吧唧_抱著修修

主周葉,有時會有別的葉受cp出沒
**周葉Crush暫停**
**真慶幸你的時代後,是我共你載入史冊**

【周叶】Crush(5)

*西方现代AU

*OOC

---

为了不再成为众人的焦点,叶修手托一个装满食物的盘子,另一只手拉着周泽楷躲在角落。本来打着「混吃混喝」的如意算盘,叶修一直维持的懒懒样子,却在有人推门进来时,猛地直起腰杆,转头对周泽楷说:「离开,等我!」后者二话不说,立刻长腿一迈,无师自通走进女人堆裏,一下子就被淹没得不见蹤影。

靠。怒瞪。

回过头来后,叶修脸上已经是一个得体的笑容,对着朝他走来的中年男子行标准礼,男子满意地微笑:「叶,许久不见,你仍是那时美好的模样。」

「您也是,身体依旧硬朗。」

两人寒暄几句,走进一旁的包厢里。他的身份明显是叶修之上,却走在较后方一小步的位置,稍稍挡住男人的身体,不愿意让人接近似的。

周泽楷收回视线,心中暗自盘算。

如果没看错,那个男人是组织的敌对集团总裁。

「暟、暟!」

听见有人叫自己的化名,周泽楷花了几秒才反应过来。

「怎么了?」

其中一个长相甜美的女人酡红着脸,问道:「你和叶先生很熟吗?」

看了男人离开的方向一眼,青年并未迟疑:「没。」

「恕我冒昧再提个问题。」眨眼,「你是叶先生的……」

「保镖。」

一听答案,女人们集体发出小小的惊呼,什么「叶先生真有眼光!」、「叶先生好幸运!」、「未免太浪费了!」之类的话。周泽楷正想说些什么的时候,一声轻轻的「小周」飘进耳里,他望向声源,男人一身衣服整整齐齐,该在的都在,脸上也没瘀青或伤疤。

「女士们,先行一步。」周泽楷优雅地行礼,离开。

一走到叶修身边便听见他的抱怨:「小周啊,拈花惹草不是不行,但是那一群全有主了啊……」

「……没惹草。」那是你。

刚才的抱怨不过是男人日常性嘴欠,叶修没有期望那位秉持「沉默是金」的保镖会回覆自己,因此说完后就开始认真筹划待会儿的事,处于什么都没听进去的状态。

「什么?」

「没事。」

叶修困惑地瞥向周泽楷,但也没多纠缠。

「等下到拍卖会场时,记得将我给你的面具戴上。虽然彼此熟知身份,可是这是一种形式——不要为了竞拍一件商品而伤了和气。不过,」男人嗤笑一声,「是否真的不伤和气,那是另一回事。」

叶修戴上面具的一刹那,周泽楷忽然觉得他周身的氛围冷了下来,令人不寒而慄。

「小周要是看上了什么可以跟哥说啊。」

应了声,他垂下眼睫。

苏沐橙的话不假。

--

由黑色与暗红色组成的会场宛如一个罪孽的集散地,散发阴冷的气息;冰冷的银质装饰品毫无人气,一股浓烈的香味扑鼻而来,像廉价香水般刺鼻;不论男女全佩戴半截面具,各有不同颜色,上头的花纹繁复;晦暗的灯光下,看不清他们的眼睛,成了两个黑窟窿;唯一露出的嘴弯曲、变形、歪斜、扭变成诡异的形状,相同的是里头隐藏的血盆大口、尖锐獠牙。

所有的一切融为一体,随着那些花纹旋转、旋转、旋转……

「小周。」

忽地,男人唤他的声音撕开一小道口子。

周泽楷想答覆他,却发现自己眼前满是黑暗,一个重心不稳正要往下栽倒——仿佛一跌便万劫不复。然后,一只手有力地捞住他,碰到能救命的木头一般,他紧紧抓住。

「没事、没事了。是我的疏忽,抱歉。」

低哑的嗓音于耳畔响起,细细抚平他紧绷的神经;男人身上有着淡淡的烟味,不呛人,跟普通的皂香混在一起,成了最佳的安慰——稀松平常,但在这个纷杂环境分外突出,无法抹去。

缓过来后,周泽楷才发现自己倚着包厢的门上,把叶修整个人拥进怀里,还抱得特别紧。

他缓缓松手。

「好些了?」

「嗯。」

「喏,拿去。」叶修丢给他一颗糖果,「特製的薄荷糖。」

周泽楷吃完糖,头仍有点钝痛,不过精神已经好上许多。

「你第一次来难免会这样。会场里头有意制造出一种糜烂颓败的气氛。面具也是。」敲敲面具,「上头的花纹也有一定的催眠效果。」

「嗯。」

老实说,叶修脸上那只的花纹比起其它的简单很多,仅有眼尾的部分印有几缕烟的图案。

「……今晚的事,能忘便忘了吧。」叶修澄澈的黑眸不因外在环境惹上尘埃,直勾勾注视拍卖舞台,「你将会见到人性中最深层的黑暗、堕落、不堪入目的一面。」

没让人等太久,美丽的女主持人宣布拍卖会开始。

第一个拍的商品已让周泽楷印象深刻,心生厌恶:那是十几颗颜色相异的眼球。

「唷、才一开始就推出宝贝啊。」哼笑。

他转头,本以为会看见一张皮笑肉不笑的脸,但男人脸上甚至一点表情也没,眼底结上一层厚厚的冰霜,满是漠然。

富人们立马争相竞拍,丑陋的嘴脸咧开,笑着报价,一连串的举牌后,最终由一个暴发户模样的东方男人买下。他上台签下票据时还说了句估计会让在场一半以上的人记住这个人的话:「可惜我最渴望拥有的黑水晶不是其中一颗。」

叶修挑起眉哼笑:「我这么值钱啊。」

接下来的拍卖品,除了正常的古董文物、书法画作,更多的是尚未处理的动物皮革、囚禁笼中的珍惜动物,其中竟然还有血淋淋的脏器——尚在跳动的那种。

周泽楷表面上维持一贯的冷漠,内心早已绞痛宛如刀割。

生命是能如此秤斤秤两买卖吗?

过程中,他好几次偷觑叶修的表情:一种不管台上卖的是死的、活的皆无关紧要的淡然模样,没有一点波动;但身侧的拳头握得死紧。

好不容易上半场结束,来到中场休息。叶修劈头就问能否抽烟,介不介意之类的问题,一见青年摇头,他便悠哉地吞云吐雾起来。老实说,周泽楷对烟味挺反感的,因为以往的经验,烟味总是出现在龙蛇杂处的地方,不过此时他能接受得了,甚至有点喜欢——像是驱逐了那些事实上并不存在的令人作呕的血腥味。

「小周还适应吗?」叶修侧头看他,嗓子因久不说话而干涩。

周泽楷的视线从舞台虚晃而过,不予置评。

男人疲惫地揉揉太阳穴:「还有下半场,你可得扛住啊。」

听到他的话,周泽楷不禁好奇起自家老板第一次参加拍卖会的反应,于是简单询问一下。

「第一次啊……四、五年前的事了。」眯眼,「跟着那位一起来的,我不过是十几个干部中的其中一个。那时候这里还没这么恶心,牙一咬就撑过去了。」

「啧啧,今天来我才知道,这儿根本是疯子集散地。」

是,一群疯子,然而,即使是乌烟瘴气的地方仍不乏清醒之人,例如叶修。

以及……那位跟叶修谈过话的中年男子。他的包厢位于左斜前方,从拍卖会一开始便埋头忙着自己的事,对商品不屑一顾一般。

三十分钟很快地溜走,随着女主持人依旧甜美却让周泽楷生厌的声音响起,宣告中场休息结束,下头的一堆人迫不及待地回到位子上。

「下半场才是重头戏啊……」

突然,叶修蹦出意义不明的一句话,周泽楷本来没怎么放心上,毕竟眼球、内脏什么也看过了,难道还有其它更背德的东西吗?

显然他低估了人类。

「下个商品是应贵客要求的——」

周泽楷睁大双眼,瞳仁收缩,什么都做不到,仅能眼睁睁看着一个约略十三、四岁的女孩被推上台。所以他没能注意叶修注视自己几秒后的无声叹息。

别失去理智啊,小周。

「这女孩可是……」

周泽楷听不进去女主持人接下来的话,下头议论纷纷的声音也远去了。丧失了语言能力,他看着那个衣不蔽体、瑟瑟发抖的女孩──泪水氤氲那对晚霞般的眼瞳,彷佛落下的真的会是一串串紫黄晶;蜂蜜牛奶色的头发如上等丝绸披散于肩,却没有一丝光泽──难以形容此刻的心情。惊愕?愤怒?哀恸?怜惜?不,不是,是更深沉,更黑暗的一种欲望,把一切破坏殆尽的那种。

「为了让各位更有兴致,」女主持人拿出一把皮鞭,「我会使用一些小手段喔~」

看到那个东西,女孩明显畏缩了一下,接着听见女人挥起鞭子打击在地板上发出响亮的声音,眼泪掉得更凶了。台下一群人低笑、交头接耳,情绪高涨。

「我会注意分寸的,不会坏了这商品未来主人的兴致~」

此话一出,又是一阵骚动。

「为什么……」

「嗯?」

叶修抬眸望向身边的青年,后者双眼发直、眼白爬满血丝。

「为什么……」

为什么这些人渣有资格作贱其它生命?为什么能毫无感情地坐在台下?为什么能咧开丑陋的嘴脸参与拍卖?

为什么警方无法掌握到有效信息?为什么没能早些攻破这里?为什么……

黑色的鞭子化作残忍的野兽狠狠咬上苍白的肌肤,留下怵目惊心的红痕,隐隐泛出血丝,女孩发出低声的呜咽,彷佛临死前的悲鸣。

对比台下众人的兴奋欢呼。

忽地,脑中有什么断了。

……他不能救她。

呵,理智断线的感觉吗?被黑暗吞噬前,周泽楷自嘲一笑。

「小周!」

叶修大喊,出手将青年手中的枪夺下,却不想后者不分青红皂白──兴许是已经失去理智──立马抽出另一枝枪直对抢走他武器的人。啧了一声,叶修不管三七二十一直接冲上前把人压倒在地,幸好对方的意识不是很清楚并没有轻易开枪,但是黑漆漆的枪口依然抵上他的胸口。没时间顾虑太多,双手捧住他的脸、额头抵上他的,叶修轻喘着气,一遍一遍叫着青年的名字,阖上的眼睫微微颤抖。可是青年还是恍然未闻的样子,紧握枪身的手没有丝毫松懈。他觉得自己陷入一个深不见底的牢笼,那里剥夺了一切感知,「杀了全部人」的念头成了唯一支配者。就在他要顺从心中的声音扣下板机时,一声轻叹般的「周泽楷」直直闯进深渊,于伸手不见五指的黑暗中点起微弱的亮光,足够驱赶走那些令人窒息的恶意。然而下一秒,它们竟变本加厉咆哮着:「杀了他!杀了他!杀了那个男人!」

下下一秒,子弹出膛。

下下下一秒,周泽楷猛地睁眼,记下一个多年后回忆起仍不免一阵后怕的画面。

他的左手在最后关键硬是将绷得死紧的右手往上推离了原本的轨道,那颗子弹因此擦过男人的脸留下一条血痕,钉入后头的墙壁。

他在男人的眼睛里看见自己狼狈的模样,还有浅到不易察觉的担忧。

瞬间,他回来了。

「叶……叶修?」

tbc


评论
热度(22)