吧唧_昼夜不离

真庆幸你的时代后,是我共你载入史册

**周叶Crush暂停**

【周叶】Crush(14)

回到住处,叶修习惯先换一件衣服,跟灰见他前要换衣服是一个道理,因为不想把在外头沾染的血气带到屋子里。这听起来像心理安慰,不过对叶修来说却是挺有用的,至少他不曾让那些麻烦事缠上屋里的任何人。
周泽楷候在房外,思考着叶修跟大老板之间的关系。见过大老板后的叶修不若来程时的从容,他除了刚上车时跟车里的两人打过招呼外,其余时间都不发一语,后照镜中的男人远眺窗外掠过的景色,眉间的褶皱一路上都没有松开过。
「小周?」
换好衣服的叶修在看起来神游的青年面前挥挥手,后者才猛地回过神,抱歉地笑了笑。两人并肩走在靠近庭院的走廊,没有谈话,单纯静静散步。周泽楷觉得自己应该要问些什么,毕竟两个人不谈论公事的时间其实不多。例如上次从他家不告而别后,叶修后来有没有受伤。
应该是有的。那几天苏沐橙特别注意叶修的动向,不让他到处乱晃。思至此,周泽楷停下脚步。
「怎么了?」走出几步的叶修不明所以地回头。
「抱歉。」青年的表情不太好看,他弯下腰,「让你受伤了。」
叶修眨眨眼,不懂现在是在演哪一出。
周泽楷抿起薄唇,试图解释道:「在我家休养的时候……」
男人露出恍然大悟的表情,随即大笑起来,令本来就很愧疚的周泽楷更手足无措了,张了张嘴想表示自己是非常认真地在道歉,不过大概是让对方不常见的放松表情感染了,没多久,他也弯起唇,轻轻笑着。
「小周你的反射弧也太长了。」叶修停下自己夸张的笑,不过眉眼间仍留有一丝笑意,「说起来,该是我要跟你道歉,把你家弄成那样。」
「是谁?」
叶修耸耸肩:「还记得搞砸的那次毒品交易吗?」
周泽楷点头,算是明白了整件事的来龙去脉,沉吟一会儿,说道:「但是,责任还是在我,没尽到本分。」
身侧的手指动了一下,叶修脸上挂着灿烂的笑容,抬手拍了拍青年的肩:「这么想补偿我,那我的三餐就由你包办,你看如何?我特别喜欢你做的菜。」
没等对方反应过来,叶修径自转过身往某个房间走去,敲敲门问道「可以进去吗」,得到女子的许可后推门进去了。呆站在原地的周泽楷这才回过神来,哭笑不得走了过去。
一进到房里,周泽楷就看见叶修盘腿坐在木地板上,跟拍卖会上救下的少女对话。
「小点今天特别好看!」为了增加可信度,叶修还比出大拇指。
一旁的陈果很是嫌弃:「你给一个女孩子取叫什么小点啊!?」
她将最后一个发圈绑好,顶着两条麻花辫的少女蹦蹦跳跳地扑进朝自己伸出手的男人怀里,咯咯笑。
「……算了。」陈果拿人没办法地笑笑,一个愿打一个愿挨,还多说些什么呢?反正当事人也挺满意的。
抬起头,一眼便瞧见站在门口待命的周泽楷,陈果喊了一声:「小周别在那待着,你不是最常陪小点玩吗?快进来啊!」
「我……」
「是啊,进来吧。」
周泽楷望见男人放松的笑脸妥协了,他对小点露出微笑,于叶修身边席地而坐。小点一发现周泽楷来了便挣扎着要到他那里,青年只好伸出手将人抱进怀里,而臂弯空下来的叶修不乐意了,装作可怜兮兮的模样。
「小点妳怎么能喜新厌旧!」
被指控的小点扯着周泽楷的手,笑得天真烂漫:「因为小周帅!」
一听理由,旁边看戏的陈果笑到东倒西歪,周泽楷唇边的笑意也加深几分,微微颤抖的薄唇看得出他努力压下大笑的冲动,唯独叶修给这样一句直白的话撞得生无可恋。
「这看脸的世界太残酷了!」
将下巴搁在小点的脑袋上,周泽楷的手不自觉卷绕蜂蜜牛奶一般柔润的发丝。由于对拍卖会有太深刻的体会与冲击,所以他对这个女孩子特别照顾,有事没事就会带一些小女生相当喜爱的甜点,简直就象小点的亲哥哥。这些日子相处下来,两人建立起一种特殊的兄妹情谊──联合欺负叶修之类的。
只不过,小点最黏的依然是叶修,才待一会儿,她又咯咯笑着扑回男人怀中。
「小点还是喜欢前辈多一点。」
叶修瞥他一眼:「是一大点!」
连小点也忙不迭点头:「最喜欢修修了!」
陈果觉得好奇地靠过去问:「为什么啊?小点不喜欢帅帅的小周吗?」顺便将说着「小点不是外貌协会」的叶修推到一边去。
小点灵动的大眼睛骨碌碌转了一圈,绽出大大的笑靥:「温柔!」
「小周也很温柔啊!」
「不一样!修修是……」她皱起秀气的眉毛,认真思考的小脸十分可爱,「无可取代的!」
简简单单的一句话猝不及防闯进周泽楷的心底,连他本人都不知道为什么会对小孩子的童言童语有所触动。
小点还特别伸长手去捉周泽楷的手指,晃了晃:「小周你说是不是!」
周泽楷望着低头把玩小点头发的叶修,男人长而直的睫毛因平稳呼吸而上下起伏,微弯的颈项、放松的肩膀、弓起的背部,描绘出一个好看的弧线。。
正想开口说些什么时,周泽楷口袋的手机响了,他抱歉地看了他们一眼,走出去接起电话。
「您好。」
「队长吗?」那头传来的是江波涛的声音。
「怎么了?」周泽楷压低声音,蹙起眉心。
「我知道不妥。但是我们最近收到一封跟你有关的文件。怎样给你?」
思忖片刻,周泽楷报出一间酒吧的住址,吩咐江波涛将文件交给警方安插在那儿的眼线,随后挂掉电话,消除自己手机中的通话记录,至于其它的细节江波涛会处理好。
收拾好内心情绪,回到房间时,陈果正在一旁轻手轻脚地收拾房间,小点则窝在叶修怀里,上下眼皮直打架,看上去快睡着了。叶修比了个噤声的手势,以嘴型做出「忙自己的事去」,周泽楷顺从意思向他告辞离开。他回到自己的房间换件大衣,戴上口罩,瞟了眼窗外,庆幸外头正下着大雪,如此才能够顺理成章地拉上帽子遮掩自己的容貌。
绕过曲折蜿蜒的潮湿小巷,周泽楷拐进一间灯光暧昧的酒馆,从侧门尽量不惊动任何人地走进吧台,于陈旧的桌面轻敲暗号后低语:「一杯教父。」
低头擦着玻璃杯的调酒师面无表情,他将手中的杯子放下转身去拿柜子上的酒瓶,半晌后一杯装有橙黄色液体的威士忌杯推到周泽楷面前。调酒师完成工作后便继续自己的工作,周泽楷拿起酒同时将杯底的小东西收进掌心,喝了一半便放回原处还顺手压了几张纸钞,调酒师面无表情地将小费收入怀里──里头夹有周泽楷要带给警方讯息的纸条。
这种龙蛇杂处的地方向来是最危险也最安全的灰色地带,周泽楷不想久留,正要离开时却被人拉住衣角,扭头一看,竟是曾在聚会上遇过的莉卡。
「欸、这不是周吗?」莉卡翘起性感丰润的红唇,领口大开的衬衫只消低头一瞧便能窥见里头的好身材,「好惊讶啊,你会到这种地方来,帮叶先生工作吗?还是……」
擦有红色指甲油的手描绘过周泽楷的脸庞线条,一路向下在突起的喉结上停住:「来寻欢的呢?」
周泽楷拍开女人的手,没想到后者的行径愈发大胆,直接贴上他的身体,甚至拉起青年的手放在自己的胸口处,一条雪白的大腿更是卡进他的双脚间。收到如此具有挑衅意味的邀请,周泽楷反倒勾起嘴角。那只贴在女人细腻肌肤上的手顺着她侧身的曲线滑下,缓慢而情色,莉卡的眼神渐渐迷离,直到周泽楷以气声发出「砰」的声音,微热的吐息喷在她耳上,她才清醒过来——不得不清醒,因为一支左轮的冰冷枪口正抵在自己的腰腹处,尽管不是什么致命的地方,但她相信身前的青年绝对有能力一瞬间崩了自己的脑袋。
「周你干嘛啦!」莉卡依旧媚眼如丝,旁人看了也只会觉得这对男女感情特别好。
周泽楷瞟了她一眼:「同样招数不管用。」
闻言,莉卡瞬间僵住身子。不理会对方的反应,周泽楷收回左轮,拉着女人的手臂将人带到一处较隐密的位置。
「妳来得正好。」
「正好要419啊?」她恢复轻佻的样子,挑起眉,「怎样,保证让你忘怀不了喔。」
周泽楷不为所动,从口袋里掏出一张刚刚到手的照片,放到女人面前,莉卡的脸色瞬间变得惨白。
「你、你怎么……」
他收回手,好整以暇地又从口袋拿出好几张照片,明明是简单的一男一女聚餐照,莉卡却紧张到不得了。
「保镖偶尔身兼情报员。」周泽楷收起全部照片,「倘若菲特得知,作何感想,嗯?」
双手揪紧迷你裙,莉卡表面上故作镇定:「菲特二老板怎么可能会因为几张不实的照片而怀疑我呢?」
「没错,」周泽楷拿出录音笔,将记忆卡装进去,放到她耳边,「但还有录音为证。」
莉卡听着自己回报资料给真正上司的音档,一张脸彻底失去血色,双眼紧盯对面的青年,像是恨不得生吞了他:「哪来的。」
收起录音笔,周泽楷不理会莉卡,自顾自说起话:「我本不打算这么早与你谈判,不过今天莉卡小姐特别热情,我也不好浇你一盆冷水。」
「回答我的问题,留给你脱离菲特的时间。」
莉卡咬起下唇,距离完成任务尚有一大截,此时绝对不能曝露身份,于是她勉强同意周泽楷提出的交易:「回答完,要把录音笔给我。」
周泽楷不置可否地哼笑一声,开始提问:「妳比叶先生早进入L?」
「是的。」
「他什么时后加入?」
莉卡抬眸瞄了眼对面的青年:「确切时间我不清楚,第一次见到他是六年前的组织聚会。新上任不久的大老板、就是现在那位,带着他穿梭于人群,拢络人心。」
那么……假如叶修成为L一员是更早以前的事,不久他已是现任大老板的心腹,那么有很大的可能,前任大老板是叶修怂恿现在这位除掉的——为了方便自己行事。
想起自己先前查过关于这两任大老板的恩怨纠葛,周泽楷藏在大衣帽子下的双眼眸色深沉。这段日子,他没少查过叶修处理过的事务,意外发现这位顾问还挺「不尽责」的。他的工作是将组织的一切对外事务合法化,倒不能说完全没做,但是做得不够漂亮,总会留一点点尾巴,而这些累积起来就足以让人捉住把柄;另一方面,叶修对于组织里发现自己处理方法不够精准,而颇有微词的人一直保持着「欢迎指教」的态度,可偏偏那些人又无法拿出搬得上台面的大问题,更遑论去找大老板说叶修的不是……不想活了吗?谁都知道顾问一直是大老板的逆鳞,碰不得。
「还有什么问题,快问!」莉卡不耐地皱起眉头。
周泽楷没有应声,而是转头扫视过酒馆里的客人,有的喝着闷酒、有的正在打牌、有的进行交易、有的打听消息。
「暂时没有。」
他离开位置,径自走向门口,莉卡见状连忙挡住周泽楷:「那些东西呢!」
「我说,」青年扬起眉毛,「暂时没有。」
「好,好。」莉卡怒极反笑,一对棕色的大眼睛要把周泽楷剥层皮般凶狠,「我等着你来,前提是你活得到那时候。」
面对满是杀意的话语,周泽楷没放心上,毕竟嘴上会放狠话的人可多得去了。他面不改色地绕过莉卡,挺拔修长的背影消失在雪夜中。女人目送周泽楷离开,挑起眉,眼中的怒气还没散去,却是增加一点了然于胸的笑意。

「说不定……」喃喃自语,「他也是某方势力派来潜伏在叶修身边的,看来等不及拉下这股势力的不只我们呢。」

莉卡耸耸肩,掏出手机熟练地打上一串号码,不久便听到对方接通的声音。

管他谁呢,反正自己能活命最重要。

--

tbc

评论
热度(21)