吧唧_抱著修修

主周葉,有時會有別的葉受cp出沒
**周葉Crush暫停**
**真慶幸你的時代後,是我共你載入史冊**

【周叶】Crush(11)

*西方现代AU

*OOC

---

章四、对质

--

昏暗的房间裏,Don神色冷漠地垂眼看地上跪着的堂弟——菲特——那眼神象是视之为死人。

「你说,叶身边有一个Solider很可疑?」

「是。」菲特眯起一只鲜血蜿蜒而下的眼睛。

冷哼一声,Don翘起嘴角:「说来听听,看是否能够将功赎罪。」

听到他这么说,菲特悄悄松了口气,然而Don的语锋忽然一转,嘴上咧开的弧度也变得残酷。

「不过嘛……你也知道叶是我不可触碰的逆鳞。既然你当着我的面追杀他,还让他伤痕累累倒在我面前——不论你有什么狗屁理由——都应该死,知道吗?」

Don的声音轻柔得不可思议,仿佛在说什么幸福甜蜜的事一般;菲特却听得浑身打颤,如坠冰窖。

「Don——」

「别着急别着急,我又没有说一定要了你的命……」Don丢出一柄长刀,锋利的刀刃插进地板,「不过好歹留下些什么吧。」

菲特颤巍巍地抬起头,映入眼中的不是人类。

——而是披着人皮的恶鬼。

--

一看到叶修踏进办公室,Don拒人于千里之外的表情登时松动不少,英俊的脸庞逐漸软化,特别的碧绿眼瞳更是深情款款,仿佛只容得下叶修。他靠上椅背,带着恰到好处的担忧语气开口:「叶,你先前的伤好些了吗?」一边弹指示意所有Soliders退下。

「好许多了,真的不需要您多费心。」顺着上司的意思叶修坐至沙发,端起桌上香醇的咖啡轻啜,一点也不被来自上司炽热的眼神所影响。

Don以眼角余光觑了他一眼:「我现在不是以Don的身份形式上询问Consigliere,叶,而是追求者的私人身份关心自己的心上人。」他离开办公桌走至男人面前,一边膝盖抵在他两腿之间,双手撑上对方身后的沙发,将人禁锢于身前的小空间。

「那天的事伤透了我。」

「是我的错,我不该惊扰您的。」叶修面对Don充满暗示的动作仍旧无动于衷。

Don缓缓吐出一口气,微微颤抖的手压抑些什么:「你非得要这样吗?」他举起右手托高男人的下巴,拇指于血色淡薄的唇上摩挲。「我多想狠狠咬嚙这唇,」倾身靠近,野兽般灼热的吐息拂过叶修的面颊,低哑的嗓音足以让一群人浑身泛起甜蜜的战慄,甘愿沦陷,「使之染上我的颜色,沾染我的味道。」你便只臣服、属于我一个人。

他们的之间距离不断缩短,最终留下一厘米,再也触碰不到,Don眼中浓浓的柔情也如潮水般迅速退去,暴露出底层终年不见天日的阴暗冰冷。

「你只能是我的,叶。」

叶修波澜不惊地回望:「我一直是您忠心耿耿的Consigliere,也只会是您的Consigliere。」

闻言,Don的脸色又糟了几分,他直起身坐回自己的董事椅。

「叶,有人怀疑你身边那个新任用的Solider是间谍。」他眯起双眼,「警方是攻破曾氏拍卖会,但连带其它产业也一夕之间拖垮,实在有鬼。你去处理、厘清,回报给我。」

叶修弯下腰,恭敬地应声。一等到他离开,Don立马摔了一个杯子,脑中回想起几天前那个从自己手中接过叶修的Solider。他冷哼一声,幽绿的眼眸如狼一般阴狠。

『叶……』

--

「小点来,给我抱抱。」叶修伸出手。

一旁的陈果很是嫌弃:「你给一个女孩子取叫什么小点啊!?」她将最后一个发圈绑好,顶着两条麻花辫的女孩子蹦蹦跳跳地扑进朝自己伸出手的男人怀里,咯咯笑。「……算了。」她拿人没办法地笑笑,一个愿打一个愿挨,还多说些什么呢?反正当事人也挺满意的。

她抬头,一眼便瞧见站立门口待命的周泽楷,喊了一声:「小周别在那待着,你不是最常陪小点玩吗?快进来啊!」

「我……」

「是啊,进来吧。」

周泽楷望见叶修放松笑着的眉眼妥协了,他对女孩露出笑容,于叶修身边席地而坐;小点一发现周泽楷来了便挣扎着要到他那里,青年只好伸出手将人抱进怀里;而臂弯空下来的叶修不乐意了,装作可怜兮兮的模样。

「小点妳怎么能喜新厌旧!」

被指控的小点扯着周泽楷的手,笑得天真烂漫:「因为小周帅!」

一听理由,旁边看戏的陈果笑到东倒西歪,周泽楷唇边的笑意也加深几分,微微颤抖的薄唇看得出他努力压下大笑的冲动,唯独叶修给这样一句直白的话撞得生无可恋。

「这看脸的世界太残酷了!」

将下巴搁在小点的脑袋上,周泽楷的手不自觉捲绕蜂蜜牛奶一般柔润的发丝。由于对拍卖会有太深刻的体会与冲击,所以他对这个女孩特别照顾,有事没事就会带一些小女生相当喜爱的甜点,简直就象小点的亲哥哥。这些日子相处下来,两人甚至建立起一种特殊的情谊。

只不过,小点最黏的依然是叶修。看,才待一会儿,她又咯咯笑着扑回男人怀中。

周泽楷抿唇一笑:「小点还是喜欢前辈多一点。」

叶修瞥他一眼:「是一大点!」

连小点也忙不迭地点头:「最喜欢修修了!」

陈果觉得好奇地靠过去问:「为什么啊?小点不喜欢帅帅的小周吗?」顺便将说着「小点不是外貌协会」的叶修推到一边去。

小点紫水晶般的大眼睛骨碌碌转了一圈,绽出大大的笑靥:「温柔!」

「小周也很温柔啊!」

「不一样!修修是……」她皱起秀气的眉毛,认真思考的小脸十分可爱,「无可取代的!」

这么简简单单的一句话猝不及防闯进周泽楷的心底。

小点还特别扭过身去捉青年的手,晃了晃:「小周你说是不是!」

周泽楷望着低头把玩小点头发的叶修,低垂的眉眼,微弯的颈项,放松的肩膀,长而直的睫毛因平稳呼吸而上下起伏。

他忽然希望时间停在这一刻。

正想开口说些什么时,口袋的手机响了,周泽楷抱歉地看他们一眼,走出去接起电话。

「您好。」

「队长吗?」那头传来的是江波涛的声音。

「怎么打来?」周泽楷压低声音,蹙起眉心。

「我知道不妥。但是我们最近收到一封跟你调查之事有关的文件。如何给你?」

沉吟片刻,周泽楷报出一间酒吧住址,吩咐他将文件交给警方安插在那儿的眼线的店主,随后挂掉电话,消除自己手机中的通话记录,至于其它的江波涛会处理好。

收拾好内心的情绪,回到房间时陈果已经离开了,小点还窝在叶修怀里,上下眼皮直打架,看上去快睡着了。叶修比了个噤声的手势,以嘴型做出「忙自己的事去」,周泽楷顺从意思向他告辞离开。他回到自己的房间换件大衣,戴上口罩,瞟了眼窗外庆幸外头正下着大雪,如此才能够顺理成章地拉上帽子遮掩自己的容貌。

tbc


评论
热度(25)