吧唧_抱著修修

主周葉,有時會有別的葉受cp出沒
**周葉Crush暫停**
**真慶幸你的時代後,是我共你載入史冊**

【周叶】Crush(10)

*西方现代AU

*OOC

---

靠在门边的周泽楷默不作声看着安文逸为熟睡中的男人掖好被子,紧抿薄唇。收拾完东西后,两个人离开房间。

「叶先生太勉强自己了,」青年拿下眼镜,搓揉眉心,「早说过要注意身子了,全当耳边风。」

周泽楷似乎听到身旁斯文的青年面不改色地低喃一连串其它语言的粗口。

「伤势?」

「并无大碍,看起来吓人罢了。说起来还得感谢那杯酒,释放他强压已久的疲惫,虽然后果就是现在虚弱到不行。」

他推推眼镜:「如果叶先生醒来了,记得别放他乱跑,至少休息三天。若不听,直接放倒。没有其它事的话,我先走了。」

送走安文逸后,周泽楷走进房间——看见叶修躺在自己家,即便是临时住所,也是挺微妙的——拉张椅子,坐到床边,他抚去男人颊畔凌乱的发丝,那张陷入枕头的脸稚气不少。

「……不久前位置是交换的。」

凝睇熟睡中的脸,他忆起几个小时前,叶修倒卧于血泊,接着被貌似是组织首领的男人小心翼翼揽进怀里的画面。总是笑得张扬的男人唇边沾染鲜血,浑身是伤,好象多施一点力便会分崩离析;而那双拥抱他的臂弯完全没有被主人滔天的怒气影响,仍是稳稳地护着怀里人。

待Don吩咐完命令,他毫无感情的双眼放在周泽楷身上。

「你是叶的保镖?」

「是。」

Don打横抱起叶修,交到周泽楷怀里:「照顾好叶,我尚有要事处理。」便走了出去。

那一瞬间,他无法准确描述自己心中到底是什么滋味。直到经过房间挂的一面镜子,周泽楷才看清。

叶修满身血红倒卧在地时,是心痛的;叶修被抱进他人怀里时,是愤怒的;被下令赶紧离开时,是对自己谴责的;被其它人看轻时,是对自己失望的。最后,从镜中看出这些情绪的周泽楷是茫然的。曾几何时,他居然对叶修重视到如此地步,跟以往监视对方不同,这次,他是切切实实地心疼他——通常心疼一个人的时候就代表自己是在乎那个人的。不管他的身份是不是周泽楷要调查甚至逮捕的对象,他,周泽楷是心疼叶修的,为了他死撑住自己满身疲惫的性子、为了他总是为别人想好后路但却忘记顾虑自己的温柔……

「不是温柔,这是傻吧。」

周泽楷弯起嘴角,心头却是一紧。

——但又怎样?他们的身份完全站在对角,这也只是周泽楷单方面的在乎,而在「警察身份」面前,这份情感是不被容许的。

可是。

是这样的,周泽楷从来都不是会畏缩不前的人,对于「荣耀」,对于「叶修」,只要认定了就不会让他们蒙上阴影、受到委屈。叶修知道也好,不知道也罢,这个人他就是要护着的,不过,另一方面,对于要调查的事他也不会妥协。可是跟叶修相处愈久,周泽楷愈觉得他对组织也有所隐瞒,还不是一丁半点,就拿他跟敌对集团有所来往这件事来说——经过他调查——组织是不知情的。

「这可有趣了。」周泽楷眯起双眼,轻轻拨着男人柔软的头发。

「唔……」唇边溢出一丝呻(…)吟,叶修翻了个身半张脸没入枕头裏,纠结一团的眉头、冷汗涔涔的额头无不说明这个人睡得并不安稳,「我不要参加拍卖会……」

听到他的梦呓,周泽楷愣了愣,尝试性询问:「为什么?」

没想到对方真的回答了:「……很可怕……」

声音软糯软糯的,揉得周泽楷的心脏酸胀,还咕嘟咕嘟地冒泡泡。他戳戳叶修颊旁的软肉,不料叶修竟以迅雷不及掩耳的速度一把擒住他的手腕,嘴里嘀咕着「还戳上瘾啊再戳收钱了」,然后努力撑起上眼皮。

「小周……?」看清是谁后,叶修收回自己的爪子,乖乖收回暖和的被窝中,挪挪位置,他没有马上睡去,而是耷拉眼皮看床边坐着的青年。

周泽楷从没见过叶修如此虚弱,一颗心被紧攫住,掐得流出一滴一滴的涩痛。两人对视片刻,精神不济的伤患率先败下阵来,眯起眼睛打了个哈欠,薄薄的水光浸润黑眸。又互看了一下,他准备要哄人睡觉时,定睛一瞧却发现枕头上有一小块水渍,心头一紧,不过他脸上没太大的波动。测试一下男人的额温,所幸没有发烧。

他装作漫不经心地问:「前辈对拍卖会有阴影?」

叶修闻言,抬眸。

眼前的青年喜怒不形于色,即使某方面还很青涩,但经验是砥砺出来的,无法强求。因此在他眼中,那已经是一个认真谨慎、有能力独当一面的男人。

他「嗯」了声,答道:「那时候年轻,没怎么见过世面,一下子来个震撼教育,不论是谁都会印象深刻吧?」

「例如,作恶梦?」

「……我是不是说了什么胡话?」

周泽楷考虑一下,最后使用原話答覆:「很可怕。」

顿住两秒,叶修有点自暴自弃地将脸埋进柔软的被子裏,仅露出一头黑发与一点点藏在里面红到像是滴血的耳尖。周泽楷忍俊不住,笑了出来,充满磁性的笑声穿过厚重的布料,传进耳朵时变得闷闷的,硬是给他听出宠溺的意味。

「够了啊!全是黑历史来着——」叶修发觉自家保镖的笑暂时没有打算要停,面子上挂不太住,正想支起身子反驳,却不想自己所剩无几的体力无法帮他完成这个动作,撑不到几秒,手一软便要往下栽回被窝——喔,是差一点,因为半路被周泽楷拦截了,他半个身子偎进对方怀里。眨眨眼,叶修抬起脸,那张帅得惊天地泣鬼神的脸就近在眼前。

「……小周看不来你睫毛挺翘的。」

闻言,因为不太自在的姿势而尴尬的两人同时噗哧一笑,紧绷许久的身体才真正放松下来,一松懈,强压多时的疲惫变本加厉地袭来,因此笑着笑着叶修就迷迷糊糊睡去了。

仅依稀记得,半梦半醒间,他望着青年爽朗的笑容,就象雨后的天空洗净了尘埃,充满生命力,朝气蓬勃。特别是那双眼睛。

——真诚到让你有种,自己就是他世界全部的感觉。

--

与叶修同住的几天,周泽楷有种多养了一只猫的错觉。

把他的烟拿走,他会翻脸跟你赌气,但通常持续不久,因为不一会儿他就能扒拉出藏起来的东西;成天懒洋洋地窝在一个地方,位置并不固定,床上、窗台、沙发,或是最常找到人的那一张晒得到太阳的躺椅……都有可能,甚至会挂在自己身上要烟;总是慵懒地晃来晃去没错,可是碰上有兴趣的事会格外专注——若猫是逗猫棒,那叶修应该是公事了。上一秒蔫了个吧唧,下一秒接起下属来电的Consigliere精神得跟打了鸡血一样活力充沛。

你问叶修不是看到公文就会装死吗?

——那是批改公文的时候。

不过有一点倒是跟猫大相逕庭。

「小周来一桶红烧牛肉!」叶修玩着手中的音乐游戏,手速快,指法也华丽。

「……」

猫会挑食,但这个人一天三餐红烧牛肉、香菇炖鸡、鲜虾鱼板三桶就行了,好养得不得了。

「前辈,吃饭了。」

「这就来!」闻到饭菜香,叶修唰唰唰地解决游戏,洗好手来到餐桌旁偷拈了一块肉。

「小周,」嚼嚼嚼,「你的男友力爆表啊。」

被称赞的青年叹口气,拿起自己的碗筷吃饭。尽管好气又好笑,但是这样的叶修却是自己从未看过的有趣。

然而,这样的日子没有持续太久。

那天,周泽楷照旧提了一袋菜回家,开门后却没有听到这些日子来习惯的「小周回来啦——」,瞳孔一缩,他直觉出事了。果不其然,整个屋子像被洗劫过一样。

「叶修!」

预期中的「没大没小叫谁呢!」同样没有响起。

他着急地冲进叶修的房间,同样翻箱倒柜过,乱成一团,仍不见其影。

有人闯入,抑或是……

他不免回忆起莉卡说过的话,如梦魇般萦绕,在意识到这个事实后,周泽楷甩甩头,抛开没有证实过的猜测。

床单是凌乱的,烟才抽到一半,四周有扭打的痕迹。

他拨通电话给叶修,但那头传出的声音是苏沐橙的。

「前辈离开了?」

「对啊,」少女的声音轻快,「他说不好意思再打扰。」

「嗯,明白了。」

挂上电话,他望着眼前一片狼籍,琢磨起一些事。

--

另一头,苏沐橙结束通话后,紧抓装有另一片叶修SIM卡的手机,脸上的笑容消失得无影无蹤,剩下压抑的担心。

假如我碰到什么事了,你就先把SIM卡装好,替我接任何人打给我的电话。

叶修曾经这么对她说。

「你是碰到什么事了……」紧咬下唇。

忽然,门口响起「哐当」一声,她立马冲了出去,看到有个人一身血污,虚弱地倚着门板坐在玄关,仰头瞧见苏沐橙来了还勉强挤出笑容。

「沐橙,我回来了。」

她悄悄红了眼眶,强忍泪水将人扶起来,慢慢走到客厅休息。

「究竟怎么回事?」

叶修接过杯子喝了口水:「没什么,某个敌对势力发现我在哪儿了,请我去聊聊。」

「然后搞得破破烂烂回来?」苏沐橙抹了把脸,「叶修我来这里就是要看着你……」

「我真的没事……」

「难道要等到真的出事了你再来跟我说!?」她不禁拔高音量,睁大的双眼满溢怒气。

叶修望着她,轻声道歉。

抹去眼角一点点湿意,苏沐橙颤着声道:「我只求你偶尔……为自己想,好吗?」

男人揉揉少女的头发,弯起唇角,语气充满歉意:「我会的,但是我希望自己能够好好完成这件事这便是我为自己想的。总之,以后我会多注意点的,嗯?」

她这才勉为其难地点头,将手机递给叶修,站起身:「我去叫安文逸过来。」

「……我觉得不用麻烦他。」

「不管!」少女俏皮地吐舌头,离开客厅,在要进房间前想起什么似的回头,「对了,刚刚有个Solider找你。」

叶修看了一下来电纪录:「小周啊。」脑海中忽地浮现有关青年的言行举止。

他询问联络完人朝自己走来的苏沐橙如何回答的,后者大致重述两人的对话。

「要跟他解释吗?」

「不,」摇头,「不必了,还是保持我在他心中罪不可赦的形象吧。」

「这样好吗?」

「嗯,再好不过。」

他喃喃着,像是说给自己听。

tbc


评论
热度(24)