吧唧_昼夜不离

真庆幸你的时代后,是我共你载入史册

**周叶Crush暂停**

【周叶】Crush(3)

隔天清晨,没来得及在家吃早餐的周泽楷拿了个装满早点的纸袋来到办公室,手上的东西才刚放下就被一个叫陈果的前辈找出去——她的身份属于头目——她一边领着周泽楷到工作地点,一边给这位新人科普许多规则。看来这位前辈挺喜欢不露山水的周泽楷,临走前还特别叮嘱他几句。

「叶先生他人还挺好相处的,你不必太紧张。」

周泽楷点点头,目送陈果离开。老实说他完全没办法把「好相处」跟靠拳头让人听话的君莫笑连结在一起。

不过是人还不错的前辈说的,姑且相信她吧。惦记着早餐的周泽楷想。

等了快十分钟,这幢位于郊外富人区的豪宅总算是敞开它冰冷的铁门。站在门边的周泽楷就很容易看得见,一片黑压压的人从房子门口一路列队到接近大门的位置,等到那扇门一有动静,这两大排人立刻整齐划一地敬礼。门打开后,一个哈欠连连的男人走了出来,瞧见外头的大阵仗不由得愣了愣。

眼角还挂着生理性泪水的男人扭头,像是在跟身旁一个戴眼镜的斯文男子询问面前的情况是怎么回事,对方耸耸肩,男人叹了口气。即使头发还乱糟糟的,看起来刚睡醒,男人从容自信的模样依然让人不敢轻视。擦得发亮的黑皮鞋踏在洁白的走道上发出「叩叩」声,披在肩上的大衣也随风飘起。踏出大门,他朝身后扬了扬手,两大排人马瞬间爆出笑声,跑得无影无踪。

——他被指派要保护的那个人不是别人,正是在咖啡厅遇到的男人,叶修。

司机也下车跟叶修道早,一张脸笑呵呵的:「叶先生忘记今天是您生日啦?」

叶修摸摸鼻子,有点心虚:「……唔,忘了。」

各瞅两人一眼,周泽楷垂下眼睫,伸手开门弯腰请人上车,然后绕到另一边等待指示。没有让周泽楷跟司机等太久,不一会儿,叶修降下车窗,让两个人上来。一打开门,周泽楷看到叶修身上的衣服不禁愣了一下。身为L的顾问,叶修可以说是过分年轻了,即使是正式的白衬衫黑领带,穿在他身上反而是强调了这个人年纪不大却身居高位的事实。

叶修睨了还杵在外头的新来保镖一眼,推推脸上的黑框眼镜,又晃晃手上的公文夹:「小周,咱们的时间可是很宝贵的。」

周泽楷向他道了声歉,迅速坐上副驾驶座,对陈果说的好相处还算赞同。耳边听着叶修跟司机你一句我一句的聊天,内容还是食堂的饭菜诸如此类的日常话题,周泽楷不免有些意外,他原本以为君莫笑是冷血无情的人,没想到在「叶修」这个身分时是如此的亲人。

当然,也有可能是为拢络人心而做的表面功夫。

「对了小周。」

收起心思,周泽楷抬眼去看后视镜,镜中的叶修正转着笔,浅浅的笑容映在上头:「你现在的工作跟我差不多。你保护我,我保护上头,所以叫我前辈也行。」

默默在心里吐槽「这算哪门子前辈」,周泽楷嘴上回复叶修:「叶先生,一切照规矩来。」

反倒是前面的驾驶一听叶修的话,大笑起来:「叶先生,这哪能一样呢?」

「廖叔别那么死板嘛,」叶修朝面无表情的保镖眨眨眼,「是吧,小周?」

被点到名的周泽楷不发一语。也不知是默认了,还是不想回答,他干脆转头去监视外头是否有可疑的人事物。

「就您的怪规矩最多。」叶修昵称为廖叔的司机看了眼后视镜,「别人都称呼另外两位为『二老板』,您偏要我们叫『先生』。」

盖上公文夹,叶修眯起双眼搓揉太阳穴:「可不是,那两位已经四十好几了,我才快要三十呢。」

廖叔又笑起来,一旁的周泽楷则是再次惊讶于叶修的年纪。

「还有一件事我一定要澄清一下。早上那个『请安』绝对不是我的要求,是他们故意整我的!」叶修摆出一副痛心疾首的模样,「千万不要误会啊!」

接下来的时间又回到了叶修与司机的对话,周泽楷也没打算加入他们,偏过头思考自己的任务该如何下手,直到有人出声唤道才回过神。

他扭头去看准备下车的叶修:「前辈?」

叶修摘下眼镜,少掉镜片的阻隔,他的眼睛更宛如一泓黑潭,似乎不论发生什么事情这个人总是能沉着冷静地去应对,没有其他事物可以激起他的情绪、惊起一片涟漪。

「你还真是不喜欢说话啊。」叶修站在外头,无奈地笑着,「帮我拿一下丢在后座的大衣,挺冷的,我先走一步了。」

周泽楷转身去拿放在后座的西装外套,上头还残留一点余温,下车去给直打哆嗦的叶修披上。紧了紧衣领,叶修偏头看他,眨眨眼睛,算是跟他道过谢了。周泽楷轻轻颔首,退到叶修右后边两三步的位置,正式开始自己贴身保镖的工作。周泽楷偷觑着叶修的背影,给他一种莫名单薄的感觉,肩膀并不是很宽,腰杆背脊却是直挺挺的,不论任何打击都无法让他弯曲似的。

--
tbc

 

评论
热度(21)