吧唧_抱著修修

主周葉,有時會有別的葉受cp出沒
**周葉Crush暫停**
**真慶幸你的時代後,是我共你載入史冊**

【all叶】陪你度过漫长岁月(下)

妈呀蠢哭!!竟然打错tag!!qvq

*世邀赛期间

*BGM系列

*OOC

---

「第七站,苏黎世湖。」叶修阖上眼,听风在树梢上的低语,「不得不承认这湖真好啊,难怪那么多人全爱往这里跑。」

「走路吗?」

他盯着一艘停泊湖边的船,带神神走过去:「走,搭船。不然走过去累得够呛。」

神神对他投以鄙视的眼神。

他让女孩坐所剩不多的其中一个位子上,自己站到一旁,笑着说:「那时候我和李轩去找其它人集合也是搭船。那天人比今天多,找到一个位置,那小子竟然说什么,叶神您老人家先,真是。」

「……我也觉得要给你。」这不,我都想起来了。

叶修默了会,捧起自己的小心脏:「一个两个赶着欺负哥呢。」

「……」

--

喻文州停在外表朴素的圣母大教堂前,眼神不禁柔和下来。

那天,同样是日落时分,两人整理完分析,他提议出去走走适当舒压一下,于是他们开始漫无目的闲逛。不知不觉来到这座颇富盛名的圣母大教堂前,当时他有问叶修要不要进去看看,后者拒绝了,说这几天看的教堂已经赶上这辈子看的数量了。于是找了一处坐下,注视远处的落日给教堂上了一层蜜。

叶修忽然开口问:「文州,你相信神吗?」

喻文州思考了会:「大概没有。」

「是吗,」叶修望着那些朝圣的虔诚背影,「据说,信仰的力量很大。」

喻文州扭过头,看夕阳挑染叶修的黑发成棕色,看身旁之人附有短短绒毛的侧脸。不知道是不是光线的问题,他总觉得他的眼中敛入水光,如春水般温暖。

「就跟我相信你们必将胜出一样。」

那天叶修的话,喻文州一直一直记着,每当记忆浮现,他总会摸上自己的左胸膛,感受心脏的跳动。

那你就是我的信仰吧,叶修。

喻文州弯起唇角,垂首翻阅地图,目光被一处景点的备注吸引过去。

--

「好巧,那天跟张新杰来摩天轮没运转,今天倒是有。」

「走走走!」神神一看到远方那个缓缓转动的大轮子,眼睛全亮了起来。

叶修任由雀跃不已的女孩拉自己进入座舱,笑着看神神把手贴上透明玻璃,一张小脸晒得红扑扑的,像颗红苹果。待摩天轮转到最后四分之一时叶修坐去神神那侧,帮她重新绑过已经松掉的双马尾。

神神摸摸头发,侧头:「没想到你还有这种技能。」

「沐橙小时候都是我绑的头发啊。」

--

张佳乐坐在台阶上看学生们来来去去,身旁的男男女女比手画脚地讨论,年轻的面孔上有显而易见的明亮自信。

昨天下午,他和叶修一同来到苏黎世大学,正值学生们外出活动的最高峰,视线所及之处全是运动打球的年轻人。他们随意找了台阶坐下,一旁的大学生友好地对两人微笑,两人也朝他们挥挥手。

「大学生啊……」张佳乐有些出神。

「怎么?很向往?」

他摸摸鼻子:「多少有一点吧,但荣耀才是我真的想要的。」

叶修听他说话,顿了一下,轻拍自己的大腿:「有句话怎么说来着——」

——过自己想要的生活,上帝会让你付出代价,但最后,这个完整的自己,就是上帝还给你的利息。

张佳乐想起昨日叶修的最后一句话:「世界冠军啊,不错吧?」

其实,我觉得,不管不顾爱上你的我才是那个利息啊。

他站起身,拍拍裤子,准备离开时几个金髮妹子凑了过来,用蹩脚的中文跟他要签名。签到其中一张,张佳乐瞥到了夹在下头的宣传单上有一串字……

--

「第九站,圣彼得教堂。这样苏黎世着名的三教堂就全见过了。」叶修说完蹲下身摸摸女孩的头,「累了?我背你上去吧。」

闻言,神神也不客气,绕到他身后爬上去。

「你怎么发现的?」

「嗯……刚才不久?」手往上提了提,「妳脚步放慢啦。」

神神抿唇:「有人说过你很善于观察吗?」或者说贴心。

叶修偏头:「似乎没有。」

「喔,也难怪。」

「嗯?」

「不,」神神象是知道了什么天大的秘密暗自窃笑,「没什么。」

估计都是憋进心底深处没讲,谁叫这人的温柔都不着痕迹呢。

到了山顶,叶修放下背后的人,忍不住扶着膝盖喘上几口。缓过来后,他弯起眉眼,调侃自己:「比起上次,似乎有进步点。上次跟肖时钦上来,竟然跟不太上,他还放慢步伐……啧。」

神神毫不留情面地大笑。

--

奥古斯丁街,苏黎世最美的街道。

周泽楷满头大汗地寻找那个人的身影,渐渐闪现的星子昭告夜晚即将来临,一张俊脸上写满心慌。

「小周不论什么时候都挺镇定的啊。」

那晚,周叶两人出来踩街,刚洗完澡的叶修身上飘着淡淡的皂香,没有吹干的发尾黏在白皙的后颈上,让晚风一吹带起了那些扰人的发丝。

周泽楷愣了一下回答:「没有。」

叶修听到他的回答反而哈哈大笑起来,周泽楷问他怎么了也仅是摆摆手,示意他不要在意。

男人仰头打量街道两侧十四世纪到十八世纪的的建筑物,不停讚叹:「不愧是最有韵味的一条街啊。」而后转头对周泽楷说:「小周随便往那一站,活脱是个外拍的模特儿啊。」他多看了身边的青年几眼,越发觉得自己的话对极了!

「来来来,帮你拍张!」

周泽楷眨眨眼睛,信手拈来一个pose——对他来说还不简单吗——叶修掏出手机拍了几张,同时听到其它几个女孩子的惊呼声,发现周泽楷往她们的方向看更是兴奋低呼:「Zhou!Zhou!」

周泽楷浅浅一笑,替几个跑过来的妹子在拍立得照片上签名,结束后他走到叶修身边和他一起看照片,上头的青年背倚古朴的墙,视线远眺,夕阳余晖洒落上半身,而屋子的阴影笼罩了腰部以下的部分。

叶修笑着夸自己的拍照技术,周泽楷便藉不多的身高优势数着前者的睫毛、目光溜下高挺的鼻梁、悄悄描绘翘起的唇形。此时,又一个细小的声音响起——依他们的听力听得一清二楚——同时抬头后,变成两人焦点的少女脸颊火烧般迅速红了起来,她匆匆忙忙递上一张照片便跑了。

叶修瞄了一眼,轻笑:「没想到哥挺上镜的。」

照片上的两个人似乎专注于手上的东西,不过只有周泽楷知道,他注视的其实是叶修。

半晌,叶修放下照片,视线越过周泽楷,眯起眼感叹:「景色真好。」于是他顺着他的眼睛转身,身后的风景恰好是照片上的。

刹那,周泽楷有个莫名的冲动,他很想要很想要对叶修说一句话,一句早被人说烂的话。

——你才是人生这条路上最美的风景。

抹了把汗,周泽楷拿出手机,上头有一条讯息。

--

他在柏拉德等你。

--

前往最后一个景点的路上,叶修讲了很多关于荣耀的、关于其它人的事给神神听,女孩当然是听得津津有味,甚至不断提问。一直聊到两人抵达目的地。

「最后,柏拉德广场。」叶修蹲下来跟神神平视,「我猜猜,妳是因为孤单才跑下来的吧。」

神神没有移开眼睛,绽出一个甜甜的笑容:「是啊,你一开始就知道了吧?」

叶修没有回答,只是伸出手轻轻抱住她:「唉,神还是辛苦。」

「所以你们人类都给我们乖乖的,别添乱。」神神语气老成,用小小的手揉乱叶修的头发。

「哥一定是最省心的那个。」

「少来,糟心孩子。」

「你才孩子。」

神神翻了白眼,决定神有神量不跟这人类计较。

「不过,没想到啊,这里挺热闹的。」叶修环视一圈,「前天跟方锐来只知道这里会有很多银行家聚集,还叫我钓个金龟婿来着。」

「……」

叶修牵着她走了一圈后又蹲下身:「妳要走了吧。」

「……你能不能别这么敏感啊!」神神泄气气球似的垂下肩膀,但是下一秒又直起身体,指了指叶修背后,「对啦,我要走了!所以送你一份礼物!你给我站好!!」

叶修满头雾水地照做,背后同时响起此起彼落的呼叫声,他下意识转头。

「叶修——」

「老叶!」

「前辈!!」

所有人都来了。

背似乎被轻轻推了一下,叶修回头一看,神神……不、荣耀之神洁白的袍扬起,一头奶油色的卷发搭在肩上。

「真好,有那么多人陪你。」

叶修对她扬起笑容:「欢迎下次来玩。」

荣耀之神咯咯笑:「虽然不知道下次我有空是几千年后,不过我尽力。」然后她忽略叶修僵住的脸,消失了,留下被众人簇拥的叶修,脸上始终带笑。

--

漫长岁月中,陪伴是最长情的告白。

end

---

有点烂尾啦_(:3」∠)_

私心在自己生日时候放_(:3」∠)_

祝修修生日快乐!!

祝我生日快乐!!

评论(4)
热度(44)