吧唧_抱著修修

主周葉,有時會有別的葉受cp出沒
**周葉Crush暫停**
**真慶幸你的時代後,是我共你載入史冊**

【周叶】Crush(6)

*西方现代AU

*OOC

---

男人眨眨眼睛,方才的丁点担忧飞快沉淀下去,快到周泽楷以为自己看到的是幻觉。

「总算回来了。」语毕,他掏枪,看也不看抬手对门口就是一发,门口的人随即倒下。叶修站起身,点了支烟。

「小年轻,不要同样的错犯第二次。再愤怒也要吞下去,所有不经大脑思考的行动都叫鲁莽。对了,看来你忘了啊。」拿起搁在一边的黑伞,一挥手抽上周泽楷的背,使刚站起来的青年又跪回原处,「任何情况下都不准拿枪指我,不然下次你会在自己的脑袋里发现那颗子弹。」

叶修踩着轻松的步伐走至门口,此时几个黑衣保全冲了过来。只见他不疾不徐一个箭步踏出,黑伞在掌中旋了一圈,抓起伞体,伞柄顺势勾上其中一人的脖颈往左甩去,撞上一个正蓄势待发的男子,两人齐齐撞破玻璃摔到左边的无人包厢。一扭腰,长腿一记后踢连续直击两个人的下巴,隐约有碎裂的声音。左右各一个旋即扑上前,叶修黑眸一瞇,矮下身子堪勘闪过,同时间利剑出鞘,他伸手捉过伞柄做了简单的一字劈,站起身后又是两个倒卧在地的尸体。其余的三人见形势不妙连忙要拔枪……已然不及,拔出腰间的另一把枪,叶修举手各磞两枪,六枚子弹全无虚发。

几乎是一瞬间的事,闯进来的九个人全数摆平。

「我有别的事,你替我拖延时间,让他们愈晚发现我已经离开这里愈好。你也赶紧脱身不必等我了。」连开数枪于窗户上制造裂痕,他踹了张椅子过去,玻璃应声破碎。下一秒伞柄勾住窗框,叶修跳到右边同样无人的包厢,一眨眼就不见踪影。

等到男人离开后,周泽楷狠狠甩了自己一巴掌,总算是完全清醒。脱下限制行动的西装外套扔到一旁,扯松领带,手持两把左轮,周泽楷沉着、稳定地一路向外挺进。

让人看笑话了啊。

--

一路上冲着叶修而来的人的确很多,不过这里特殊的设计──每间包厢只有一条单独走道──也让周泽楷确定没有其他人绕过自己、跑到身后去。而周泽楷法也不愧是「荣耀」里被喻为枪王的人,几乎没有浪费过多子弹便达到最佳效率。

当他要跑到中央的招待会场时,顿时发觉不对停下脚步,隐身到阴暗处。

外头全是神色惶恐的宾客,有些人还对死守大门的黑衣男子大声咆哮着,场面一片混乱。

瞥了眼时间,警方尚未到场。看来还发生了其它事。

周泽楷本来是想静观其变的,但他的视线却不经意扫过一处角落,瞳孔急速收缩。

──是那个女孩。

倒卧在地没有什么动静的女孩被一个或许是买下她的女人毒打着,那女人已经呈现半疯癫状态,不断鬼吼鬼叫,身边几个像是保镳的人正极力安抚她,不过似乎没什么用。

虽然被叶修训过做事不经大脑,但实际上周泽楷并不是冒然行事的人,他的作风向来是深思熟虑后的快狠准。现在也是,一捉到时机,周泽楷就像只敏捷的金雕朝那一群人开枪,接着迅速抱走那个女孩直往人群里冲,使得那一些人不能直接开枪。然而很快地,有人对空鸣枪,大喊:「全都滚开!我要逮住那个可耻的小偷!」情势渐渐对周泽楷不利,他自己一个人要脱离当然不是麻烦,可是怀里还有一个女孩,他无法抛下她!

于周泽楷愈受愈多伤的当口,忽然异变陡起,追杀他的人前方炸开一阵烟雾,暂时阻挡住一波波的攻势,接着一个撑伞的男人踩着他特有的轻松步伐走了出来,站定在他面前。

「欺负人势单力薄啊,」黑伞转了一圈,「我来帮个手好了。」

周泽楷望着他逆光的身影,弯起唇角。

至于那些人看清来人面目后个个神色惊慌,面露恐惧。

全白半截面具、标志性的黑伞。

「……叶、叶先生……您是、认真的吗?」

因为用上这两样物品就表示他是君莫笑的身份。

叶修收起伞,拿它充当枴杖,另一只手背到身后,从容不迫,一点也不像准备大开杀戒的人。

「基本上,你们不要动到我的人,我是很少发飙的。」他侧过身,意有所指地看向身后满身是伤的两人。

那些人见了他的动作,好不容易收回去一点的冷汗又开始狂流。

「叶先生……我想我能跟您解释的。」豆大的汗珠自方才开枪追杀周泽楷的男人额际滑下,喉结快速上下滚动,「这是场误会,真的。」

叶修睨了眼他身旁脸色发白的女人,后者身体抖得像筛子,似乎随时会昏倒。

「嗯……既然你都这么有诚意了,」那人听到他这么说明显松了口气,正要摆出谄媚的脸开口求饶时,但下一句话立马让他跪了下去,「我们先把帐清完,若你还有一口气,我就参考参考你的解释。」

「叶先生!」

确认一下时间,叶修没有多看男人一眼,反而冷冷瞪视杵在旁边的女人:「妳没有什么表示吗?」

「我……」妆全哭花的女人咬起下唇,内心满是委屈。从小到大她一直被宠着、惯着,何曾受过此等羞辱?

「欸,可惜啦……」夸张地叹气,叶修转对男人说话,顺便抬手赏了颗子弹给一个想偷袭他的保镖,「我给你个机会,你去把那女人的手废了。」

闻言,女人终于受不了崩溃大哭,男人的脸色也变得十分难看。

「叶先生的意思是……只要照做便放了我们?」

「哪这么简单,」戏谑地笑道,「我还等你的解释呢。」

男人开始剧烈咳嗽,双目圆睁死死盯着叶修,要把人撕裂的力度。

「咳、咳——!真的、没有其它办法吗……」

摇摇头,叶修面露不耐。

急促呼吸几下,男人似乎衰老许多,还是只能颤抖不已地接过保镖递交的刀,眼神无力却也柔和望着瘫坐在地的女人。

「别怕、别怕,一下……便过去了。」

「不要——!!!」瞥见那把亮晃晃的刀,女人大梦初醒般挣扎起身,尖叫着要逃离。

男人闭上眼,厉声对手下下令捉住她,不一会儿早已经没力的女人被连拖带拉捉回来。

「不、不要……」泪流满面。

周遭的其它人连忙将脸别开,或者干脆晕了过去。

周泽楷有些讶异地瞅着一脸冷漠的叶修——仿佛眼前这一切都不干自己的事,不过是场荒腔走板的闹剧。虽然认识没多久,可是他能确定的是叶修不是那种过于感情用事的人,唯独……

他低头注视女孩毫无血色的脸蛋。

触碰到他的底线。

「行了没?」叶修挠挠头,打了哈欠,「哥的时间宝贵着呢。」

牙一咬,男人举起刀正要挥下时,叶修竟然大喊一声「住手」,使得他瞬间脱力,人一倒,陷入昏厥。

「欸,真没用啊。」摇摇头,叶修转身朝周泽楷走去。

「小周,刚刚我手中的路线记清没?」说着,他对他伸出手。

周泽楷一边点头,一边疑惑。

「交过来啊,你哪来的力气抱个小孩跑?」

叶修眨眨眼,显得狡黠,像只计谋得逞的狐狸。

当众人丈二金刚摸不着头脑时,招待厅的门被打开——叶修同时叫周泽楷跑,两人毫不犹豫就往里头钻,不一会儿便不见人影——一群警察冲了进来,大喝:「通通不准动!手举起来!」

周泽楷根据记忆很快便找到位于小巷中的隐密出口,而廖叔已经准备在那,待他们一上车,油门一踩,车立刻冲出,左拐右绕地离开是非之地。

「唉唷唉唷……」叶修整个人看起来像刚脱过水,懒懒地瘫在座椅上,但仍不忘环住怀里的女孩。

廖叔望了眼后照镜,笑呵呵:「叶先生辛苦了。」

他摆摆手。

「前辈,刚才是认真的吗?」

「嗯?」

「……剁手。」

廖叔一听便开怀地笑了。

叶修一脸无奈地瞥了前方那位哈哈大笑的驾驶一眼,回答:「哥真的没有那种怪癖,只是拖延时间罢了。」

周泽楷垂下头闭起眼睛,悄悄松了一口气。

tbc

---

忘记说,叶修从袖口抽出画有路线的纸条,所以小周才知道怎么走

评论
热度(22)