吧唧_抱著修修

主周葉,有時會有別的葉受cp出沒
**周葉Crush暫停**
**真慶幸你的時代後,是我共你載入史冊**

【周叶】Crush(8)

*西方现代AU

*OOC

---

章三、误导

--

叶修很强,无庸置疑,但那张嘴实在欠得可以。

这是周泽楷潜入组织两个月来的心得。

「小年轻,想打败哥?」把汗湿的浏海往后撸,男人叼着烟勾起一抹笑,「先掂掂自己的斤两吧。」

扯下上半身的快烂光工字背心,青年紧抿着嘴朝对手展开攻势,但也被一一化解。倒不是说只有挨揍的份,事实上他们两个的实力相差不远,可是叶修经验老道,这点就不知道赢了周泽楷多少,不过也不能怪周泽楷。虽然他的确是专门处理一些特殊的,然而那些往往是较明面上的事情,不若叶修这种时时刻刻刀头舔血的人来得反应敏锐、出手果决。再来就是……那张嘴——根本是气死人不偿命来着。

「打架的时候也要用脑袋。」

一记手刀直朝门面袭来,似乎闪躲不及,而周泽楷居然不动了,眼也不眨、直视那只修长纤薄的手于距离自己不到三厘米的地方煞住,被猛地搅乱的空气撩起他的一缕头发,然后那刀化作掌轻拍上额头。

「蹲下身子来个扫堂腿啊,呆子。」

周泽楷眨眨眼,接住男人丢来的毛巾。

平心而论,叶修是个非常好的指导者,他学过的多而杂并且精锐,因此跟他实战演练总能体悟到不少东西。

叶修瞟了眼自家保镖蜜色的漂亮胸肌、结实腹肌、不过分张扬的肱二头肌,再摸摸自己平坦的腹部,隐约有肌肉的雏形,仅有两条人鱼线冒出裤腰。

「……没关系。没有那些我一样能把人打得满地找牙。」

嘀咕着,叶修泄愤似的把毛巾甩到周泽楷身上,逕自离开训练室,留下后者站在原地,努力憋笑。

--

自从「拍卖会」的事结束后,周泽楷对叶修是愈发感兴趣。

拿公司的名字举例好了。

方才,他问叶修为什么公司要取名为「兴欣」,正巧陈果敲门进来,一听到周泽楷的问题,脸飞快涨红,匆匆放下公文就出去了。她一走,叶修便笑了出来。

「老板娘取的,别笑她啊!挺顺耳的不是吗?」

周泽楷没有笑,凝望叶修放松的眉眼满是笑意,突然间觉得他对自己下属蛮好的。做错事当然会责罚,不过他从不摆架子,甚至天生就有领袖气质。

然而,这种人也对自己苛求。

他不希望在意的人永远躲在自己的羽翼下,没有能力自保;他会放手让他们去闯,可是也不愿他们撞得头破血流,所以不吝于指导。

而且是会毫不犹豫对自己残忍的人。

「小周?」

猛地在眼前放大的脸使得周泽楷回神。

「抱歉,能否再说一次?」

「走神了?想什么呢?」叶修坐回位子,「你平常一直是副放空的模样,可是谈正事时恍神很少见啊……」

他调侃地翘起嘴角:「想谁啊、令你如此挂念。」

「……真没有。」

周泽楷在叶修又要开口前连忙截断他:「正事要紧。」

「其实也不是什么正事,组织最近要办个聚会罢了。要去开开眼界吗?」

「……」脑海中不禁浮出有关拍卖会的事。

猜到他在顾虑,叶修解释道:「不不不,跟拍卖会不同,这是场普通的聚会,也会邀请各界名流……参加一下?」

周泽楷望着男人笑得别有深意的脸,好像听到他打小算盘的声音。

--

「沐、沐橙,我们有事好好商量,不要动手动脚啊!」叶修紧抓门框,打死也不放手,「依我看来,妳和小周一块儿去多郎才女貌、多登对啊!真的不必带上我这个大叔……」

「但、是!」苏沐橙正在努力拔下男人的手,「你才是主角啊!组织的人是想认识你,而不是我们这两个花瓶好吗!?」

「你俩要是花瓶,那其它人是什么?垃圾?我说啊……」

「你别转移话题!」

苏沐橙忍无可忍地怒吼,叶修只好乖乖闭嘴,可是手还是没有放松;站在一旁的周泽楷十分无言,原来前几日叶修邀请自己参加聚会是因为不想去。

「沐橙,我每次去那种聚会都只有被灌醉的份,有去没去不是差不多吗?」

「差·很·多。」苏沐橙沉下脸一字一顿地说。

弹了个响指,周泽楷走上前来,手一捞将叶修轻轻松松扛上肩,见状,苏沐橙满意地先行一步。

「靠!周泽楷放我下去!」一个一米七八的大男人是能这样扛上扛下吗!?

「前辈,」青年不理会他的抵抗,一来一往间手上还过了几招,到了车旁直把人塞进去,「别闹。」

男人瞪大他偏狭长的眼睛,圆滚滚的,看上去意外可爱:「现在是我无理取闹!?你们是忘了我一杯倒吗?」

「没忘。」苏沐橙冲廖叔笑了笑,打声招呼,「但你起码两年没去了,那位会不高兴的。」

「我哪会怕他……」小声嘟嚷着。

周泽楷伸出手替叶修整理一下乱糟糟的发型,后者瞟他一眼后叹气:「唉,早知道不带你去了。沐橙已经很引人瞩目了,你来了我根本是全场焦点……」

「你本来就很惹人注目好吗?」

男人哀嚎,将额头抵上车窗,外头花花绿绿的灯光掠过清澈的黑眸,下一秒不见蹤影。突然他低低地笑出声,偏过头看他。

「怎了?」

五颜六色尽数退去,纯粹的黑映出周泽楷一人的身影。

「没。」

唇角却轻轻弯起弧度。

他扫了男人阖上眼睛的侧脸一眼,轻轻落下眼皮。

那我在你眼中又是什么颜色?

--

打发走最后一个前来搭讪的男人,苏沐橙端着酒杯,踩着红底高跟鞋,「喀哒喀哒」地走到无法脱身的周泽楷身边,绽出堪称360°无死角的甜美笑容。

「抱歉女士们,暟他有伴了。」

「……真是不好意思。」女人们纵有不干也只能默默离去。

「真恐怖,不是吗?」苏沐橙朝他眨眨眼。

青年垂下眼睫,轻轻啜饮一口红酒,薄唇染上一层水光,不发一语,算是默认了苏沐橙的话。

「不过……那里才是真正的修罗场吧。」

周泽楷顺着她的视线望去,终点是手中托着一杯葡萄汁、受到男男女女簇拥着的叶修。

「叶修他……」少女的目光放空放远了,仿佛透过眼前的人回忆往事,「你别看他挺精明的,那是对别人,特别是重要的人。但是一碰到自己的事情就特别容易犯傻,总是把自己搭进去,再苦再累也不给别人知道……」

她扭头直视周泽楷的双眼。

「忽然说这些有点突兀,但我觉得叶修还蛮重视你的。」

「所以……希望你能在我看不到的地方替我看着他,千万不要让他有机会伤到自己。」

周泽楷没有避开她的视线,点点头。

事实上,他想反驳,因为这种人向来是顾及自己利益,其它人的死活一概不理;然而这些,似乎不能套用于叶修。

后来苏沐橙跟巧遇的朋友离开了,剩下周泽楷静静凝望待在人群中央依旧游刃有余谈话的叶修。吊灯的光线是黯淡无光的、宾客的衣饰是五花八门的、脸上的表情是虚伪不实的、嘴里的话语是没有真心的,唯有男人的脸孔是苍白无力的,眼底有着隐藏极深的疲惫。刹那,他有种冲动,一种不想让他露出违心的笑的冲动。

tbc

评论
热度(24)