吧唧_昼夜不离

真庆幸你的时代后,是我共你载入史册

**周叶Crush暂停**

【周叶】Crush(2)

周泽楷依照指示来到一间坐落于郊区的咖啡厅,他被安上的身份为该组织在海外招揽到的人才,而事实上,原本该来的人早在一次枪战中身亡,由于双方几乎全军覆没,消息自然传不出去,因此警方顺便利用了这个机会。

天气微凉,咖啡厅里除了调子随和的古典音乐之外,便是稀稀落落的咳嗽声。周泽楷喝了一口微凉的拿铁,味道不是很好。抬眼看了看时间,距离约定时间已经过去半个小时,他不禁开始怀疑未来的「上司」是不是被堵在哪个巷子哩,让人给做掉了。

幸好清脆的风铃声及时打断周泽楷不靠谱的猜测。一个叼着烟的男人踏进咖啡厅,朝着前者走去,而周泽楷光是一眼就能看出这个人不是今天原本要来的人。即使男人走路晃晃悠悠,乍看之下破绽百出,整个人实际上却是处在紧绷状态,随时都能跟人对打起来。男人伸手拉开周泽楷对面的椅子,坐姿没个正经样,瞧一眼都想把人抓起来打一顿,看会不会精神些。

男人熄掉了烟,来回打量着周泽楷:「你是上头说挺能干的那个年轻人?脸是蛮帅的。」

话听在耳里有点刺耳,不过周泽楷没将对方的话放在心上,反正不是第一次得到这种评论,本身的性子也使得他不会多费口舌去解释,更何况功绩摆在那。他一向只做不说。

男人见周泽楷不为自己的话所动,沉默一会儿后,轻轻笑出声。

「沉得住气,不错。」他露出浅浅的微笑,「不像某些人蠢蠢欲动。」

原本还此起彼落的咳嗽声登时停了,忽地,一个玻璃杯直朝男人的脑袋飞过去。只见他眉头也没皱一个,快速向后一躺便轻松闪了过去。「砰」一声,隔壁桌一个刚要起身的青年被砸得头破血流,倒卧在地不知是生是死。男人抽上最后一口烟,把它捻熄进烟灰缸,真诚地注视周泽楷。

「周泽楷是吧?」他松了松领带,「处理得漂亮就过关。我待会儿还有行程,别为了一群杂鱼耽搁太久。」

话音未落,一张椅子已掀飞过来,周泽楷起身,一个利落的后踢将椅子踢开,再顺手抽出白色风衣下的两把左轮,在手里甩了一圈,眼神转为锋利,如同嗜血的掠食者准备大开杀戒。见状,四周的人全站了起来,手持各式武器。窗帘不知何时盖得密合掩实,即使里面发生什么事外头的人也不会第一时间发现。

半小时很快就过去了,仅有风衣衣襬上沾了点血的周泽楷收起枪,坐回男人对面的位置。

「看不出来挺有两把刷子的嘛,小周。」男人勾起唇角,低头瞄了眼手表,「恭喜你及格啦。」

面对男人随兴的表扬,周泽楷不发一语,只是静静望着面前的人。

虽然没有半句话,男人却是看懂了周泽楷无言的询问,他挑起眉:「你在疑惑为什么第一天遭到埋伏?」

「是。」若是要给他一个下马威,不必这么大费周章。

「那你应该知道今天本来要的人不是我吧?」

周泽楷点点头。尽管他的身分是备受关注的人才,那也不可能一进L*马上担任要职,肯定是从底层做起。既然是从底层开始,来接他的人便不会是像面前这个男人一样,不论是强大的气场,抑或是周泽楷就目前为止所观察到的不凡实力,两者都不是一个底层人员的上司所拥有的。

「好吧,那我说实话。」男人一边从手提袋里拿出一个鼓鼓的纸袋,一边以「天气真好」的口气解释,「其实啊,今天来的不是我,但是那个接你的人半路挂掉,而我刚好没事就来看看小年轻。不过因为身份,本来埋伏是要干掉你的,后来看到更有价值的我出现,目标也随之转移了。理解吗?」

「……」不知道该吐槽什么,周泽楷干脆保持沉默,伸手接过男人递来的纸袋。

「你报到的地点还有相关的工作资料全在这里面,你自个儿慢慢看,我先走一步了。」说罢,男人便起身要离开了。

盯着男人离开的背影,周泽楷半天才憋出两个字:「名字。」

「喔,我倒忘了。」男人推开门离去,留下一个名字,「叶修。」

周泽楷在心底默念了一次,接着打开桌上的纸袋,里头是厚厚的一叠资料。原本是想马上浏览的,但环视了满目疮痍的咖啡厅一圈,他决定迅速收拾东西离开,避免与警方接触。

回到临时住处后,周泽楷换下身上的衣服才慢慢看起资料。内容与之前冯宪君给的大同小异,只是多了一些小细节。翻到最后一页,那儿夹了一张纸条,周泽楷拿起纸条,发现上头印有一行字。

「金色之恋……」喃喃自语,「指L吗?」

看了会儿,周泽楷把纸条夹回原位,抱起自己的笔记本查看江波涛前阵子整理给他的关于L的详细资料。

L在许多国家设有分部,而总部正位于周泽楷所在的K国,但头儿并不在K国,明确位置只有他手下的三位亲信——两位underboss(二老板)与一位Consigliere(顾问)——知道。这三位分别替上头的老板管理各项事务,例如:商业往来、非法买卖、各种走私……之类的。三位亲信下头又各有五、六个较亲近的Caporegime(头目)打理一切。当然,这五、六个头目手下也各有几批军团……依此类推,一路分下去。

他现在就是一个嫩到不行的Soldier(士兵)。不过,被分配到的工作蛮特别的:三大亲信之一的贴身保镖,还是最常在各种场合走动,代号「君莫笑」的顾问。之所以取作「君莫笑」,是因为那位年纪没有另外两位大,免不了被看轻。然而在他轻松处理掉几个没长眼的之后,其它人就送了这么个代号给他。据说,本人还挺满意的,算是默认了。

周泽楷仔仔细细地浏览一遍内容,最终视线停留在「君莫笑」三个字上。

--
*Laburnum之後簡稱L

--
tbc

 

评论
热度(29)