吧唧_抱著修修

主周葉,有時會有別的葉受cp出沒
**周葉Crush暫停**
**真慶幸你的時代後,是我共你載入史冊**

【周叶】Crush(1)

砍掉重练

*西方现代AU

*OOC

---

章一、試探

--

Am I crazy or falling in love?

Is it really just another crush?

--

「小周,」

夕阳余晖下,男人的脸模糊不清,周泽楷却完全清楚他脸上的表情。

──柔和、欣慰、了无遗憾,唇边有着一丝苦涩。

「杀了我。」

他举枪,对准那人的胸口。

──而他,嘴唇绷成冷酷的一直线,眼底的温度直达绝对零度。

下一秒,枪声伴随几个人的制止声,响彻天际。

--

「……小周、小周!?」

「小周!小周你没事吧!?」

江波涛一脸担忧地询问从床铺摔下来的周泽楷,而后者一脸迷糊的表情再搭上头顶翘起的呆毛更让他担心了。

「小周,你还好吧?待会儿就要集合了,快点收拾一下吧!」

愣了几秒,周泽楷拿手将乱乱的浏海往后耙梳,露出饱满……也红通通的额头。

「没事。先去吧。」

「那我先走啦。」

挥挥手,江波涛顺手带上门。

门一关上,周泽楷像是松了口气地倚上床沿,开始思考方才的梦。这并不是那个男人第一次出现在梦里,但他没有一次认出对方的身份,而且也确定自己不认识他。可是心里总有个声音告诉他:你不能开枪。

叹口气,周泽楷挺无言的,毕竟他连对方是哪号人物都不清楚,怎么心中就直嚷嚷着「不能开枪」了?

不过,瞄了眼手表,他决定还是先不要纠结于一个怪异的梦了。

--

身为「轮回」的队长,同时也是高级警官的周泽楷其实还兼任一个特殊身份。

譬如,处理一些较麻烦的事务。

例如,这次的行动。

周泽楷被安排加入一个于I国内、规模相当庞大的组织——据说在黑白两道皆有些人脉,进行调查,也就是卧底。

由于这组织似乎跟另一个也算大型的集团杠上了。看起来只是两大财团的利益纠纷,但据说还有非法实验以及一大堆违法乱纪的事项。

最后,重点在于,他们这边也有人涉入。

照常理来说,这种任务是不应该派周泽楷去的,因为他那一张脸实在太招摇。

——即使不曾正式露脸,光靠绘声绘影的传言都能有一大群女粉丝,还不招摇吗?

但是上级左思右想,无奈是找不到更合适的人选了:「嘉世」的邱非正处于整顿对内事务的混乱状态、「霸图」的老将们全派了任务、「微草」的王杰希忙着带新进的小队员们、「蓝雨」的正副队长也不在,至于其它的小队并不是负责这一部份的。

即便接下这么个烫手山芋,周泽楷脸上仍然没有丝毫波动,也仅是大略过目了任务内容、询问一些注意事项,便转身离开了。观察着年轻人一举一动的冯宪君颇为赞赏地点点头,心想不愧是众多人看好的新星啊。

周泽楷一踏进轮回的办公室,副队长江波涛立马走上前去打听此次任务的内容。身为副队长,他当然也是知情人之一,只是被告知的部分没有借下任务的当事者知道的详细罢了。

大致翻了翻纸本资料后,江波涛摸着下巴说道:「看起来这件事很复杂啊……队长你要保重啊!我们可能没有什么能帮上忙的地方。」

没错,一旦以卧底的身分进入集团后,周泽楷势必要减少与警方的联系,除非有重大突破,否则是越少接触越好。届时,就算轮回的队员们再想协助他,也是心有余而力不足。

他当然深谙这个道理。

皱起眉,周泽楷望向落地窗外颇有山雨欲来风满楼之势的阴霾天空。

「……要變天了。」

--

周泽楷依照指令来到一间坐落于市区外围的高档咖啡厅,身份为该组织在海外招揽到的人才。事实上,原本的人早在一次枪战中身亡,那一次双方全军覆没,消息自然传不出去,因此警方顺便利用了这个机会。

点了一杯巴西波旁山度士咖啡——在菜单上随便一指点的咖啡,喝起来温温和和的——酸度低、醇度相当、还有微微甜味,连一向不怎么喝咖啡的周泽楷也多喝了两口。

天气微凉,咖啡厅里除了调子随和的古典音乐之外,便是稀稀落落的咳嗽声。

等了快半小时,久到周泽楷以为自己被放鸽子的时候,一个男人大摇大摆走进店里,朝他走来。

垂下眼帘,周泽楷小心翼翼地观察对方。

即使男人有意以笨拙的走路姿势掩饰,但他依旧能看得出来,对方定有接受过正规训练。乍看之下破绽百出,仿佛只要一招就可以轻松解决。然而,周泽楷自问是否有把握于三招内将人解决,却是连半成的把握也没有。

男人刁着一支烟,伸手拉开周泽楷对面的椅子,坐下时什么也没说。他的坐姿没个正经样,让人瞧一眼都想把人抓起来打一顿,看会不会精神些。

「你是那个上头说挺能干的小年轻?」男人毫不客气地打量,「脸是蛮帅的……能力倒不好说了。」

直白点说,他觉得周泽楷就是一个小白脸,靠脸吃饭的、靠脸混到位置的。

周泽楷举起杯子,啜饮一口微温的咖啡,完全没将对方的话放在心上,反正他并不是第一次被如此评论,本身的性子也使他懒得跟别人多费口舌。而他一向只做不说,更何况功绩摆在那,说闲话的人也不是有眼无珠。

男人见周泽楷不为自己的话所动,沉默一会儿后,他笑出声。

「呵呵、小年轻竟然沉得住气啊。」吐出一口烟,「不像某些人蠢蠢欲动。」

原本还此起彼落的咳嗽声瞬间停了,下一秒隔壁桌的玻璃杯直朝男人的脑袋飞过去。只见他眉头也没皱一个,随随便便往后一躺便闪了过去,「砰」的一声,隔壁桌一个刚要起身的青年被砸得头破血流,倒卧在地不知是生是死。男人抽上最后一口烟,把它捻熄进烟灰缸,真诚地注视周泽楷。

「周泽楷是吧?」他拨弄一下盘子里冷掉的意大利面,「弄得漂亮就过关。对了、哥待会儿还有行程,早点解决啊。」

话音未落,一张椅子已掀飞过来,但周泽楷一个利落的后踢,椅子立刻乖乖回到原处──如果不看损坏超过八成的本体,真的挺完美的。

见状,四周的人全站了起来,窗帘不知何时盖得密合掩实,里面发生什么事外头的人也不会第一时间发现。

他抽出白色风衣下的两把左轮,在手里甩了一圈,眼神转为锋利,如同嗜血的掠食者准备大开杀戒。

--

半小时左右,两人仍然神清气爽地坐在原位。想当然尔,要忽略周围的哀嚎与脸上、衣服上的斑斑血迹。

男人瞥了眼手表——属于一位手挂在桌旁的人——轻笑。

「看不出来挺有两把刷子的嘛,小周。」

站起身,周泽楷不发一语,右手上左轮的枪口直指男人的眉心。

「但是,」抬眼,「要看对象。」

「啪」一声,周泽楷连对方的动作都来不及看清,方才那枝对准男人的枪已然飞到远处。男人懒洋洋地拄着一把黑伞,走近他,附耳道:「以后别拿枪指着我,我会不小心把人处理掉。」然后,头也不回往门口走去。

「为什么?」

停下脚步,男人挑起眉,微微偏头看向周泽楷:「你疑惑为什么第一天遭到埋伏?」

「是。」若是要给他一个下马威,不必这么大费周章。

「其实啊,今天来的不是我,但是因为那个接你的人半路挂掉,而我刚好没事就来看看小年轻。不过因为身份,本来埋伏是要干掉你的,后来看到更有价值的我出现,目标也随之转移了。理解吗?」

「……」

「欸、我忙着呢!你报到的地点还有相关资料全在桌上的纸袋里,自个儿慢慢看,先走一步了。」

瞪着男人离开的背影,周泽楷半天才憋出两个字:「名字。」

「喔,我倒忘了。」男人推开门离去,留下一个名字。

叶修。

周泽楷走回位子,打开桌上的纸袋,里头是厚厚的一叠资料。本来想马上浏览的,后来环视满目疮痍的咖啡厅一圈,他迅速收拾东西离开,避免与警方接触。

回到其中一个住处之后,周泽楷换下身上的衣服才慢慢看起资料。内容跟之前拿到的大同小异,只是多了一些小细节。翻到最后一页,那儿夹了一张纸条,上头的字是常见的印刷标楷体,因此无法从字迹猜它出自何人。

视线掠过上头的唯一一行字,他不解。

——我跟你站在同一边。

「什么意思……」喃喃低语。

首先,这张纸条究竟是谁给的?叶修吗?如果是他,那其中含义是什么?如果不是他,那又是谁有这个能耐在叶修带来的文件里夹放纸条?难道是更上头的人?可是现在还抓不准叶修的身份高低,没有大的方向去猜……

再者,「我跟你站在同一边」是已经知道他警方身份的意思吗?若是,那他是谁?而且上级并没有给出与谁合作的指示,应该可以先排除可能性。若不是,那他又是指什么?抑或者,更为简单的理由,拿错了?

思考许久,最终周泽楷决定先烧掉那张纸条,其它的静观其变。而在经过几个星期的摸索后,也算是大概了解整个组织的运作方式:它在许多国家设有分部,而总部正位于周泽楷所在的I国,但头儿并不在I国,明确位置只有他手下的三位亲信——两个Underboss与一个Consigliere——知道。这三位分别替上头的老板管理各项事务,例如:商业往来、非法买卖、各种走私……之类的。三位亲信下头又各有五、六个较亲近的Caporegime打理一切。当然,这五、六个Caporegime手下也各有几批军团……依此类推,一路分下去。

他现在就是一个嫩到不行的Soldier。不过,被分配到的工作蛮特别的:三大亲信之一的贴身保镖——还是最常在各种场合走动,代号「君莫笑」的Consigliere。之所以取作「君莫笑」,是因为那位年纪没有另外两位大,免不了被看轻……可在他轻松处理掉几个没长眼的之后,其它人就送了这么个代号给他。据说,本人还挺满意的,算是默认了。

接到通知后,周泽楷仔仔细细地浏览一遍内容,最终视线停留在「君莫笑」三个字上。

tbc

评论(3)
热度(37)