吧唧_抱著修修

主周葉,有時會有別的葉受cp出沒
**周葉Crush暫停**
**真慶幸你的時代後,是我共你載入史冊**

【王叶】向日葵(下)

好象烂尾了…

*BGM系列

*OOC

---

待在乡下的这几天,王杰希觉得整个人都被洗涤过一般……不得不提,叶修的功劳还是很大的,整理花草树木什么的——特别是被悉心照顾的向日葵。而这点着实让他意外了,因为这个人总是拉着自己打荣耀——知道叶修会打荣耀,王杰希倒不意外,虽然知道对方是君莫笑后特别想海扁他一顿——还常常玩到不知今夕是何年,总要王杰希三催四请才肯拔起已经扎根在椅子上的屁股去洗澡。

在王杰希眼里,叶修对什么都懒洋洋的,唯独对向日葵跟荣耀特别上心,记忆深处,那个小孩也特别喜欢向日葵。

「叶修,你记不记得有个小孩跟你一样喜欢向日葵。」

叶修咬着烟,腾出一点时间去看王杰希,手上抢BOSS的动作不停:「没啊,小时候我就你一个玩伴。不过如果是你另外的朋友,我不清楚。」

「怪了……」

「怎么?」叶修关掉荣耀,转过来看他,「突然问起这个。」

王杰希语气平淡:「我似乎喜欢他。」

「……蛤?」叶修瞠目结舌,「你这反射弧长到人神共愤啊!」

听到叶修的话,王杰希选择性忽略,他逕自说下去:「或许是岁月的滤镜一加,什么都变美好了吧。」

「你这渣男。」冷漠。

「别闹。」

叶修留下一声特别高冷的「呵呵」,然后去给那一片黄澄澄浇水了。

王杰希跟了出去,站在树荫底下看他浇花,眉眼柔和。

说真的,他几乎认定叶修就是那个小孩,但有些地方却说不过去。

例如,那个小孩似乎不是人类。

现在回想起来,自己那个时候没有朋友或许跟这个有点关系?毕竟一个人对着向日葵自言自语的确挺可怕的……所以那小孩是向日葵精?

王杰希翘起唇角。

可是,后来叶修出现了。

重点来了,关于小孩的记忆一片模糊,他从没看清过对方的样子;反之,叶修清晰得不得了,也是差不多那个时候自己开始有一些其它玩伴——尽管不是很熟。

那照这样看来,其它人是能瞧见叶修的。

「唉……」王杰希叹了口气。

「叹什么气呢?」

不知道什么时候,叶修拉着水管走来,在王杰希身边坐下,手左右挥动继续浇花,后者盯着前者的髮旋几秒,也跟着蹲下身。

「叶修,假如那天你发现自己喜欢一个人很久很久,只是最近才发现。」王杰希顿了顿,「你会怎么做?」

叶修捂住嘴,琼瑶式转头看他:「我吗?」

「……」王杰希忍住把人往树干上撞的冲动,「不是。」

显然王杰希的答案也让叶修松了口气,他伸手勾上他的肩:「老王,先不说你是怎么发现自己喜欢他的,你确定那是喜欢吗?」

听了这番话,王杰希拉开叶修的手,静静地注视他,直到对方因为自己的视线而有些坐立不安的时候才轻轻浅浅开口:「我也是有恋爱经验的,大龄网瘾青年。」

叶修面无表情拿水沖他:「说得好象你不是一样。」

眼明手快地抓住那只要作妖的手,王杰希勾起唇,笑笑地望着叶修,眯起的眼睛弯弯的月牙一般。

--

时间很快溜走了,在翠绿的叶子上留下痕迹,前院那头大树转为橙黄色,下头堆积不少枯枝落叶,不久前怒放的花儿所剩无几,唯独后院的那一片向日葵仰面追逐阳光,刺眼得象是死亡前的灿烂。

这样令人感伤的交接时节,王杰希也准备要走了,两个礼拜的时间,夏天瞬间便将棒子交给了秋天,继续这场马拉松。

是有些人还没见的,是有些话尚未开口,不过有缘千里来相会,总会碰面的吧?

王杰希整理完最后一个箱子,站起身来擦擦汗,环视空荡蕩的房子一圈,心中难免还是会舍不得。

不过,得走了。

「王杰希,」

他转身,叶修伫立在外头,背后是依旧生气的向日葵,丝毫没有被季节影响的痕迹。

「你要走了?」

王杰希朝他走去:「是啊,收完了,待会请人来载最后一趟。」

「不会再回来了吧?」叶修翘起嘴角,露出有点困扰的表情,「不然我一把老骨头,还得来这里照顾花花草草,吃不消啊!」

「是是是,以后就不用劳驾您了。」王杰希无奈地笑着,「哪天去我那作客,让小的好好招待。」

叶修唇上的笑容僵硬了一瞬,随后大咧咧地搭上王杰希的肩,往门口走去:「必须的!」

「来,让我送你!」顿了顿又补上一句,「我顺便回家。」

王杰希哭笑不得地给他推着走,到了门口,后者特别用力推上一把,前者踉跄了一下,叶修在他身后笑得格外大声,王杰希回头看他一眼,男人站在那儿,笑到上气不接下气,眼角都有些泪花,他的脸登时黑掉半截,却是无可奈何地笑了。

王杰希扬起手,招了招:「走了。」

叶修稍微收敛了一点,低着头努力憋笑,一只手抬起来示意他快点闪,几分钟后叶修抬起脸,已经没有王杰希的人影了,于是他蹲下身,继续笑着,却逐渐哽咽,藏进臂弯中的那张脸挂着笑容,颊畔满是泪水。

再见,再也不见。

等王杰希带搬运人员过来,门口已经没有人了,一路穿过前院,一箱箱东西搬了出去,最后他背起随身行囊来到后院想再看一次向日葵。

可是,什么也没有了。

这些日子看惯的花海没了,只剩下两三枝枯萎的向日葵,长得不大高,朝着自己的方向。王杰希走上前去,蹲在它们面前,眼泪毫无预警流了下来。

「……到头来,还是让你耍得团团转。」

他伸出手,轻轻弹了其中一朵。

--

「……好漂亮。」

「小鬼你说谁漂亮,哥明明是英俊潇洒。」

王杰希扭过头去看突然蹲在自己身旁的男孩,一脸冷漠。

「我是说向日葵。」你谁啊。

「那是我的本体!」

王杰希望着他,脸上写着「MDZZ」。

于是那个男孩拿着一把向日葵糊了他一脸。

所谓不打不相识,王杰希跟「他」熟了起来,成天就蹲在向日葵旁跟那个男孩聊天,后来也知道了对方的名字——「我叫叶修,别喂喂喂的!」在某次王杰希又以「喂」开头时,那个男孩如是说。

然而这些记忆在王杰希的父母问他每天在跟谁玩的之后全没了,多出了另一个「叶修」与数量增加的向日葵。

--

向日葵的花语是什么?

沉默的爱。

end

---

在(上)被猜到叶修是向日葵精的我差点写不下去(x

叶修的外表是根据向日葵的多寡决定(?

其实叶修撑很久了,假如杰希卡没有回来,他还是会消失的…

嗯…cp味不是很重(被打


评论(2)
热度(21)