吧唧_抱著修修

主周葉,有時會有別的葉受cp出沒
**周葉Crush暫停**
**真慶幸你的時代後,是我共你載入史冊**

【周叶】Crush(16)

唯一一个吻出现了,其它我不知道,不要打我(逃

*西方现代AU

*OOC

---

愤怒蒙蔽理智是什么感觉?

周泽楷可以明确地回答你,整个人沉进泥淖一般,不断下沉,下沉再下沉,万劫不复。

所有感知都被屏蔽,耳朵像进了水,身旁的声音变得遥远;仿佛被掐住脖子,新鲜空气无法进入肺部,微微张嘴渴望呼吸,只是没有什么作用,他觉得自己已经没有了呼吸;眼前的景象晃动,晃得他作呕。然而一切混乱中,他的意识却清晰得不得了,大脑跟身体剥离,他总能下意识知道枪要怎么摆,知道该往哪个地方射击,知道控制自己不去误伤叶修。他像躲在另一个空间看一部画质极差的杀戮片,鲜血不用钱似的飞溅。

他指使自己将枪收好,把躺在不远处的人抱起,踏出去的每一步都踩不到底。他将叶修安置在后座,自己坐上驾驶座,他不确定自己是否能开车,但下一秒引擎声已经响起。

他抱着人回到叶修的住处,身旁多了不少人影来来去去,没有多余的慌乱,没有无谓的吵闹,每个人有条不紊地做着自己该做的事。

他忘了自己是怎么换洗衣物,忘记自己到底吃了什么,甚至一点也不觉得疲惫。上一次处于这种状态是「轮回」小队陷入危险,他带着援兵去营救。事后听队友描述,那时的自己面无表情,每个动作精确,毫不拖泥带水,脚步相当沉稳,看上去冷静自持。

看上去。

他把「轮回」小队看得极重,里头的每一个队员都是他的战友,他不允许有任何一个人落下了,因此那次的救援行动结束他狠狠训斥了整个小队、加重了训练量,包括他自己。他从来不觉得「轮回」是包袱,反之,那是他最为强大的后盾,所以他要有足够的力量去守护它。

他望向镜中的自己,冷若寒霜,外表是挺理智没错。

但是,叶修。

这个走入他生命没多久的人,也让他深深惦记上了。

他没来由地想起一首歌。

Is it really just another crush?

是,撞得他粉身碎骨。

没拴紧的水龙头滴下水珠,溅开在洗手台,「哒」一声,让他联想到叶修身上的血从那纤白的指尖滑落。

——「哒」地,落在他心上。

他坐在床畔,安安静静守夜,现在正是叶修虚弱的时候,难保没有人会借机行事,毕竟想除掉这个人的势力多得去。

他也算其中之一。

房里只剩他俩,他能轻而易举将手搭上叶修的颈子,使劲一掐便什么也没了,他什么也不会再想,任务说不定会更容易——依Don的性子,这些人是活不了了——失去的一大臂膀,再加上他信任自己的本事。

他绞紧自己的双手。

「叶修。」

--

叶修觉得自己做了一个很长很长的恶梦。

梦里他被不知名的怪物追赶,肩膀越来越沉,胸前发亮的勋章灼烧他的胸口,双脚踩在泥泞中——他一脚踏入的——一步都离开不了,四周黑得吓人。

在他要整个人坠到深渊时,有人喊了他的名字,身体顿时一鬆,他缓缓睁开眼睛。先是茫然地凝望天花板,接着把视线放在床边的人,轻声道:「小周,早啊。」

「早……」他下意识答道,然后抬眼看了一下窗外,摇摇头,「不早了。」

叶修眨眨眼,去看外头黑漆漆一片,轻笑两声:「呵呵,被关得没什么时间概念……」

「……你休息,我去拿吃的。」说罢就想站起身。

「看到你像是迎来黎明。」叶修脱口而出,望着青年的垂在身旁的手,用力过度后正在微微颤抖。

「叶修。」

「嗯。」

「叶修。」

「在呢。」

确认过什么似的,他坐回原本的位置,继续守夜。

不一会儿,刚醒来的叶修不安份了,挣扎着要起身,见状,他伸手去扶,却没想到对方搭在自己肩上当施力点的手滑下,揪住了领子往床的方向拉,好不容易爬起来的叶修摔回床上,他闷哼一声,但不忘仰起脸,疼痛的呻吟最终隐没进另一张嘴。

懵了几秒,他才后知后觉发觉男人温凉的唇正摩挲着自己的,夜半的空气稍冷,他捧起叶修的脸,拇指一遍一遍滑过男人的脸颊,唇齿相依。这不是个激烈的吻,只是特别缠绵,要一口气诉说对彼此的感情还有心底深处的秘密一样那般漫长。交换不同的体温,搅动对方的舌,吞咽彼此的唾液,他们慢而细致地品尝着,一点一点地阅读。

叶修半阖眼轻喘,待气息平复后他抬眸静静凝睇还闭眼的青年,喊了一声。

「周泽楷,」

听到叶修的声音,周泽楷睁开眼,那种维持很长、感官被隔绝的情况消失了,「他」回来了,一种大梦初醒的感觉。

四周很安静,周泽楷「嗯」了一声。

「你知道的比我想象的多啊。」

他笑了笑,把还很虚弱的男人拢进怀里。

「嗯,我知道,我爱你。」

漫漫长夜,你便是黎明。

tbc

---

……那啥,谈情说爱一下,下章剧情(。

其实可以打上end的感觉(喂#

评论
热度(27)