吧唧_抱著修修

主周葉,有時會有別的葉受cp出沒
**周葉Crush暫停**
**真慶幸你的時代後,是我共你載入史冊**

【周叶】Crush(4)

*西方现代AU

*OOC

---

章二、阴暗

--

经过那一件事,周叶两人照旧相安无事干自己的活——该骗的还是骗,该查的还是得查。叶修是个狡猾的人,他总喜欢不经意放出琐碎的小道消息,真假三七分。可偏偏假消息又做得滴水不漏,让人十分头疼;至于真的情报凑起来更不得了,扯出来往往都是一条大鱼。当然周泽楷是保持一贯戒心收集、接收叶修给出的讯息,免得哪天叶老板不高兴了咬他一口,自己便无路可退。

帮忙叶修摊开一本本公文夹以便他快速签章的周泽楷不由得想起最近的大事情:由曾氏家族举办的大型非法拍卖会。这个拍卖会向来被警方列为首要剿灭目标却苦于无法掌握正确的时间、地点,没从下手。

周泽楷浏览一遍男人随意抛来的拍卖会目录然后放回桌上,睨了眼正在跟「恋人」亲密的上司,顺手就把昵称为「恋人」的香烟自他唇边抽出来,不管不顾地——忽略男人的制止声——捻熄进烟灰缸,结束它不到三分钟的生命。

「小周你学坏了……」叶修努力憋出几颗水珠挂在眼尾,含情脉脉地凝睇「恋人」冰冷的尸体,「怎么忍心拆散我们……」

坐在旁边操作电脑的苏沐橙噗哧一笑:「叶修你够了!少抽点吧,果果都要气炸了!」她说着风凉话,摇摆纤细的小腿,心情明显很好。

「一个个胳膊往外弯……」叶修故作委屈地批改公文。

每次看到为了某些小事、眉毛揪成一团的叶修,周泽楷特别觉得哭笑不得——一个呼风唤雨的男人私底下却跟个小孩似的,因为被禁止喜欢的东西而扁嘴生闷气——偏偏这个人是组织的中心之一,他不得不除掉的人。

「对了,小周,」叶修仰头望向身后的帅气青年,浏海滑下,露出光洁的额头,「周末我要去参加曾老板的拍卖会,早点来接我……」报出一连串地址,「记好啦。」

「你要去?」苏沐橙疑惑地看他,顺便拍掉某人的手,「你不是最讨厌他们家的拍卖会吗?」

默默收回要去拿烟盒的手:「是啊,但是上头下命令了,『除掉曾氏』。」

「欸!?」惊讶,「一直以来,那位不是跟他们关系不错吗?」

男人阖上眼睛,轻笑:「没有永远的朋友,也没有永远的敌人,只有永远的利益。这世界不就是没有价值的人,用完即丢吗?」

闻言,周泽楷忽地感觉胸口有股无名火窜上,不知是对话还是对人,抑或是其它什么,可是他难以言喻。

突如其来一阵沉默,最终是苏沐橙「哎呀」一声说她忘了和陈果、唐柔有约,抓起笔记本电脑、皮包,笑笑地跟两人道再见后便匆匆离去。

「注意安全啊!」叶修对着门外的背影喊了一声,她挥挥手。

目送少女离去,周泽楷没看漏她离开前露出的甜甜笑靥。若没猜错,当苏沐橙笑得越灿烂,应该表示她心里越不高兴。

「……生气了?」

叶修抬头,多看了周泽楷几眼,危险地眯起眼睛:「你怎么知道?」

「……观察。」

挑起眉,男人笑得有点微妙:「小周,如果你想追沐橙,先過我這一關啊,否则一切甭提。」

「没有。」周泽楷瞥了一眼叶修摸向烟盒的手,拿走了它,不理会上司的哀嚎。

--

周泽楷依照叶修的吩咐挑了一套较低调的西装:标准的白衬衫、铁灰色双排西装、深蓝色领带、适合正式场合穿的cap-toe雕花鞋。简单是简单,但不同人穿有不同效果,譬如周泽楷。因此当叶修踏出家门瞧见等待在车旁的简直能比拟当红男星的帅气青年,马上愣住了。

合身剪裁的西装衬得身材挺拔修长、双排设计带出微微的禁欲感,至于冷色系的搭配更是将他冷酷、锋利、成熟、强势的气质展露无遗,而不同颜色的领带使得整体不至于呆板。青年将半边的浏海往后梳,几缕不听话的发丝垂在饱满的额头上,性感到要命。帅气的脸蛋五官深邃,薄薄的嘴唇透出淡淡的血色,让人有种亟欲被亲吻的欲望。

叶修忍不住哀嚎:「我错了……我根本不应该叫你去的……你根本是帮我吸引目光来着。」

廖叔站在旁边笑得和蔼:「叶先生,您也十分俊朗啊。」

叶修穿的是基本款的黑西装,不过较长襬的西装外套披在肩上,黑色马甲束出他的腰身,白皙颈子上的暗酒红领带繫得不紧——算是另一种性感。

「廖叔,」叶修拍拍他的肩,「人比人气死人,您别安慰我了。」

「都很帅、都很帅,哈哈哈!」廖叔推着风格迥异的两个人上车。

--

当叶修撑着皮笑肉不笑的表情与其它总裁、董事之类的人打交道时,那些他们带来的女伴也通通围到他身旁……的周泽楷那边,完全无法摆脱,气得他牙痒痒。

「怎么你那边是美女如云,到我这儿变糟老头!?」叶修于休息时间倚着自家保镖低声咬耳朵。

认真看过邀请名单的周泽楷大致认得出有哪几个人。回想一下,确实是有几位年纪较长,但论长相、身材,全算得上有型;其它几位年轻的更甭提了……

「……服务客群不同。」你服务的那群对你格外有兴趣。

平心而论,叶修的长相没有特别出众,但眉眼间流露出的慵懒狡黠却特别撩人,更别提他一举一动中的危险致命——像一只狡猾聪明的狐狸,又像一头优雅、能悄无声息杀人的豹子。

况且,单就叶修今晚的衣着已足够吸引一堆不要命的猎物前仆后继地踏入他的巢穴。

事实上,叶修原本打算随随便便穿个什么应付应付,可是「那三位」早受不了他的混搭风了,所以她们把人强制扣押下,好好地打扮一番:唐柔负责将男人过长的浏海向后梳,露出偏狭长型的眼睛;苏沐橙挑衣服,顺便玩票性质地于眼尾画上淡妆;最后,路过、来凑一脚的陈果塞了一支护唇膏到他手里,语气嫌弃:「你喝点水吧,嘴唇都要裂了。」然后,折腾了快两个小时,等到姑娘们真的放行时,叶修连镜子都没敢照,匆匆逃出,以至于他根本不知道自己现在是什么样子。

惊天地泣鬼神吧,丑到。叶修抽着嘴角。

所以,刚刚廖叔说那些话的时候,叶修直觉反应是:丑到什么地步啊,廖叔从没这么夸我过!眼睛都要笑没了!

倘若这话给那三位替他打扮的人听到,叶修估计会被打死——那是你平常根本没有审美观,难得一天画风「正常」了,换作任何一个人也会感到惊艳好吗!?

「那我们交换一下,我来服务女士们,你去应酬。」

晕黄的灯光映出叶修擦了护唇膏而水亮水亮的薄唇,似乎嫩嫩软软的,让人想要啃上一口,尝尝它的滋味。

周泽楷叹气:「前辈你高兴就好。但是,你去,才管用。」光是叶修的身份的身份摆在那,就有多少人渴望将他掌握住啊!还不论本身拥有的吸引力。

「对了小周,」叶修靠近青年耳边低语,「我不能碰酒,你得帮我多留意一下。等一下会有一大波敬酒人潮袭来……你酒量不错吧?」

周泽楷应了声。

「太好啦!我一杯倒,请多关照。」喝了一口果汁。

挑起眉,周泽楷相当怀疑这话的可信度。一杯倒?那以前的应酬是怎么挺过来的?带上一大批挡酒部队?

猜到他吐槽什么似的,叶修懒懒地睇他一眼:「废话,不然养你们一堆人干啥?」

话音方落,一个有着西方脸孔的棕发男子走上前来,柔和的祖母绿眼眸直视叶修:「叶,能在这种场合巧遇你实属难得啊!请务必让我敬你一杯。」

瞄一眼男子递过来的高脚杯,叶修笑着接下:「呵呵,安德烈先生看来气色不错啊!」再自然无比地把酒杯放到周泽楷手中。

「上次的伤好了吗?」

安德烈脸上的绅士笑容僵住几秒,而后意味深长地眯眼,湖水绿闪过一抹光:「多亏叶的『关照』,好许多了,今后也请多多指教。」

然后,安德烈携带女伴离开加入另一个圈子,但目光还是不停流连于叶修身上,充满显而易见的侵略性。可他没看多久,一个陌生的帅气青年闯进视线里,且有意遮住男人的身影,在他眼中象个霸道的障碍物,惹人厌恶;青年甩出一记冷冷的眼刀警告男子,并且下意识护住那位暂时的上司。安德烈冷哼一声,不甘示弱瞪回去。不过,针锋相对的对视没有持续太久,叶修拉走周泽楷后便告终。

叶修受不了地低语:「小年轻,你干嘛啊?我都不知道你有和一个男人眉来眼去、眉目传情、目挑心招的嗜好……」

周泽楷淡淡地看他一眼:「直觉。」其实那当下也没想太多,仅是觉得应该如此。

显然这个答案不在叶修的预期范围内,他意外露出呆愣的空白表情,甚至有点傻气地眨眨眼,只是没有持续很久,不一会儿又恢复成以往慵懒的样子。

「你不要去招惹那个疯子。」

「嗯?」

「我说安德烈。」叶修耸耸肩,「他看起来没什么威胁,但疯起来……啧啧。」

没什么威胁?刚刚看你的时候简直是要把你给吞了。周泽楷用余光睨了还在他们身后的安德烈一下。

「什么意思?」

「欸,他某次招惹到别人被揍了一顿,我基于某种考量去探望他……」说到这儿,叶修忍不住降低音量,「……一进门我就发现他对着我的照片唱情歌!靠我当下一拳就挥出去了!他可能被打上瘾了,每次我去他都一定变着法子要我打他!简直是被我打好的……」

「……」

tbc

评论
热度(23)