吧唧_抱著修修

主周葉,有時會有別的葉受cp出沒
**周葉Crush暫停**
**真慶幸你的時代後,是我共你載入史冊**

【周叶】Crush(17)

*西方现代AU

*OOC

---

身上捆了不少绷带,被勒令应该躺在床上的叶修叼着一根棒棒糖,百无聊赖地翻阅苏沐橙整理的报告,视线不住往坐在不远处公文的周泽楷瞟去,然后又默默收回到手上的文件。

「安德烈成了代罪羔羊,莉卡不知去向,她神秘的男朋友也没有找到,」顿了顿,「菲特出局,国外的那位一头雾水,Don不准我出去溜达。至于我嘛……一介病号能做什么呢?」

周泽楷抬头,目光扫过叶修:「是没错。」

两人对视一会儿,叶修放下手中的报告,在周泽楷身旁席地而坐。

他眨眨眼睛:「小周你可轻松了,随便你查。」

视线在叶修青瘀的嘴角徘徊,周泽楷倾身靠过去,伸出一只手贴上男人的脸,拇指轻轻在那伤口上按了一下,看到叶修疼得抽嘴角,他就凑上去亲了一口。这个吻不重,周泽楷离开后,叶修甚至还没反应过来自己被偷袭了,只觉唇边残留着软软的触感,比较象是对方的平缓鼻息,有点麻麻的。

望着对方难得懵住的表情,周泽楷笑着:「嗯,随便我查。」

叶修回过神来:「你这样算收贿吗?」

周泽楷还思考了一下:「不算。」

「那这样算什么?」

「嗯……男朋友的权力。」

「我都还没承认呢。」叶修挑起眉,「而且你身分敏感,先投靠我再说。」

周泽楷摇摇头:「你,跟我回去。」

「那不成,」叶修拿出嘴里的棒棒糖比划着,「我肯定得吃好久好久的牢饭。」

「没事。我等。」

叶修愣了愣,他好像已经很久没有听到别人说这种话了,谁叫他总是被时间赶着跑呢,谁叫他是刀头上舔血的人,总是不敢随便让人等,怕一走了就杳無音信。

「别啊,」叶修把糖塞回嘴里,含糊地说,「别吊死在一棵树上。」

默不作声,周泽楷继续手上的工作,叶修见他不再搭理自己,耸耸肩回到原本窝的沙发也看起公文来,一时间只剩下纸张翻动的声音。待工作告一段落,周泽楷再转头去看叶修时,后者已经歪着头睡着了。由于叶修实在浅眠得很,因此他没有考虑去移动对方,周泽楷放轻脚步,替男人盖上薄被,然后伫立于沙发旁看着那张脸,那是一张非常疲惫的脸,眼睛下有长期累积的黑眼圈,他坐了下来,想着叶修刚才的话。

周泽楷有时候会觉得叶修是按着一个行程在做事,或许有一本上头写满每日行程的簿子,他会一丝不苟完成,小心翼翼控制每一件事,不容许有一点差错、分毫偏差,因此跟自己维持这种关系也是某件事的必要条件之一。换言之,与周泽楷维持这种关系是叶修需要的一个必要条件,也能说与叶修保持这种距离亦是周泽楷希望的。他们不能更进一步,这已经是双方能得到的最近距离,不能为了私人感情破坏公事,说的残酷点,他们能手中的枪指着对方的脑袋同时接吻。

只是这种距离在周泽楷单方面缩短后已经开始模糊不清。

或许我会先放下手中的枪。周泽楷自嘲地想。

看着叶修的脸,周泽楷无声地叹气然后将注意力放回工作上。

直到外头的天色转暗,叶修才悠悠醒来,而他看到坐在自己身边的周泽楷的第一句话就是「惨了」,一听这话,周泽楷立马站起身,一副悉听吩咐的模样让叶修刚睡起来还没运转的脑袋又开始打结。

「怎么了?」

「我睡着了?」

周泽楷奇怪地看叶修一眼,点点头。

「喔没事,」叶修站起身,「等我换身衣服,出去吃饭吧。」

「嗯。」

往卧房走去,只有叶修自己清楚根本是出大事了。

他算是浅眠的人,特别是有外人在的时候,所以当初照顾周泽楷,对方的手戳上他的脸,他才会让自己栽进棉被里,不想给周泽楷知道他其实醒着。

那刚刚是怎么回事?

一想起那个吻,叶修就苦恼,他揉着太阳穴:「我就不应该放纵自己。」

这种感觉让叶修不安,他最需要的就是杀伐果决,不带一丝感情完成这个任务。而现在,他已经没把周泽楷当成外人,甚至无法在任何情况下毫无思考就扣下板机。

tbc

---

哈哈哈好想删掉重来(干

评论(2)
热度(23)