吧唧_昼夜不离

真庆幸你的时代后,是我共你载入史册

**周叶Crush暂停**

【周叶】Crush(13)

章四、对峙
昏暗的房间里,大老板神色冷漠地垂眼看跪在地上的菲特,视之为死人一般的眼神。他现在心情非常糟,几乎是谁进到自己的视线中就杀谁的地步,他能容忍菲特跪在面前、听对方什么鬼报告,也是相当敬佩自己了。不为什么,完全因为跟叶修有点关系。
「我不过离开了一小段时间,还发生了这么有趣的事啊。」大老板摩娑着下巴,「你的意思是,叶身边那个新到不久的保镳很可疑?」
「是。」额上的鲜血蜿蜒而下的缘故,菲特不得不眯起一只眼睛,却是不敢抬手擦去。
冷哼一声,大老板翘起嘴角:「说来听听,看是否能够将功赎罪。」
听到对方的语气稍缓,应该是有了商量空间,菲特悄悄松了口气,然而大老板的语气忽然一转,嘴上咧开的弧度也变得残酷。
「不过嘛……你也知道叶是我不可触碰的逆鳞。既然你当着我的面追杀他,还让他伤痕累累倒在我面前,不论你有什么狗屁理由都应该死,知道吗?」
青年的声音轻柔得不可思议,仿佛在说什么幸福甜蜜的事一般;菲特却听得浑身打颤,如坠冰窖。
「灰!你为了一个外人,不顾家族的情谊了吗!」
「喔吼,还直呼起我的名字啊。那看在他妈的家族情谊上,我对这件事网开一面。」灰丢出一柄匕首,落在菲特面前,「先别急,我又没有说一定要了你的命……不过好歹留下些什么吧。」
菲特颤巍巍地抬起头,映入眼中的不是人类,而是披着人皮的恶鬼。
整个办公室充满了男人的哀嚎,活脱是个人间炼狱,不过办公桌前的L掌权者仍哼着小调,修着指甲,忽略了所有菲特的哀求,甚至还嫌吵一样让人塞布团到他口中。整整有十来分钟,菲特的声音低了下去,灰像是没有兴趣了便让士兵停下手,拿出布团。
「知错了吗?」
被人从地上拖起来的菲特吐了口血沫,目光挑衅地直视前方的青年,沙哑地说道:「你最好,看好那个顾问。不论你怎么整我,只要我没被家族否认就还是二老板。」
灰从办公桌后走出来,于菲特面前站定,后者梗着脖子仰头迎上前者的视线。
「那你就不要被我整死吧。」语毕,灰狠狠踹了菲特的腹部一脚,「送下去。」
他厌恶地睨了眼鞋尖的鲜血,吩咐属下将现场清理干净,自己也到旁边的小房间换了套衣服鞋子,然后坐上其中一个单人沙发。没过多久,叶修开门进到办公室,灰拒人于千里之外的表情登时松动不少,英俊的脸庞软化,特别的碧绿眼瞳更是深情款款,仿佛只容得下叶修。
他靠上椅背,带着恰到好处的担忧语气问道:「叶,你先前的伤好些了吗?」一边示意所有士兵退下。
「好很多了,真的不需要您多费心。」顺着上司的意思叶修坐上一旁的沙发,端起桌上香醇的咖啡轻啜,一点也不为青年炽热的眼神影响。
灰以眼角余光觑了他一眼:「我现在不是以大老板的身份对顾问形式上的问候,而是以追求者的私人身份关心自己的心上人。」
他离开位置走至叶修面前,一边膝盖抵在后者两腿之间,左手撑上了椅背,将人禁锢于自己身前的小空间。
「前几天聚会的事伤透了我。」
「是我的错,我不该惊扰您的。」叶修面对灰充满暗示的动作仍旧无动于衷。
灰缓缓吐出一口气,微微颤抖的手压抑着什么:「非得要这样吗?你从什么时候开始,改叫我Don了?跟家族里那些人一样。」他举起右手捏住叶修的下颔,拇指于血色淡薄的唇上摩挲。
我多想狠狠咬啮这嘴唇,使之染上我的颜色,沾染我的味道。
灰倾身靠近,野兽般灼热的吐息拂过叶修的面颊,目光浓厚深情地来回描绘男人的脸部轮廓,那模样简直能让一群无知的人浑身泛起甜蜜的战栗,甘愿沦陷。两人之间的距离不断缩短,近到睫毛似乎要互相纠缠,但最终灰还是停住了,留下些微的距离再也触碰不到。
他眼中浓浓的柔情也如潮水般迅速退去,暴露出底层终年不见天日的阴暗冰冷。
「你只能是我的,叶。」
叶修波澜不惊地回望:「我一直是您忠心耿耿的顾问,也只会是您的顾问。」
闻言,灰的脸色又糟了几分,他直起身坐回自己的董事椅。
「叶,有人怀疑你身边那个新任用的士兵是某方派来的卧底。」他眯起双眼,「警方攻破曾氏拍卖会是事实,但其它连带产业也一夕之间拖垮……你去调查此事,厘清后回报给我。」
叶修弯下腰,恭敬地应声。一等到他离开,灰立马摔了一个杯子,脑中回想起几天前那个从自己手中接过叶修的士兵。他冷哼一声,幽绿的眼眸如狼一般阴狠。
从办公室离开,穿过长长的走廊、一个又一个的房间,直到踏出灰的住处那一刻,叶修才真正松了口气。
他不是畏惧对方的权力,而是整栋房子里的血腥味实在太重,就算知道那个人在见自己前一定会先换一件衣服,可是日积月累的气味其实不是这么简单就可以摆脱的。
叶修举起手,垂眼看着掌心,叹了口气然后坐上轿车离开。

--

tbc

评论
热度(18)