吧唧_抱著修修

主周葉,有時會有別的葉受cp出沒
**周葉Crush暫停**
**真慶幸你的時代後,是我共你載入史冊**

【周叶】Crush(12)

*西方现代AU

*OOC

---

绕过曲折蜿蜒的潮湿小巷,周泽楷拐进一间灯光暧昧的酒馆,从侧门尽量不惊动任何人地走至吧台,于陈旧的桌面轻敲暗号后低语:「一杯教父。」低头擦着玻璃杯的调酒师面无表情,他将手中的杯子放下转身去拿柜子上的酒瓶,半晌后一杯装有橙黄色液体的威士忌杯推到周泽楷面前,调酒师完成工作后便继续自己的工作,周泽楷拿起酒同时将杯底的记忆卡收进掌心,喝了一半便放回原处还顺手压了几张纸钞,调酒师脸上仍未波动,只是伸手将夹有周泽楷要带给警方讯息的纸条的小费一同收入怀里。这种龙蛇杂处的地方向来是最危险也最安全的灰色地带,周泽楷不想久留,正要离开时却被人拉住衣角,扭头一看,竟是曾在组织聚会上遇过的莉卡。

「欸、这不是周吗?」莉卡翘起性感丰润的红唇,「好惊讶啊、你会到这种地方来,帮叶先生工作吗?还是……」擦有红色指甲油的手描绘过周泽楷的脸庞线条一路向下在突起的喉结上停下,「来寻欢的呢?」

周泽楷拍开女人的手,没想到后者的行径愈发大胆直接贴上他的身体,拉起他的手放在自己的胸口处——领口大开的衬衫只需低头一瞧便能看见里头的好身材——一条雪白的大腿更是卡进他的双脚间。不过遭到如此挑衅,周泽楷反倒勾起嘴角,那只贴在女人细腻肌肤上的手顺着她侧身的曲线滑下,缓慢而情(…)色,莉卡的眼神渐渐迷离,直到周泽楷以气声发出「砰」的声音,微热的吐息喷在她耳上,她才清醒过来——不得不清醒,因为一支左轮的冰冷枪口正抵住自己的腰腹处,尽管不是什么致命的地方,但她相信身前的青年绝对有能力一瞬间崩了自己的脑袋。

「周你干嘛啦!」但莉卡依旧媚眼如丝,旁人看了也只会觉得这对男女感情特别好。

「我倒想问。」周泽楷把左轮收回,拉着莉卡的手臂将人带到一处较隐密的位置。

「说。」

莉卡的表情僵住几秒,随后恢复成极具挑逗意味的笑容。

「419啊。」她挑眉,「怎样,周有兴趣陪我吗?保证让你忘怀不了。」

周泽楷不为所动,掏出手机滑出一张照片,转过屏幕给她看,莉卡的脸色瞬间变得惨白。

「你、你怎么……」

他收回手机,好整以暇地开启几张照片,明明是简单的一男一女聚餐照,莉卡却紧张到不得了。

「保镖偶尔也得身兼情报员,敌对黑手党旗下的情报贩子,莉卡小姐。」周泽楷收起手机,「倘若菲特得知,作何感想,嗯?」

双手揪紧迷你裙,莉卡表面上故作镇定:「菲特Underboss怎么可能会因为几张照片而怀疑我呢?」

「没错,」周泽楷拿出录音笔,放到她耳边,「但还有录音为证。」

莉卡听着自己回报资料给真正上司的音档,一张脸彻底失去血色,双眼紧盯对面的青年,恨不得杀了他:「哪来的。」

收起录音笔,周泽楷不理会莉卡,自顾自说起话:「按照原定计画,我不打算这么早就拿这与你谈判,不过既然今天莉卡小姐特别热情,我也不好浇你一盆冷水。」

「回答问题,我给你脱离菲特的时间。」

莉卡咬起下唇,距离完成任务尚有一大截,此时绝对不能曝露身份,于是她勉强同意周泽楷提出的交易:「回答完,要把录音笔给我。」

周泽楷不置可否地哼笑一声,开始提问:「妳比叶先生早进入组织?」

「是。」

「他什么时后加入?」

莉卡抬眸瞄了眼对面的青年:「确切时间我不清楚,第一次见到他是六年前的组织聚会。新上任不久的Don、就是现在那位,带着他穿梭于人群,拢络人心。」

那么……叶修八年前成为组织一员,假设他两年后已是Don的心腹,那么有很大的可能,前任Don是叶修怂恿现在这位除掉的——为了方便自己行事。

想起自己先前查过关于近两任Don的恩怨纠葛,周泽楷藏在大衣帽子下的双眼眸色深沉。这段日子,他没少查过叶修处理过的事务,却发现这位Consigliere还挺「不尽责」的,他的工作是将组织的一切对外事务合法化,倒不能说完全没做,但是做得不够漂亮,总会留一点点尾巴,而这些累积起来足以让别人捉住把柄;另一方面,叶修对于组织里发现自己处理方法不够精准而颇有微词的人一直保持着「欢迎指教」的态度,可偏偏那些人又无法拿出搬得上台面的大问题,更遑论去找Don说叶修的不是……不想活了吗?谁都知道Consigliere一直是Don的逆鳞,碰不得。

总结来说,叶修对组织称不上忠心。

「还有什么问题,快问!」莉卡不耐地皱起眉头。

周泽楷没有应声,转头扫视过酒馆里的客人,有的喝着闷酒,有的正在打牌,有的进行交易,有的打听消息。

「暂时没有。」

他离开位置,逕自走向门口,莉卡见状连忙挡住周泽楷:「那些东西呢!」

「我说,」青年扬起眉毛,「暂时没有。」

「好,好。」莉卡怒极反笑,一对棕色的大眼睛象是要把周泽楷剥层皮般凶狠,「我等着你来,前提是你活得到那时候。」

面对满是杀意的话语,他面不改色地跟她道别转身离开,挺拔修长的背影消失在雪夜中。

回到自己的真正住处,周泽楷连衣服都还没脱就急着拿一支手机放进记忆卡查看里头的内容:那是一场大型的毒品交易,交易港口、参与人员、时间、金额……等,一清二楚。如此详细的资料反而使他揪紧眉头,尤其是在破解完文件中最后一行乱码一般的解谜游戏,因为解出来的是这么一句话:你会怎么做?

看到这里,周泽楷的瞳孔急剧收缩,对方留下这句话的意思是什么?敌方?友方?但无庸置疑的是,那个人一定知道自己警察的身份,不然怎会寄到「荣耀」那儿。

呼出一口气,周泽楷先将记忆卡收好,此时脑中也浮现出一个可能。

叶修。

--

「是啊。」听完问题,叶修毫不隐瞒地回答,「我知道。」

他惬意地吞云吐雾,对于自己身为组织的Consigliere居然任用警察这件事被人发现了一点也不感到害怕,甚至还问:「接下来呢?你要不去告发我?」

周泽楷收到资料的隔天就被叶修带到一间高档餐厅包厢用餐,后者丝毫没有要浪费时间的意思,劈头就问「资料看过没?」,前者也乐得摊开来谈,他直白问了叶修是否已经知道自己真实身份,得到的答案是男人一个明瞭的点头,附带一句「老早就查好了」。此外,他也同意周泽楷对于他并不忠心的说法,承认自己的确别有居心。

「不过小周啊,有件事你要搞清楚,你我的身份不同,我是Don所器重的Consigliere,你是随时都能被替换掉的Solider。」

「小小的Solider,方便。」

男人挑眉:「那倒是。」

「对了,你不好奇我替谁工作吗?」

周泽楷眼睛眨也不眨一下,直视前方那对黝黑的眼瞳:「不论是谁,我永远效忠叶先生。」

垂下眼睫,叶修不可否认自己喜欢这句话:「呵,你这角色切换还玩得挺溜的。」

调笑似的话语结束,紧接而来的是一阵沉默,两人用各自的餐点没有交谈,一时之间只剩下餐具互相敲击的细碎声响。

半晌后,叶修放下手中的刀叉,支着下巴,开口:「那、倘若哪天你必须朝我开枪,你会吗?」

周泽楷怎会没听出弦外之音,但他毫无犹豫:「会。」

听到预料之内答案,叶修闭上眼翘起唇角:「很好。」我也不会迟疑。

然后又说:「总之我们现在待在同一艘船上,别做傻事啊。」

看叶修一眼,周泽楷低头喝着浓郁的咖啡:「没猜错的话,叶先生差不多要做『傻事』了。」

闻言,叶修睁开眼皮子,似笑非笑地答道:「那你记得舵好船啊,小心跟我一起摔下去。」

周泽楷「嗯」了一声,不知是回应「记得舵好船」这件事,抑或是其它什么。

「……难得我跟你摊牌了,你就没有什么想问吗?」无奈。

周泽楷抬眸,露出一抹看不出真实情绪的笑容:「叶先生怎么……非常想透露信息给我?」

叶修难得噎住,不过一下子又恢复成平时的伶牙俐齿:「想看看你这组织里的小虾米能掀起多大的风浪、给我制造多少机会呗。」

「制造让你去『做错事』的机会吗?」

瞥了眼对面泰然自若的青年,叶修叹气:「小周啊,有些时候不要太精明……死得早。」

周泽楷笑了一下:「我们在同艘船上。」

什么叫拿石头砸自己的脚?这就是。刚刚叶修才说过的话,周泽楷现买现学奉还给他,重点是人家用的可好了,绕来绕去最后还是绕回来核心:同一艘船上,船翻了你也活不了。

「……看不来啊小周,」叶修吸一口烟,再愣愣地吐出来,「你还挺会说话的啊。」

周泽楷不置可否地耸耸肩。


「时间不早了,该散的都散了吧。」叶修看了表,站起身,接起口袋里震动不停的手机,「廖叔?嗯……好、好,我一会儿到。」结束通话,他看向周泽楷。


「出事了。」


tbc

评论
热度(22)