吧唧_抱著修修

主周葉,有時會有別的葉受cp出沒
**周葉Crush暫停**
**真慶幸你的時代後,是我共你載入史冊**

【周叶】Crush(13)

新进度

*西方现代AU

*OOC

---

(这里有一小段是12的)

「时间不早了,该散的都散了吧。」叶修看了表,站起身,接起口袋里震动不停的手机,「廖叔?嗯……好、好,我一会儿到。」结束通话,他看向周泽楷。

「出事了。」

--

周泽楷跟叶修马不停蹄赶到时,廖叔早以一身正装在门口等待,一见两人便和气地打招呼,但不论谁都看得出来他脸上的着急。

「进去说吧。」

廖叔各倒了一杯茶给他们,叶修喝了一口清清喉咙,转头对他说:「廖叔,先说说到底出什么事了。」

闻言,廖叔强忍内心担忧娓娓道来,他今天原本是要带着一家子出游,却不想回到家后一个人也没有,只留下一张写有地点的纸条。沉吟片刻,叶修拿起桌上的字条哼笑。

「还能有谁?菲特呗,胆子越来越大了。」往后躺上椅背,叶修纤白的指尖转着那张纸,「廖叔你不需要太担心,菲特那个人自视甚高,不会对不相关的人下手,多半还是冲着我来的。」

语毕,他吩咐廖叔几句便带着周泽楷走了。

「小周,待会别轻举妄动,」叶修坐在后座透过后视镜看开车的周泽楷,「虽然菲特最近才让Don削过,不敢对我做什么过火的事,但是对你可不会手下留情。」

「嗯。」

「必要时你先走,回去搬救兵或者联络Don……不过我不建议后者就是了。」

周泽楷瞄了眼镜中看向窗外的男人,悄悄捉紧方向盘,有了别的打算。到了目的地,叶修正要开门下车,周泽楷却锁起了车门。

「小周?」

他转过头:「我来,你有伤。」

叶修皱起眉:「别闹。不是我不相信你……」

「所以,」周泽楷一脚跨下车,背对叶修,「相信我。」

周泽楷拉过男人的手塞进一个小小的东西,接着不容对方分辩,一下车就从外头上了另一道锁,叶修只能眼睁睁看周泽楷的背影消失在视线中,几秒后才因为掌中微微的刺痛回过神,他摊开手,掌心发红,里头是另一把备用钥匙。

「……小周也看出来了。」

假如菲特没有其它打算,那么依照叶修的猜测应该是这样的:人是菲特绑的没错,可是Don不会管叶修之外的闲杂人等,所以要是他在救自由下属时一命呜呼了——尽管菲特会被扫到台风尾——Don绝对会一怒之下把叶修所有下属以保护不周为由,全部清除。

「不过菲特这么狡猾的人呐……」

嗯,理论上菲特会带人在里头埋伏,不过他俩斗了不知道几年还不瞭解彼此吗?

--

周泽楷走进废弃的车厂,不一会儿就找到了廖叔的妻儿,看上去受了点惊吓不过倒是没什么外伤。

然而,不对劲,太不对劲了。

人都去哪了,里头静悄悄的一点声音也没有,如果有埋伏,不该早出来了吗?

难道……

外头响起的枪声坐实了周泽楷的猜测,他赶紧将捆绑两人的绳索卸下,带着他们离开。自始至终,菲特的目标都没有改变,带走廖叔的家人不过是个幌子,这些他已经料到了。

却没能想得更多。

跑到一半,连续的枪声忽然停了,周泽楷的心脏仿佛跟着停下。虽然他脸上没有过多的表情,但脚下步伐加紧,恨不得一步就到外头。可是在他赶到、看清外面的情况后却又懵了。

叶修好端端站在那里,神色自若地跟上次在拍卖会场见过的中年男子交谈。一看到周泽楷出来了便朝他招招手,回头又对那位敌对集团的首脑说了几句话,弯腰送对方离开,叶修这才走到周泽楷面前。

「发生什么,我想你已经想到了。」他点了一支烟,「那位恰好在附近谈生意,瞧见我的车就过来了,然后一堆人冲出来围住我们……他们大概是很讶异自家Consigliere和敌方Boss站在一块,愣了一下,所以只能被我们轻松解决啰。」叶修顿了顿,「廖叔的家人救出来了吗?」

周泽楷让出身子,一个少年搀扶自己的母亲从大门后缓缓走出,面容憔悴了些不过眼睛仍相当有神。叶修迎上前去要扶他们,两人却稍稍后退。

「叶先生,给您添麻烦了。」

叶修象是没听到一样,还是扶起她,轻声道:「没保护好你们是我的错。」

--

这件事结束后,两人便着手进行不久前叶修提过的毒品交易的围剿。多亏了那些详尽的资料,这次的行动可说是相当顺利——撇除叶修的旧伤又受创的话——没有人员牺牲,也重创了敌对黑手党的声势。想当然,这件事后,原本Don对叶修非常高的信任已经达到不允许有人随意「诋毁」他的程度。

周泽楷当然知道这样的结局是再好不过,但对于认清叶修在自己内心意义的他,却不尽满意,甚至能说糟糕。

——叶修是在他眼前受伤的。

他甚至开始怀疑叶修是不是故意的,一次一次在自己眼皮子下流血,殊不知周泽楷的心也跟着迸出血。

这个人他是要护着的。周泽楷苦笑。护哪去啊?只要叶修不脱离这里一天,那么那些台面下明面上的危险便潜伏着伺机而动,等待最好的时机,一口吞噬他。

对峙?

算了吧,最后只会是周泽楷弃甲丢盔。

爱上一个传说中无恶不作罪不可赦的大坏蛋是这么回事:朝夕相处下渐渐发现他不为人知,称得上柔软的一面,况且那个人还真没有外头说的那么可恶——谣言嘛、滚雪球一样,越滚越大,若是没有能力,最后只会成为加害者。

爱上他等于在命悬一线的绳索上行走,手中没有平衡的杆子,错了一步便是万劫不复,叶修在未知的终点等待——等着拉住他的手或者一脚将自己踹下深渊。

周泽楷扪心自问。所以呢。

大概会义无反顾,一步步往前走。

tbc

---

这次有点少……

终于可以写到下一章了_(:3」∠)_

话说各位是不是比较喜欢小段子啊……


评论
热度(18)