吧唧_抱著修修

主周葉,有時會有別的葉受cp出沒
**周葉Crush暫停**
**真慶幸你的時代後,是我共你載入史冊**

【周叶】Crush(14)

新进度

*西方现代AU

*OOC

---

章五、清醒

--

放下公文夹向后躺上椅背,周泽楷闭上因长时间阅读而酸涩的眼睛,抬手按摩太阳穴以舒缓阵阵头痛。以他为中心,周围全是散落的纸张以及夹子,这半年多,他没少收集关于叶修的资料,当然不是直接翻组织的东西,而是从Consigliere的身份着手。

令他松了口气的是,叶修还真没做什么伤天害理的事,就连几个月前得知叶修买下许多曾氏拍卖会中的商品——例如古老文物还有一些人——查明之后才知道那些东西以各种名义送回了原本的国家,至于人嘛,好几起人口失蹤案已经悄悄结案了。比较可疑的几件案子则是转移到海外,尽管不知道过程,但最终还是雷声大雨点小。

糟的是……周泽楷瞥了眼手边的资料,越发觉得那些白纸黑字刺眼。叶修的身份还真不是普通复杂。先前的猜测没错,叶修与敌对集团Boss有来往,但是不知到什么程度;组织的Don之所以对叶修推心置腹是因为好几年间——现任Don尚未上位前——叶修救过他;最后一点,也是最令周泽楷头疼的一点,叶修还跟「荣耀」里的某个人有来往,位阶大概还挺高的,因为不论他怎么查都只能接触到一些鸡毛蒜皮。

然后,周泽楷和叶修。

周泽楷小心翼翼地绕过那些纸,到厨房沖了一杯咖啡。

最近的大事嘛……咖啡的温暖和缓了混乱不已的脑袋,他端着马克杯走回被纸张占据的客厅,没有坐回沙发而是站到落地窗前,枯枝上孤伶伶悬了一片黄叶。

不久前菲特开始将莉卡带在身边,看来身份没被揭穿,反而是更上一层。周泽楷望着风中的叶子颤抖,最终被带走,走回沙发那坐下。

他打起十二万分精神注意这件事,毕竟那女人就象一颗不定时炸弹,什么时候炸,会炸到谁皆不可预期。

但是……

--

「将叶修除去为首要目标,」男人背对莉卡,轻声吩咐,「不过那是我的工作。妳要做的就是把人带到我面前。」

莉卡俯下头应答,随后退出房间。

男人抚弄腿上猫的脖子,使之发出小小的咕噜声,他垂眸凝视电脑萤幕中的照片——叶修浏览文件的侧脸——几秒,接着关掉画面,将它删除。

「既然掌握不了,那就消失吧。」

「嗯?」

男人倾身,象是在问白猫的答案,那只猫感受到吹拂到自己背上的气息,忍不住缩了缩,弱弱地叫了一声。

「对嘛,掌握在手中、调教好就属于自己了。」

男人满意微笑,手再度覆上猫的背部,挠着牠瘦弱的身体。

--

叶修觉得近来几个月还挺滋润的,偶尔跑跑任务、跟总想对他动手动脚的Don周旋,其它时间,不是陪小点玩就是坐在周泽楷旁边改公文。

说到周泽楷,叶修有点小烦恼,他对那个Soilder好象有点上心了,重点是还说不出个所以然。或许是看他一点一点成长,或许是察觉他木讷沉默表象下的温柔,或许是他对自己那一点不可言明的小心思——叶修自认自己不是迟钝的人,即使对方的表现多么隐晦。

叶修一直是个负责的人,他懂背在身上的使命,所以尽心尽力完成,同样地,当他意识到「周泽楷」这三个字在心中的份量是多少的时候,也绝对不会妥协。然而,这么多年过去了——就象他说的,开始收网了——叶修不能也不允许自己出了半点差错。

等得起吗?

叶修呼出一口烟,白色烟雾缭绕,渐渐消失于空气中,他移动视线到监视录影器上,眯起双眼。

他会等的。

「小周,我要做傻事了,你发现没?」

话音刚落,包厢的门「碰」地敞开,闯进来的一群人荷枪实弹,而房间裏唯一坐着的男人翘着二郎腿,慢悠悠地点燃第二支烟,对不速之客勾起唇角。

「恭候大驾多时。」

「叶先生,」为首的女人恭敬地弯下腰,「有请。」

--

「都干什么吃的!!」暴怒的男人一把将办公桌上所有的东西扫下地,一时玻璃破碎、重物落地的声音不绝于耳,他对瑟瑟发抖的Caporegime狂吼,「叶都失蹤几天了!!为什么一点线索都没有!?你们想跟菲特一样早说!!我他妈的立刻送你上路!!!」

语毕,Don拔出佩枪对天花板连轰了好几下。

「一群饭桶!!滚、全部滚出去!!」

待人全数离开后,Don没有压抑自己的怒火,办公室裏能砸的、能摔的全没幸免于难,最后只剩下他满手鲜血,站在一片满目疮痍中。

恍惚中,眼前的景象似乎跟当年那个时候重叠了。

那个小小的、暗暗的潮湿地牢摆满不知道是什么生物的尸块,他也忘了自己到底待了多久,依稀是有天跟兄弟姐妹斗争输了便成为阶下囚,这是稀松平常的事。

但有天,那个少年来了。

Don攥紧拳头,不可控制地想起内心深处的恐惧。

——双手鲜红,全是怀里少年的。

叶,我是真的不想失去你。

--

盖上笔记本,周泽楷最后检查身上的武器,随手抓起椅背上的风衣外套,踏着稳定的步伐离开房间。

莉卡的目标不难猜,会跟菲特走在一起就表示她要下手的是叶修,至于指使的人,他跟对方还有过一面之缘。

捉紧方向盘,踩下油门,引擎发出低沉的怒吼,下一秒已看不到黑色的车身,留下车尾灯的红色曲线。

「早发现了。」

周泽楷低低呢喃,是说给自己听,也是答覆一个月前,叶修得知莉卡跟在菲特身边后对自己说的话。

——小周,我要做傻事了,你发现没?

那个时候他是怎么回答来着?

周泽楷看向身旁吞云吐雾以至于脸颊线条模糊柔和的男人,而后视线滑向夹着烟的莹白手指。

——没事。

「会保你周全。」

我没办法也没资格阻挡你去做,但至少我能尽忠职守,替你瞻前顾后,或者让你少受点皮肉伤。我一直看着你,你想什么时候行动,还能不明白吗?

所以没事,我早已做好准备。

tbc

---

连假反而开始懒了…

评论
热度(21)