑指导队里几个小年轻,结果刚从乔一帆身边站起,转过身便发现周遭的景物全换了个样。观察了好阵子,叶修觉得自己应该是到了S市,至于为什么这么猜嘛……

「嗯?」那是……?

叶修眨眨眼,发现蹲在站牌旁边淋雨的小孩有些眼熟。

「你还好吗?」

小孩抬起头,发现有个很高的男人抓着外套替他挡雨,于是这片小小的空间停雨了。他抽抽鼻子,好看的脸蛋哭得脏兮兮,但是圆圆的眼睛丝毫不害怕地直视面前这个陌生的男人。

「你是谁?」他奶声奶气地问,一点也不怕生。

这个问题倒难倒叶修了,如果他没猜错,这个可爱的小孩应该就是他猜到的那个人。

「……我叫叶修。」纠结了一阵子,叶修还是决定告诉对方自己真正的名字,「叶子的叶,修身养性的修。」

男孩困惑地皱起眉头:「修身养性……?」

第一次看到这个人这么苦恼的模样,叶修反而笑了出来,然后弯下腰把人抱起来,走进有遮蔽的候车处,他让小孩坐在椅子上,自己蹲在他面前,轻轻拉过对方的手,在那小小软软的掌心写下「修」这个字。

「知道了吗?」

小孩看看手心,又看看眼前的男人,像是抓住什么宝物攥紧了手,用力点头,接着,他抓过叶修的手,在上头歪歪斜斜写下自己的名字。

──周泽楷。

叶修在心中轻轻念出了那个名字。

「周泽楷,」小孩露出腼腆的笑容,「多多指教。」

拿外套包裹住浑身湿透的孩子,叶修弯起了眉眼,那个笑容像棉花糖,又软又甜,神奇地让周泽楷原本沉重的心情轻松起来。

「你好,小周。」

--

「我回来了。」

周母应了声,从房里探出头来,在看到周泽楷浑身湿透的模样后吓了一跳,赶紧拿了条大毛巾出来。

「怎么了?楷楷的伞呢?」

周泽楷只是摇摇头,不发一语。

周母皱起眉头正想多说点什么时,周泽楷怀里抱的东西吸引了她的注意。

「这个布偶是……?」

周泽楷顺着母亲的视线低头,可是没有看到她说的什么「布偶」,然后视线偷偷移向蹲在一旁朝自己竖起食指抵在唇前的叶修,于是他无辜地回答:「公车站捡到的。」

叶修:「……」我捡到你还差不多。

周母眨眨眼睛,看起来还想说些什么,最后还是将话咽回心底,拿着毛巾擦着儿子湿答答的头发:「小周有什么事要跟妈妈分享吗?」

周泽楷又偷偷瞄了眼叶修:「嗯……交到朋友。」

放下手上的毛巾,周母露出一个温柔的笑容:「哪天带回家跟妈妈介绍一下,好不好?」

闻言,周泽楷攥紧毛巾,用力点了点头,眼睛亮晶晶的。

一旁的叶修望着小孩的笑容,像是想起了什么,唇边不自觉跟着勾起了一个柔软的弧度。

--

「小周,你会不喜欢上学吗?」叶修陪着男孩坐在树荫下,看其他同学来来去去,有些同班同学认出周泽楷也没有跟他打招呼,反而是加快脚步离开。见状,叶修大概能猜得出来为什么那天周泽楷会浑身湿透。

周泽楷听到叶修的问题没有说话,依旧垂着脑袋,一小口一小口吃着家里准备的午餐,菜色相当精致,一看就知道周母费了不少功夫。

「你不想回答我没关系,但是有些事是没办法逃避一辈子的。」

周泽楷的动作停了下来,他握紧手上的筷子,稚嫩的脸蛋皱起来,他瘪起嘴,小声嘀咕着:「人都是一座座的孤岛。」

叶修一听乐了,这小家伙都看了些什么啊!

他轻轻弹了一下周泽楷的额头,揉揉男孩的小脑袋,声音不自觉放软:「傻蛋,你之后肯定会有很多很棒的朋友,然后变成一个大家都喜欢的人、一个很好的人。」

周泽楷捂住被弹了的额头,小小的眉头还蹙着,似乎在严肃思考叶修的话的可性度。

良久,他才抬起脸去看叶修,那个表情十分认真:「我持保留态度。」

俯视这个小包子脸,叶修忍住捏两下的冲动,他这么回答:「你不会失望的。」

接下来几天,叶修都待在周泽楷身边,发现对方「行动力满点」居然是从小时候点起技能点的,因为跟他说完那些话的隔天上课日,周泽楷明显有了改变,他开始会主动跟别人打招呼,不知道该说什么或是说不出话时就露出微笑,惹得原本就对周泽楷有好感却碍于那张冷冰冰的脸的小女生们愿意接近他了。

叶修眨眨眼,心想,我该不会是养成了小周吧。

在之后的一段时间里,周泽楷的笑容越来越多,已经渐渐不像叶修刚认识时那样的面无表情。

直到有一天。

那天周泽楷因为一些事情被老师留下谈话,离开办公室时,天色已经很暗了,他迈开短短的腿快步走回教室,想要去跟留在那里的叶修说一个好消息,于是他走了一条很少人会经过的走廊,爬上楼梯时,发现有一群高年级的男生聚集在转角处——看起来就不是善类。周泽楷立刻低下头,尽量缩小自己,紧贴着扶手离开。一阶、一阶,就在他要松一口气时,突然间一双手伸出,从身后把他架起来拖回转角处。

周泽楷不慌不忙从地上站起来,拍拍裤子上的灰尘后,抬头望着这群人。

「看什么!」其中一个男生推了他一把,周泽楷稍稍侧身便闪过了。

——想当然耳,接下来便是一段拳打脚踢。

周泽楷缩起身子护住头,心想:反正这也不是第一次。

就在他要再次默默挨打时,楼梯口传来了严厉喝斥的声音:「你们在做什么!」

顿时,加诸在身上的拳脚都消失了,几个男生全一溜烟跑光,留下缩在地上的男孩。良久,周泽楷才抬起头,发现原来是叶修提着自己书包来了,于是那张小小的脸冲他露出一丝微笑。

叶修看周泽楷这模样,张张嘴想要说些什么,可是最后什么也没说,只是把男孩小小的身子轻轻揽进怀里。

他不说话,周泽楷便出声了。

「我是不是,做得不够好?」

叶修放开他,没有直接回答这个问题,而是这么说:「你不可能让每个人都喜欢你,但总有一天,会很多非常爱你的人。」

「不过在那之前——」叶修揉揉那颗小脑袋,「遇到刚刚那种人,跑就对了。」

周泽楷眨眨眼睛:「难道不是,变强,打回去吗?」

叶修挑起眉,想起十几年后在荣耀赛场上的周泽楷,那种强势的风格,让他不禁笑了出来。

这人还真是从小到大都没变。

「每次都打多累啊,养精蓄锐,懂不?」

小小的包子脸皱起来,看上去很是认真,半晌后,他说:「韬光养晦。」

这难得的模样简直能把叶修乐死,但他忍住笑,跟周泽楷说:「嗯,人狠话不多,招招致命。」

想起漫画里的英雄都是帅气登场,安静退场的周泽楷认同地点点头,想着自己哪天也要这么酷炫。

望着周泽楷闪闪发亮的眼神,叶修忍不住又揉了揉他的头发,唇边的笑温柔。

我算不算是见证了小枪王的诞生?

--

周泽楷在学校的情况渐入佳境,叶修便也没有次次都跟着他到处跑,有时会待在他的房间,细细研究着这时候的小男生都喜欢些什么,又或者在住家附近四处闲逛,看看周泽楷从小到大的生活环境。从前叶修是不会对这些感兴趣的,所以在做这些事时,会有种莫名的羞耻感,总觉得自己在窥探他人的隐私。

「所以说,」叶修蹲坐在门口,双手托腮等着迎接周泽楷回家,「谈恋爱真的会让人变得傻呼呼的……」虽然还没有成就是了。

说时迟那时快,嘴里叨念的、心中挂念的对象像是感应到了叶修的召唤,使力推开大门朝着他奔来,脸上的笑容带着显而易见的雀跃,还嚷着:「叶修──」

张臂接下这颗心情异常高涨的小炮弹,叶修想着,好像没有看过情绪如此外放的周泽楷,还挺新鲜的。

「我跟你说……」

男孩圆滚滚的大眼睛闪熠着光,充分表现了主人此刻的心情,嘴巴却又故弄玄虚地闭上,等待着叶修主动询问一般。他怎么会不懂小孩子的一点小心思,便升起了一点捉弄对方的念头。

「晚点再说好不好?」叶修揉揉对方毛茸茸的小脑袋,狡黠地笑着,「你看你满身大汗的,先去擦汗。」

闻言,周泽楷瘪起了小嘴,心中尽管有点失落,却还是乖乖点点头,不情不愿地离开叶修的怀里。后者站起身,替他开门,门一开,周泽楷咻地就跑不见人影,周母还没回过神,只见到自家儿子匆匆忙忙的背影,怔了一会儿,周母才收回视线摇头笑着,继续专注于手上的素描。

后头的叶修则是慢悠悠地走进周泽楷的房间,果不其然,对方已经换好衣服,乖乖坐在木制地板上等他了。一看这模样,叶修也不忍心闹他了,坐到旁边,挺直了腰杆,像是在说我洗耳恭听。

周泽楷抿抿嘴,有点不好意思地说着:「嗯……上次的图,得奖了。」

叶修偏着头回忆对方口中说的图究竟是哪一幅,毕竟周泽楷平时的嗜好就是涂涂画画,这可能跟他母亲有关──周母是一位国际知名的画家,不过平时行事低调,因此鲜少人知道周母的住处,可能也是想给儿子宁静的生活──他的确也很好地继承了母亲的绘画基因。

望着叶修皱眉苦思的表情,周泽楷耐心地等待着,在前者投以抱歉的眼光过来时也不生气,而是给了一点提示。

「星星。」

「……星星?」

叶修更苦恼了,他的印象中根本没有看到周泽楷画过类似的作品。他摩娑着下巴,偷偷用余光去瞄身旁的男孩,没想到看到了对方偷笑的表情,一瞬间,叶修都想通了。

「好啊,」插他起腰,脸上故作发怒的模样,「你居然唬我。」

大概周泽楷也看出来男人并不是真的在生气,咯咯笑着,然后从背包里翻出一张照片跟一张彩色的A4纸,递了过去。叶修伸手接过,第一张是周泽楷举着奖纸跟作品合照的照片,脸上的笑容灿烂;第二张便是获奖的作品,视线触及的瞬间,叶修却马上愣住了。

名为「星星」的画作并不完全是在画星星,整幅画的主角反而是一个只有背影的人。尽管只有背影,观看者却依旧能从他昂起的头颅以及挺直的腰背感受到他正昂首阔步向前走去。对画中的人而言,他的前方是无穷无尽的黑暗,手中的微弱提灯是唯一的明亮;但从观看者的角度来说,这个人的背后其实是斑斓夺目的星点,从他身上拖曳而下的披风则是长长的银河。

望着叶修呆呆的表情,周泽楷以为他不太懂自己想表达的,遂伸出短短的手指,比划了一下中央的那个人,解释道:「引路人。」

回过神,叶修跟男孩的视线对上,花了点时间组织话语,问道:「哪里来的灵感?」

周泽楷垂下脑袋,认真回想着,然后抬起脸对叶修说道:「梦里,有个人为我指路。」

「我觉得很像你。」他不好意思地搔搔头,「以你为原型画的。」

周泽楷解释完便一直不敢去看叶修,因为没来由地认为怕对方会笑话自己,可是身边的人一直没有出声,于是他忐忑不安地偷觑,没想到男人依旧望着那幅画,隐约可见发丝间的耳朵红了。

「叶修……?」

直到周泽楷唤他的名字,叶修才有些窘迫地将手中的纸还回去,内心却依旧在翻腾着。叶修的反应之所以这么大是因为到轮回商谈技能点的时候,他在走廊上似乎有看到那幅画,一下子就把他的注意力吸引住了,不过因为被人拖着走,没有时间多看几眼。

而现在小时候的作者本人正在跟他解释画所包含的意义!

天啊,这是什么羞耻play吗。叶修抹了把脸。

tbc

评论(3)
热度(33)