吧唧_昼夜不离

真庆幸你的时代后,是我共你载入史册

**周叶Crush暂停**

【周叶】Crush(5)

两人放弃食堂,溜到附近的餐厅点了两份简餐。快速解决餐点后,叶修本来还想再四处溜达溜达,逃避办公室里那一堆现实,不过在周泽楷无言的注视下,他还是乖乖回去工作了。回来没有多久,叶修连椅子都还没坐热,陈果就气势汹汹杀进来把人抓走了。面对脸色看起来不大好的陈果,叶修只来得及喊一句「小周你自个儿玩啊」就消失了,留下他一个人在办公室。
思忖片刻,周泽楷拿出自己的笔记本开始查关于早上那份毒品的资料,不一会儿便到手了,但才阅读到一半,系统的保护程序就已经发现他这个入侵者,正在寻找IP地址。周泽楷熟练地放出干扰,最后有惊无险脱出,却反而警戒起来,像L这样庞大的组织它的防护系统必定极其严密,怎么会让他像进自家厨房一样,想来就来,想走就走。忽然想起上午罗辑搬来的东西,周泽楷立刻找起那一堆尚未处理过的公文。
果不其然,每一份都在。
周泽楷飞快翻阅,一一将重点记下,毒品的品项、时间、地点很快摸得一清二楚。搬起方才拿下来的文件,正要叠回去时,有人叩响办公室的门,没给一点缓冲时间,下一秒门被推开。来人见到周泽楷时明显愣了愣,而后者的动作毫无半点停顿,自然无比。周泽楷侧头看向那个人,是一位陌生的漂亮少女,看起特别无害的那种。
「你是……」少女偏偏头,支住下巴摆出思考的动作,挑染橙色的几绺黑发滑落肩头,「叶修新的保镖?周泽楷?」
周泽楷点点头。
「那你在做什么?」
「倒下来,在整理。」像要为自己的话增强说服力一样,周泽楷将旁边刚刚抽出来的一小部分往本来就摇摇欲坠的一大部分上放下,看起来更岌岌可危了。
「喔,叶修总是这样给人添了不少麻烦。」少女露出甜美笑容,「对了,很高兴认识你,我是叶修的妹妹,苏沐橙。」
周泽楷礼貌性地打声招呼。
「请问还有其它事吗?」
「我是来替叶修拿东西的。」苏沐橙朝那一座的文件夹塔走去,「……你能帮我一下吗?白色的全抽出来。」
望过去那座文件塔里夹杂的白色,周泽楷没有多说一句话,乖乖过去帮忙。
「太谢谢啦!」苏沐橙感激地道谢,只差脸上没写「感谢救命之恩」几个大字。
两人把公文夹搬上搬下,来来回回有十次后,少女不禁开始抱怨:「叶修也真是的,明明自己工作已经忙不完了还要插手别人的!」
忙了好一阵子,白色公文夹终于全部安稳躺进苏沐橙的臂弯里。周泽楷体贴地为她开门,后者再次对他甜甜一笑,慢慢走远。大概有大半的人会迷得神魂颠倒,但看在他眼中,那不过是商业式的应酬性微笑而已。
接下来几天,叶修一如往常带着周泽楷到处晃悠,似乎有意让其它人认得他。也因为如此,现在这边的人几乎都知道他了,碰见了也会打招呼。至于原因,不外乎是让其它人一起监视这新来的成员。周泽楷不为所动,继续手上的调查工作。
周泽楷本来以为这种平静的日子还会持续一段时间,直到这天叶修走进办公室,用一句话告诉他宁静太平的表象已然粉碎,露出底下翻涌的现实。
「小周,家伙带上。」叶修吐出一口云雾,眉眼弯弯,「有笔生意要谈。」
整理资料的手一顿,周泽楷贴了张卷标在目前的进度上,然后将桌面散乱的纸张迭好放到叶修桌上,对他欠身表示明白便踏出了办公室。
叶修这里说的交易即是周泽楷正在追查的那批毒品,它的不同之处在于这批毒品是新的「产品」,而且会产生的副作用还是未知。听说正是L自己研发出来的,照理来说自家的生意应该要格外注重才是,但是看叶修的态度又似乎不是这么一回事。
两批人马在一处高档酒店的包厢谈生意,对方那边可以说是人马齐全,是老板亲自来谈,身后跟了大票的人,可能跟L谈生意必须要带这么多人才镇得住场面。周泽楷身为保镳,先老板一步进到包厢,他环视了一遭,从老板到顾问,各个都是通缉单上的前几位。他们交头接耳,看起来对于这笔生意是信心满满,甚至看周泽楷的眼神还流露出鄙夷,大概是觉得在年纪轻轻的君莫笑手下工作很没出息吧。
然而,从敞开的门传来皮鞋扣响地板的清脆声响,同时相和伞尖敲地的声音时,这群气势十足的凶狠通缉犯们却又不约而同缩了缩脖子,并且随着声音的接近,他们张扬的谈话声逐渐降低,到后来几乎可以说是窃窃私语了。
当一身黑西装的叶修在门口站定时,包厢内已经没有半点声音,所有人的视线都集中在那个脸上挂着浅浅笑容的男人身上。众目睽睽下,他不疾不徐地举起手,看表确认时间,又抬眼一一看过包厢里的每个人,没有人敢与他对上眼,最后叶修望向直勾勾注视自己的保镳说道:「既然该到场的都到了,那就开始吧。」
接下来的谈话几乎都是叶修一个人单方面在说,对方老板时不时附和几句,眼角余光一直瞄到叶修腰间的全白面具,完全不见一开始的傲慢,于是这笔生意很快就谈妥了,叶修依旧维持脸上淡淡的笑。
「今天的谈话很愉快,」叶修站起身,周泽楷走过去给他披上大衣,然后替前者开门,「希望这件生意,也能够顺利完成。」
周泽楷眨眨眼,总觉得叶修话中有话,但是对方显然是没有听出来,毕恭毕敬地送客。
一回到车上,叶修马上打回原形,摊在后座抱怨:「差点绷不住……Don是什么毛病,老是让我去接洽这些人。」
廖叔呵呵笑着:「这说明先生深得老板信任啊。」
闻言,叶修又呻吟了一声。
周泽楷坐在副驾驶座,回想方才的交易。
为什么叶修对于这次的交易没有很上心?「希望这件生意,也能够顺利完成。」这句话,似乎又暗示着生意谈成了,但是不代表可以完美画上句点。那么是货物本身会出事吗?
琢磨着合约上的内容,周泽楷忍不住替对方默哀三秒。
如果真的是这样,可以说是很惨了。如果真的是这样,可以说是很惨了。
尽管知道这次的生意大概是要以对方违约收场了,周泽楷也没打算浪费自己这些日子来的辛苦,打算亲自去一趟,况且,他也想知道为什么叶修不屑去做这笔生意。当天,周泽楷轻轻松松就得到上司的许可,请假一会儿自行外出。当然叶修还是挺在意下属的行踪的,所以在周泽楷出门前还是形式上问了一下。
「小周是要去哪蹓跶?」
「……嘴馋。」青年开门的身形顿了顿。
叶修听到他的回答,低头思忖了一下,然后故作威严说道:「那,顺便帮我带一包烟回来吧。」
周泽楷转头看了一眼自家老板,侧过身子让笑瞇瞇的橙发女子进到办公室,自己则是一言不发离开。
瞧见所谓的交货地点,周泽楷并没有打算走过去,他站在一段距离外的大厦楼顶,俯视那间低低矮矮的仓库。不久后,仓库爆出不小的火花,玻璃被冲得四处飞溅,幸好当时没有路人经过。但巨大的声响立马引来警方的注意,不到一会儿,事故现场已经拉起封锁线,消防车、救护车也随后赶到,边扑灭火势边救出生还者。
卖方为甲方,买方为乙方。乙方须对甲方的身分保密,不得以任何形式泄漏。
现在货物被烧毁,L的身分就有风险被查出,身为乙方的买家说不定也会被牵连进去,但是因为没有L那么多的人力物力资源,无法一手遮天,还因为得罪L说不定会被落井下石。
周泽楷尚不清楚对方是得罪了L──又或者叶修一个人──哪里,反正鹬蚌相争,渔翁得利,警方这次收获颇丰,这种结局是再好不过。
扬起薄唇,周泽楷转身离开,白色风衣飞掠过一个利落的弧度。
--
叶修整个人缩进舒服的董事椅里,长腿翘上办公桌,很是惬意,可惜就是少了吞云吐雾的乐趣。一旁,双手飞快在键盘上移动的苏沐橙笑出声:「周泽楷分明就看出来了,他还去现场做什么呢。」
叶修有一下没一下地敲着椅子扶手:「想看看我究竟在搞什么鬼吧?明明是自家的生意还胡搞瞎搞。」
偏过头,苏沐橙话锋一转,语气有些担忧:「那个神经病不会对你怎样吧?」
「没事,」叶修轻笑着解释,「Don看这些人不顺眼很久了,他不会介意搞砸一桩生意的。」
苏沐橙听他这样说,顿时松了口气,又像想到什么,神情认真:「可是如此一来,你做事要更加小心了。周泽楷大概是某个第三方派来监视你的,说不定是要揭发你的身分。」
「不碍事。」摆摆手表示不在意。
苏沐橙眨眨眼睛:「真的不用处理掉?」
「不,」摇头,「尚有利用价值。」
「什么意思?」
「透过他释放错误讯息,扰乱幕后之人的视听。」
若有所思地点头,苏沐橙的手指继续在键盘上迅速跳动:「到时便能揪出周泽楷身后的人了,是吧?」
「嗯……大概就是这样吧。」
听到叶修模棱两可的回答,苏沐橙并不是很在意,她相信对方肯定能好好处理的,便又埋头工作去了。
叶修抽出一支钢笔,在周泽楷先前看过的警方名单中轮回队长的那一栏填上「周泽楷」三个字,待墨水干后收至一个只有他知道的暗箱中,暗自叹了口气。
随后站起身,他挠挠头:「好啦,我们该去吃饭了。」
「等等我!」苏沐橙丢下页面停在加载影片页面的笔记本,跟上他。
几秒后,主播开始播报新闻:「……发生爆炸的废仓库里头的货物尽数烧毁。初估判断是意外,但由于发现大量毒品,需再深入调查。值得庆幸的是没有传出人员伤亡……」

--
tbc

评论
热度(22)