吧唧_抱著修修

主周葉,有時會有別的葉受cp出沒
**周葉Crush暫停**
**真慶幸你的時代後,是我共你載入史冊**

【周叶】Crush(7)

*西方现代AU

*OOC

---

一辆银灰色的轿车驶进郊外的富人区,于一幢豪宅前停下,两个人下了车……正确来说是三个人,有个抱着女孩。抱女孩的男人弯腰对车里讲了几句话,然后领着后头浑身伤痕累累的青年到屋里。

另一处豪宅的房间裏,男子睚眦欲裂,死瞪萤幕上暂停的画面。

「叶修……」

--

「小安,他没事吧?」

躺在沙发上的叶修手臂遮去半张脸,轻轻柔柔的声音听起来快要睡着了。

「并无大碍,多加休息,很快就会痊愈了。」

安文逸收拾完东西,转过身看见自家上司要死不活的模样不禁板起脸:「叶先生,您也是。」

叶修将手抬起来一点点,透过缝隙偷觑安文逸的表情。

幸好小安没有真的生气……要知道一个斯文斯文的人爆发出来的能量绝对是普通人的十倍恐怖。

再跟叶修叮嘱几句后,安文逸离开房间。

片刻,叶修长长地呼出一口气,拿开手,瞧了瞧床上的沉睡中的青年,神色复杂。站起身子,他走至床边,坐到周泽楷的右手边,再次叹气。

「你个大好年轻人跟我们这些终日见不得光明的坏蛋瞎搅什么劲儿啊?」伸手拨拨他头上翘起来的呆毛,「怎么这么傻!」忍不住轻拍了下光洁的额头,但周泽楷累坏了根本醒不来。

此时,桌上震动的手机暂时吸引走叶修的注意,他瞥了眼来电者,接起电话。

「请问有何吩咐或者我能帮上什么忙,Don?」

「你受伤了?」

叶修噎了一下,这位大老板的心思难以捉摸,他不太能揣测对方的言下之意。毕竟才刚执行完任务没多久,电话就来了,还是这种少见的慰问,让人不起疑都不行。

「不是多大的伤,修养几日便康复了,您不必费心。」

那头笑了一下。

「哈哈,还是你最省心。」下一秒话锋一转,「不像菲特给我搞出一堆麻烦来!他竟然毁了曾老板的拍卖会,那些拍卖品全部不翼而飞!方才我喊他过来还装作若无其事……叶,我想你明白吧?」

明白,怎么不明白,你这是变相警告我不要成为下一个他呢。

「悉听尊便。」

挂掉电话后,叶修心底窃笑着。

呵呵,菲特那老头现在肯定一头雾水。

扭过头,他凝视那张沉睡中的脸,喃喃地说:「我还有很多事要利用你去完成呢……」

半晌后,他离开房间回到自己的书房,早已等候多时的苏沐橙迎上前来,一张漂亮的脸笑得灿烂:「我都完成啦!」

盯着那张脸一会儿,叶修揉揉少女柔软的头发,语气称得上「慈祥」:「真不愧是沐橙啊。」

顿时一阵恶寒,苏沐橙嫌弃地扫了男人两眼:「哪根筋不对?」

「没啊,」被嫌弃的男人摸摸鼻子,「一时心血来潮……咳、我们来谈正事。那些事都处理好了?」

点点头,苏沐橙回答:「有了那些交易纪录,菲特这次跑不掉了,或许不能够一把拉下但已经能重创他在那位心中的形象了。」

「嗯,暂时别做太过,会让人起疑心。」

终于,能慢慢收网了。

--

走在接近庭院那一侧的走廊,叶修没有心思去欣赏外头的夜景,而是思忖着计画的下一步。沐橙把那位交下来的工作完成得十分完美,没有问题。现在就等那条落网之鱼了。

站定,叶修叩响房门,放柔语调:「老板娘,她还好吗?」

不久陈果来开门,声音同样压低:「待会儿动作轻点,她还在睡呢。」

视线越过陈果,他瞄了一眼躺在床上熟睡的女孩,摇摇头。

「不了,既然没醒就算了。还麻烦妳多注意一下。」

「没问题。」男人那张疲惫的脸让陈果皱眉,「你也该去休息了!」

叶修伸伸懒腰:「嗯,我先去休息了。如果她醒了记得通知我。」

陈果应了声,关上门。

叶修盯着门板思考了会儿,往某个房间走去。他放轻动作开门,顺手将大灯关掉只留下昏黄的床头灯。抬张矮椅坐到床边,他一手托腮静静望着依旧沉睡的青年。静谧的空间里,睡意渐渐入侵,耷拉着眼皮,意识也远了……

--

睁开双眼,好好休息过的周泽楷只觉浑身疼痛,每处肌肉无不抱怨。视线落在左边的一大片落地窗,因为位于郊区并没有太多光害,所以很容易欣赏到布满繁星的夜空。接着他也意识到房间一片漆黑,唯一的光源是身后的床头灯,于是他翻过身,却马上僵住身体——床边坐了个自己意想不到的男人。他的呼吸绵长、均匀,单手撑住快掉到床上的脑袋;一旁柔和的鹅黄色灯光照亮他半张脸,还看得到面颊上那一层短短的小绒毛;眉眼间武装的算计、防备全部卸下,露出——

软乎乎的一面?

周泽楷为自己脑中的想法弯起嘴角,忽然兴致一来观察起男人的睡颜。

卸妆完的脸白白净净;碎发软软地搭在额上;长长的睫毛不弯,因为平直而看不太出来;颊边的软肉被手向上推挤,连带下头的薄唇也被拉起,整张脸因此变得滑稽。

他忍不住戳上那团肉。

悄悄收回手,没想到下一秒支撑脸颊的那只手竟然滑走,整张脸栽进棉被里。

见状,周泽楷憋不住,漏了一声笑声出来。脸还埋在被子里的叶修闷闷地叫了声:「周泽楷。」

被点名到的青年撑起身子,倚靠床头坐了起来。

「前辈?」语带笑意。

叶修一听这语气,懒懒地爬了起来,右颊印有红红的压痕,睡眼惺忪:「胆子养肥了啊?」

瞬间,他忘记自己是警察,眼前这个男人也不是组织的高阶成员,两个人真的仅是「前辈」与「后辈」的关系。

但也只是一瞬间。

「没,你惯的。」这话他可没乱说,叶修对他的态度一直都是放羊吃草,有时候他也不怎么拿叶修当老板看。

叶修白他一眼,正起身子:「少跟我耍嘴皮子。你的伤还没好快躺回去,不然小安又要念我了。」

周泽楷点点头。

「对了,」叶修抬头拿眼睛揪住周泽楷,「事情算告一段落但还没结束。不出几天,那个曾老板大概就会上门讨债了,得小心点。」

「我会的。」

叶修站了起来,甩甩睡麻的手:「事也说完了,那我该去睡啦。」

「那么、」轻笑,「小周晚安。」

「嗯,晚安。」

叶修离开后,周泽楷重新缩回被窝,很快进入梦乡,但直到睡着前,他都没有发觉自己嘴角的弧度一直是上扬的。

--

接下来几日,两边都相安无事,直到有天叶修收到一封挟带病毒的电子邮件。

「小把戏。」结果管理他信箱的苏沐橙三下五除二随手就清理干净了。对此,目睹整个过程的叶修感叹道:「妳跟罗辑学了不少东西啊。」

「还只是皮毛呢!」苏沐橙皱皱鼻子。

说起那个年纪轻轻的少年,她也只能甘拜下风。人家可是不出几日便把叶修的资料库处理妥当,而且还亲自去攻击系统挑出毛病。

叶修笑着揉揉她的头发:「所以内容是什么?曾老板请我去喝咖啡?」

「差不多,」苏沐橙瞥了眼由特殊字符组成的内容,弯起唇角,「他要将你俩的秘密交易纪录交给那位,准备玩个玉石俱焚。」

毕竟那位最不容许的便是背着他做买卖交易。

点头,叶修不怎么在乎:「那就交吧。」

闻言,苏沐橙一脸无奈看他:「你又对人家的资料做什么了?」

抿了抿唇,叶修菸瘾发作,他抽出一支烟但没有马上抽,拿在手上,白皙的手指转着它。

「嗯……也没什么,就一个罗辑做的程式,上次去拍卖会的时候放的。只要一打开档案,里头的交易对象会全数将『叶修』替换成『菲特』,若是他试图去救,那电脑就等着报销吧,资料也会顺便寄到那位手里。然后他会认定破坏拍卖会是菲特……」

「……狠、够狠。」瞠目结舌,「不过他约你喝咖啡的时间可能要往后延了。」

「为什么?」

少女不好意思地吐舌:「因为他给你的信里有很多难听的话,我不高兴,于是送了点『小礼物』过去。」

「……某方面来说,妳还蛮得我真传的。」

--

赴约当天,叶修只带上周泽楷。其实唐柔、包荣兴原本想跟着去的,但被叶修以「人少好办事」打发了。

「所以小周你要保护我啊!」叶修微笑着拍拍他的肩膀,黑亮的眼眸弯成月牙。

「嗯。」既然他现在的身份还是保镖就会尽到责任。

两人走进已经被整个包场的餐厅,依照指示来到包厢。叶修一推开门,预料之中的,有个黑漆漆的枪孔直指自己。

他叹气:「怎么一个个都喜欢拿枪指着我?」

对方哼笑:「因为您很值钱,不论是活的、死的。」

「曾老板今天不是来取我的项上人头的吧?」

「假如您肯好好照指示做的话。」

「你先把其它人叫出去。」叶修看了眼房里的保镖。

男人摆摆手,几个人离开房间。

然后叶修回到方才的话题,耸耸肩:「老实说,我不是非常在意。」

「你不在意?」他象是听到什么天大的笑话,「哈哈哈哈哈!叶先生您是在说笑吗?虽然不曾到拍卖会现场过,但是您都会在之前买走大量古物字画,还有一半以上的人。这些年来的交易纪录没有千也有八九百。您竟然不在意?那位可是……」

「行了,我知道。」叶修皱眉,吸了口烟,「重点。」

「你!」

在听到对方的话之后,一旁的周泽楷却是回想起苏沐橙说过叶修十分厌恶曾氏拍卖。

如果叶修没有演戏,那他应该是讨厌这些事的……为什么还要参与?

「既然谈判不成,我也不想多费口舌。」语毕,叶修起身就要离开。

男人瞪视他的背影,不怀好意地开口:「喔,对了,你把一个女孩带走了是吧?呵呵,您真有眼光。」

叶修停了下来:「你想说什么,曾老板?」

「没什么,」他的视线在叶修身上移动,「只是如果您要使用最好快些,我就是因为慢了一步……啊啊啊——!!」

男人捂住汨汨流血的右手——握枪的那只手——怨恨地瞪视转过身的君莫笑,全白的面具毫无情感,手中的枪还在冒烟。

「曾老板,底线是踩不得的。」

身后的周泽楷专心处理听闻声响趕过来的人,叶修则大略说明自己「不在意」的原因,当着男人的面开启档案,电脑瞬间爆出警讯声,两秒后萤幕黑掉。

「叶修——!!!」

「放心,你不会死的,等会儿菲特还会来找你兴师问罪呢。」

听到周泽楷喊了声「前辈」,叶修补上最后一枪,追上青年,离开餐厅。

--

「人都死光了?」

菲特理了理自己的头发,转过身不再搭理地上哀嚎的男人。

「是。」

「还真是有能力啊……」他冷笑两声,「玩到我头上来了。」

叶修。

tbc


评论
热度(28)