吧唧_抱著修修

主周葉,有時會有別的葉受cp出沒
**周葉Crush暫停**
**真慶幸你的時代後,是我共你載入史冊**

【周叶】Crush(15)

实在不想虐修修…

*西方现代AU

*OOC

---

「哗啦!」

一盆水泼上脸,叶修挣扎着醒来,眼睫上的水珠流入眼睛带来刺痛感。他下意识去舔干燥龟裂的嘴唇,入口却是一阵鹹涩,吐出一口唾液,叶修抬起头,即使处境不堪,眉眼却仍然惬意。

他望向坐在对面的男人,每一次声带震动都是灼烧一般疼痛:「安德烈,你很有闲情逸致啊……咳咳、把我绑着三天了,一点话也没问。」

神色冷漠地推开身旁的女人,双手插在口袋裏的安德烈踱步至横卧在地的叶修面前,顿了几秒,接着一脚踹开他。叶修重摔出去,咳个不停,隐约有点血渍,染红苍白的唇。

糟了……伤到肺了,还有骨折。

粗喘了几口,叶修强制自己的呼吸平稳下来。他蹭着墙爬起身,身后的手似乎因为擦过粗糙的地面而出血,但经过长时间的捆绑,早已没有知觉。

安德烈眼中闪过一丝兴奋的光芒,走上去蹲在叶修面前,伸手捏起男人的下巴。

「你知道我舍不得啊,叶。」

叶修啐道:「哈、我倒是没想到你隐藏这么深。」

「不、你想到了。」安德烈紧盯叶修殷红的唇,象是随时都会咬上去,「你当然是知晓我的身份所以才来探病套近乎。事实证明,非常成功。」

他的唇紧贴叶修的耳朵,开合间带有湿意的热气直往耳中窜:「一如当年你接近灰。」

叶修无动于衷,一张脸没有半点浮动:「安德烈你还真勉强自己啊。」

男人挑起眉,随后哈哈大笑,仿佛听到什么天大的笑话:「我就喜欢恶心你啊。」然后他走回一开始坐的沙发,将女人揽回自己怀里,低头啃了她脖子一口。

「不懂啊,灰那个家伙居然那么迷恋你。」安德烈不怀好意嘿了声,「你有什么特别好的地方吗?例如床技?你在床上特别浪?」

叶修瞥他一眼,勾起唇:「要不试试?」

「喔不,我没有那方面的癖好。」安德烈饶富兴味地摩挲下巴,「不过嘛,上次拍卖会你身边不是还有个保镖?我觉得他对你似乎不普通啊。」

「可不是,床都不知道爬过几次了。」叶修以「今天天气真好」的口吻淡然道。

皮笑肉不笑地扯扯嘴角,安德烈挑眉:「原来你这样笼络人心啊……」而后话锋一转,「难道你以为我会相信你?」

叶修耸耸肩:「信不信由你。」

安德烈何尝不知道这是叶修的垃圾话,然而无形之中,这个人的言行举止总会变成一种暗示去推动每个人的行为,以达成他的目的。比如,他现在还真差点忘记自己原本的目的了。安德烈弹了个响指,两旁阴暗处走出几个人将叶修架起来。

「欸疼疼疼!」伤口被大幅度拉扯,叶修疼得呲牙咧嘴,「一把老骨头了禁不起折腾!」

安德烈离开沙发,走到他面前,弯下腰轻声道:「那叶先生要有心理准备了,我下手总是不知轻重啊。」语毕,一个拳头就往叶修的腹部招呼。

听着含糊的咳嗽声,一点一点的鲜红绽放在地板上,安德烈残忍地弯起唇。

「你知道吗?我最喜欢折磨你这种人了,」安德烈附在叶修耳边低语,「这种自以为什么事都在自己掌握中,胸有成竹的模样……我最喜欢看事情失去控制、再也挽回不了后,他们的表情了。」

「哈,还真是恶趣味。」叶修嘶哑着声音,喉咙、鼻腔里的液体让他难以呼吸。

安德烈望着叶修噗哧一笑。

「你还真是死到临头还嘴硬啊,叶先生。」

「我还真不做没把握的事啊。」

男人硬牵起嘴角微笑的模样即使狼狈却还是让安德烈看得扎眼,他收起笑容,随手抓起桌上的枪便对叶修的脚边开枪。

「有没有把握你自个儿去下面想吧。」

叶修嘿了一声:「不问话了?」

安德烈眯起眼:「我跟你本来就没什么恩怨,会把你抓来也不是我的意愿,纯粹是莉卡那个女人的恶趣味罢了……谁叫她跟首领正在热恋,你又恰好招惹到她呢?」

不是我招惹她。

叶修微微苦笑:「所以莉卡不是你的人?」

安德烈嫌弃地皱起眉:「喔、别拉低我的品味。」

「这么说来……咳咳、」叶修试着从禁锢自己的两条臂膀中抽出手来,然而只是弄痛自己,「你不是首领?」

「是又如何?不是又如何?」安德烈轻蔑地瞥他一眼,「反正你也无法带出去这个事实。」语毕,他举枪对叶修的右腿开枪,顿时血流如注。

本来已经相当虚弱的面颊此时更是失去血色,叶修轻轻痛呼一声,但仍然执拗地仰头注视安德烈,象是不肯服软。安德烈看着他这副模样,反而笑了,手下却继续对他另一边的小腿动手,最后他打出手势示意架住叶修的人松开他,失去支撑的叶修直直跪到凹凸不平的地面撞出了伤口。

安德烈举枪瞄准叶修的眉心,冰冷地说:「叶先生,再见了。」

「砰」一声,枪声起,紧闭的大门也被踹开,一个身穿白衣风衣的青年手持双枪踏入。

——映进他眼底的是,那个心心念念的男人宛如断线的人偶失去平衡而跌入血泊中的画面。

tbc

---

先这样吧,卡好久了…

有空来摸个其他cp的短篇(x


评论(6)
热度(24)