吧唧_抱著修修

主周葉,有時會有別的葉受cp出沒
**周葉Crush暫停**
**真慶幸你的時代後,是我共你載入史冊**

【喻叶】You speak(下)

@夏猫久等了(土下座

*喻:精灵,吟游诗人,叶:人类,王子

*BGM系列

*OOC

---

06.Death(死亡)

「文州,」少年睁着一双圆滚滚的黑眸,伸手按下吟游诗人手中的古籍,靠过去,「哪天我死了,你会去找下一世的我吗?」

黑发青年望过去,发现少年身后不远处有本小说,书页被风吹得翻飞。他露出浅浅的笑容,将手上的书合起。

「那小王子会来找我吗?」

少年显然没有料到自己会被反问,愣了愣,随后翘起唇角,那弧度柔软,像新生的嫩芽。

「天上的星星有那么多,」

世界之大,

「但总有一颗不畏坠落时的灼热燃烧,」

但我总会越过海洋、爬上山巅、劈开荆棘,

「来到你身边。」

找到你。

回答完之后,少年巴眨着眼睛想听见多识广的吟游诗人如何答覆最初的问题。

青年以指尖拂过少年年轻的眉眼,小小的搔痒感令对方不禁缩了缩。

「那我便是那颗星星,小王子。」

如果你迷失了,我愿成为最亮的那颗星星,为你指引方向;如果你走不动了,我愿为你经历无数磨难,毫无怨言;如果你愿意,我会来到你身边守望你,不一定是以恋人的身份——兴许是家人、朋友,任何能陪伴你的角色,照亮你脚下的每一步路。

09.Fetish(恋物癖)

那天,叶修又带着一身大大小小的伤去找喻文州。精灵瞧了他一阵子,看得叶修心里发虚才拉过他的手开始包扎。叶修偷瞄恋人的侧脸一眼,知道他生气了。

毕竟,叶修在远行前口口声声说会好好保护自己,结果又弄得满身狼狈回来,不论谁都会生气的。

「……文州啊、」叶修垂下头,像个犯错后愧疚的孩子,「抱歉……啊疼疼疼!!」

「还知道痛?」喻文州不理会男人的哀嚎,继续搓揉那双手上的瘀青,「你能替自己着想一点吗?或者,替我想想?」

叶修不语,主动凑过去亲了亲喻文州,精灵眸色一暗,反客为主地扣住前者的后脑加深这个吻。

良久,双唇分开,叶修喘着气说:「……抱歉。」

闻言,喻文州低头咬了带有水光的唇一口,听见对方低低的痛呼才放过他。

「你别跟我道歉,你没有信守承诺是对不起自己。」然后歎了口气,托起缠好绷带的手,印下一吻,「……我很难过。」

——喻文州喜欢叶修的手,喜欢这双手抚过自己的头发。

那天,叶修抱了一大堆的资料要送给喻文州,却不想一推开门看到的竟是沾上血污的暗夜精灵虚弱地倚在床边,一头银发更是少去一大截。

「怎么了?!」

叶修连忙把手上的东西放下,将人扶到床上坐着,倒了一杯水递给他;喻文州喝了口水,气息缓了下来,但脸色依旧苍白。

「……没什么。」

「文州。」

精灵垂下眼睫。

「碰到『猎捕』了。」

一听到这词,叶修收紧握住喻文州的手:「利弗斯?」

他摇头:「别的国家。」

叶修吸了口气上前抱住恋人,贴在对方背上的手不住颤抖。

「……还好你回来了。」

「猎捕」,顾名思义就是狩猎某种东西,在这世界又专指捕捉稀有精灵,因为能买个好价钱,即使是严令禁止的,仍有人不畏死亡去做,而使用的方法通常是精灵的克星,使之无法逃出。

基本上,人类与精灵和平相处,但总是有例外的。叶修当然深谙此事,所以才特别害怕这种事发生在喻文州身上,反应才那么大。暗夜精灵的数量稀少,一直是「猎捕」的重点对象——那些人总想要收藏那头月光银的头发。

叶修也喜欢喻文州的头发,每次见面总要梳上好几次,因此更加不能容忍这种事。

「哪个国家。」

喻文州拍拍男人抱住自己的手臂:「你想去追不成?不必了,我处理好了。」

叶修将脸埋进精灵的颈窝,感受对方微凉的体温,渐渐冷静下来。

「……对不起。」

「嗯?」

喻文州揉揉恋人的黑发。

「我能理解你每次看到我受伤时的心情了。」

心疼、愤怒、伤心、惊慌、自责,恨不得把加害者捉过来狠狠折磨一番。

精灵抱紧怀裏的人:「所以我们都要好好的。」

10.*First kiss(初吻)

晴空万里,蓝得不见一丝瑕疵的天空却让人没有欣赏的心情,因为掌控四季的女神心情大概很不美好——秋老虎发威,连清净舒爽的沉寂之森也不能幸免于难,闷热的空气躁动着,呼吸滞碍。

叶修看了眼树丛中跳上跳下好不开心的光精灵咋舌。

「沉寂之森居然能瞧见光精灵了……女神息怒啊……」

熟门熟路地走到月泪附近,不意外看到熟悉诗歌的暗夜精灵正在吟唱,企图平复森林中过分活跃的光精灵。不一会儿,沉寂之森便恢复成以往的宁静,普通的风掠过湖面,撩起一波波涟漪,即便不若风精灵有安神作用也足够了。

「文州你有没有打算安抚一下祂啊?」男人席地而坐,打量起恋人的深色长袍,「……不热吗?」

喻文州的左手贴上叶修的脸,较人类低得多的温度使后者不自觉溢出一丝叹息。

「神祇、精灵不是同一位阶的,哪能啊。」精灵弯起薄薄的唇,「今天怎么有空来,二王子肯放人了?」

叶修白他一眼。

「我特别想把你绑回去应付那些交际活动。」他夸张地大叹气,下一秒却飞快吻上恋人的唇,末了还狡猾地舔了一下,「但是肯定不行,所以来补充能量啰。」

「你啊……」

喻文州望着叶修得瑟的笑容,回想起对方小时候也曾这样——

那是个严冬的午后,四季女神心情不错,暖阳从阴霾间隙洒落。年纪尚幼的利弗斯大王子迷迷糊糊耷拉着眼皮,映入眼帘的是吟游诗人的睡颜,此时叶修才反应过来自己是被人抱在怀里了。吟游诗人的袍子严实地裹住自己,一点冷风也钻不进去,阳光透过上头的玻璃照亮这一方地,在男子身上洒下金粉,头发上、睫毛上、肩膀上、手臂上。

沉睡的公主。刚听过童话故事,这个形象跃上叶修的脑袋。

于是自诩为英勇王子的男孩将男子颊畔一缕滑落的发丝勾回耳后,一手撑住他的膝盖,直起身子,小小的唇贴上对方的。

事实上,喻文州在叶修醒后不久也跟着醒了,不过因为男孩的视线,他没有睁眼,直到一丝柔软的触感贴上自己的唇,他才猛地张开眼,但眼前是愣愣看着他的小王子,唇上留下温热的气息。

男孩瞪大双眼。

「……醒来了?」

「真的醒了!」

喻文州揽住突然扑进怀裏的叶修,小孩子像小太阳温暖的体温紧靠他的胸膛,耳边全是男孩得到宝物一般的开怀笑声。

「想到我了?」

精灵望着男人狡黠的笑容,闭上眼,唇边的一抹笑久久不散。

——一举一动都令我猝不及防。

---

*原题目:First time

评论(4)
热度(24)