吧唧_抱著修修

主周葉,有時會有別的葉受cp出沒
**周葉Crush暫停**
**真慶幸你的時代後,是我共你載入史冊**

【喻叶】潜移默化(下)

喻叶真的,烧脑,我尽力了(躺

*鱼总大一,叶修大三

*OOC

--

身为中文系的学生,喻文州一点也不比叶修有空,总是在写各种作业。

叶修边转着笔──一支笔象是爱上了那灵活漂亮的手,不论怎么耍花样都掉不下来──边打量这学弟专注的脸。

文州的长相顶多算中上,可是他有许多细节特别勾人。

叶修将笔从食指转到手背上,再转下来。

象是声音。文州说话的时候总是不紧不慢,但是形容不来啊,硬要说就是……温水。有时候说完话还会低低地笑,笑到别人简直能蹭地脸红。

叶修突然对自己理科生的身分有点怨念。这都什么乱七八糟的形容。

体贴、礼貌……什么「最理想男友」不是随便说说啊。

「前辈一直盯着我看,我会很困扰的。」

闻言,叶修对上喻文州的眼睛,那对黑色眼瞳还是那么温柔,或者应该说──

唇角弯起,叶修转笔的手停下,将笔杆放进喻文州握笔的手所圈出的空隙中:「我会让你困扰很久。」

喻文州还是笑笑的,缓缓收紧手,把两支笔都攥在掌心:「那还真是伤脑筋呢。」

叶修终于忍不住笑出声。

总是那么温柔呢。

--

那天,他俩的情况正好颠倒过来,喻文州到的时候,总是会比他迟个几分钟的叶修已经就坐,唰唰唰地推导长长的公式。他没多说什么,把纸笔拿出来后便起身去拿参考书籍再安安静静回到位置上,有时抬头看看埋头苦算的叶修。

叶修知道自己是属于一旦专注于一件事就很难注意到其他方面的类型,心无旁鹜到可怕。只是自从喻文州坐到那个位置开始他热水杯里的水就没有冷过,不论什么时候拿到手中总是恰到好处的温度──不会太烫,因为他是猫舌头。

唉、这要是习惯了,该怎么办。叶修边喝水边来回打量低垂着头作笔记的喻文州。

大概是察觉叶修的视线吧,他抬起头,先笑了笑,然后轻声问道:「还行吗?」

叶修点点头,喻文州见到他的动作才又继续手上的动作。

行,怎么不行。

过了不知道多久,笔记告一个段落的喻文州将本子合起准备去吃午饭的时候,叶修仍然在奋战。确认了时间,喻文州撑着脸凝视对方写写画画的手一会儿,接着拿起自己的笔,轻轻抵在那只飞快移动的笔面前,不理会看向自己的目光,喻文州径自写下「休息」两字,完毕还点了点示意叶修看纸。

「先吃个饭吧,前辈。」

叶修愣上两秒,翘起唇角,回覆:「好啊。」

--

「冷死人了。」

缩在老位置,叶修巴不得将整张脸塞进毛茸茸的围巾里──事实上,那已经是喻文州借他的了──两只手都缩在厚厚的外套里,整个人包到像雪球一样的他还是瑟瑟发抖。

喻文州好气又好笑地看叶修抖得跟筛子一样:「待在宿舍就好啦。」

「……读书读书。」叶修摸摸鼻子,顺便将暖手宝压在上头,又把滑下的袖子往上扯了扯。

看着可怜兮兮的叶修,喻文州不禁开始考虑要把自己身上最后一件外套让给对方,不过想了想还是放弃了。他坐到叶修身旁的位置,在后者疑惑的同时拉过那双冻得发红的手,用自己的手包起来,放到唇边呵出几口暖气再用力搓了几下,最后贴上自己的脸颊。

「暖不?」

叶修张张嘴,噗哧笑了出来:「你这招要对妹子用,不是对我。」

喻文州眨眨眼:「谁说只能对妹子用啊?」

「不然你还想怎么用?」瞇起眼睛。

抓下其中一只手,贴上心脏:「对喜欢的人用。」

叶修嘿了一声:「油嘴滑舌。」

喻文州很无辜:「我说实话,前辈还不满意了?」

「你个中文系不应该弯弯绕绕吗?」

喻文州笑了笑。

又是压在喉咙,那种低低的笑、那种让人脸红的笑。叶修想。

「我一直都喜欢,直来直往。」

「难怪特别喜欢理科的前辈。」

--

又一个下雨天,寒风刺骨,这次没有意外还是喻文州先到了。放下背包就坐,映入眼帘的是一本叶修跟他借的书。

拿起放在桌上的书,他轻笑。喔不,似乎不是。被抢先了。

那张夹在「文学定义」页面的纸条龙飞凤舞写着三个字。

下雨了。

于是喻文州拿出手机给人发短信。

不久,叶修接到一封短信,他瞥了眼内容忍不住大笑出声,惹得室友想扁人。

挺久了。

--

什么时候开始呢?

大概、是浅移默化吧。

end

--

小段子

*王叶闺蜜设定(并不是#

「大眼。」

「干嘛。」

王杰希绕过蹲在自己房里非常占空间的友人,顺便无视他装出来的可怜模样。

「王杰希。」叶修坐直身体,表情严肃,「我恋爱了。」

「喔,哪个想不开的学弟?」王杰希头也不抬,「大一中文系那个被一堆女生称作『最佳男朋友』的喻文州?」

叶修一脸震惊盯着好友的脸,象是在说「老王你个足不出户怎么知道那么多八卦!」,对此,王杰希只想糊他一脸。

你个死宅没资格说我。

不过最后两人还是面对面坐下来好好谈了。

「你喜欢人家啥?」

「呃、颜好?」

王杰希面无表情:「前面直走右转,阳台在那,不送。」

叶修连忙打直身子坐好。

「温柔。」

「嗯。」

「体贴。」

「嗯。」

「呃、他传短信来了。」

「请便。」

三秒后。

「那啥……我脱单了。」

「请麻溜地滚。」冷漠。

---

关于「下雨了」跟「挺久了」

第一次叶修是无心的,但是文州是有心的

第二次叶修当然是ry

感谢大家不嫌弃这弱弱的喻叶(。

评论(11)
热度(34)