吧唧_抱著修修

主周葉,有時會有別的葉受cp出沒
**周葉Crush暫停**
**真慶幸你的時代後,是我共你載入史冊**

【喻叶】You speak(上)

我尽力了(倒地

话说歌真的很好听!就叫You speak

 @夏猫你的喻叶~希望你不嫌弃_(:3」∠)_

*喻:精灵,吟游诗人,叶:人类,王子

*BGM系列

*OOC

---

01.Adventure(冒险)

高大的树林撑起一片绿荫,缠绕树干上的藤蔓垂下,根部因终年不见阳光而冒出青苔、菌菇之类的小生物,雾气缭绕,每一口空气都湿漉漉的。几束阳光从蓊郁树冠间的罅隙落下,下头细碎地亮着,整座森林静谧而不死气沉沉,偶有鸟啼虫鸣。

干枯的树叶被「稀稀窣窣」踩响,一名身着华丽衣袍的少年——准确来说是介于少年与男孩之间的年纪,一张脸稚气未脱——睁着他圆滚滚黑珍珠似的眼睛张望四周,满是好奇,一点也不害怕。依少年身上的衣饰猜得出来他的身份不凡,蓝袍、随光变换的银线说明了主人的身份:未成年皇族穿的衣服。

他是利弗斯(leaves)王国的大王子——叶修。此时他正进行一项冒险:独自一人前往「沉寂之森」寻找罕见的暗夜精灵。这个世界,精灵并不少见,他们与人类过着和平的日子,不过有些属性的精灵数量特别少,少到快变成传说,例如,有着月光银头发的暗夜精灵。

叶修抹了一把汗,心中催促自己赶紧回家的声音大了起来,他咬牙提起沾湿后变得沉甸甸的衣摆,鼓起红扑扑的脸蛋儿打算要回去了。与此同时,一首柔美和缓的诗歌自森林深处传了出來,叶修也听出来了,那是古老的精灵语——一种被神眷顾的孩子才听得懂的语言。他顿时忘了所有的疲惫,往那个方向冲去,中途被树根勾了好几个踉跄也阻挡不了他的好奇。好不容易拨开重重的树枝后,叶修愣住了。

同月色一般的银发宣泄而下宛如闪闪发亮的银河、掩去半张闭眼吟唱诗歌的脸,几隻动物将他围起,还有一些体型较小的直接卧在黑底勾有金色繁复花纹的袍子上。暗夜精灵的嗓音如秋水般干净、温柔、不掺杂质,微凉却不拒人于千里之外,始终保持一个让人舒适的距离。

一曲终了,精灵的耳朵颤了颤,连带上头的海蓝色耳坠晃了一圈。他没有睁眼,却准确地转到叶修站的位置,轻声问:「谁来了?」顿了下,再次开口:「人类?」

被认出身份的人类孩子摸摸鼻子靠上前去,原本围绕一圈的动物们察觉到陌生的气息纷纷起身散开躲进树林。走没几步路,精灵又发话了,语气略带诧异:「小王子?」

「你是谁?」叶修皱起眉。毕竟现在已经很少人会如此称呼他,仅有几位亲人会这样叫。

精灵听到男孩的反问象是更加确定自己的猜测,他笑了笑拉上斗篷,不一会儿再拿下时,银发尖耳的精灵成了黑发圆耳的人类。「人类」睁开双眼,墨绿色的眼睛望着叶修。

「小王子。」

他瞪大双眼。

「……文州?」

02.Angst(焦虑)

大家都知道,利弗斯王国的大王子——叶修——有一位吟游诗人的朋友,而这个朋友常常从世界各处带来稀奇古怪的玩意儿或者奇闻轶事送他。当叶修感到焦虑时,吟游诗人会把小男孩抱到腿上,唱歌给他听,那么烦躁的心情就会消失得无影无蹤。

大家都不知道,沉寂之森的暗夜精灵——喻文州——有一位皇族的恋人,而这个恋人时不时就弄得浑身是伤、有气无力地来找他。当喻文州治癒完那一身数量可观的伤后,精灵会将男人抱进怀里,感受他规律的吐息喷在肩颈间,那么焦虑的心情便会立刻消散。

03.Craclefit(片段)

他向他告白的季节是夏天。

那天,叶修到沉寂之森找喻文州,但一隻毛绒绒的松鼠抱了颗比自己体型还大的果子对他说,那位暗夜精灵离开一个多月了,不过今天可能会回来。他偏着脑袋考虑了一会儿最后决定留下来等人,反正也不急着走——他绝对不会承认自己是不想回去面对那堆积了一个月的公务。升起火,不一会儿几隻软萌的小动物聚了过来,一点也不怕生,叶修也乐得跟这群动物玩。

橘红的火焰于人类纯粹的黑眸中跳耀,连眼角眉梢都染上暖意。只是望着望着,上下眼皮开始不受控制地打架,然后分不开。待他转醒,篝火已经熄灭了,银发的精灵低吟哄大地入睡的摇篮曲,万物皆沉沉睡去,剩下微风拂过每一个熟睡的灵魂,祝他们好眠。

「风精灵?」叶修悄声问,不希望惊扰这片森林。

喻文州点点头,轻点一隻体型娇小性格调皮的风精灵,小小的半透明身子咯咯笑随后消失。

「你这一个月去找他们?」

要知道,风精灵跟普通的风不一样——他们具有安神的作用,不过有时候会施一些小把戏——居所不定,但在大草原上有较大的几率遇上。

「算是。」喻文州弯起唇角,朝叶修伸出手,手腕上的饰品发出叮叮咚咚的声音,「给你看一个东西。」

叶修看了那个温润且足以迷倒一群人类的笑容伸出手搭上去:「文州,别那样看我,早习惯了,迷不倒的。」

精灵但笑不语。

他拉着他的手微凉,动作轻缓,对待宝物般慎重。他们来到名为「月泪」的湖泊旁,仰头就能看到一大片星空。叶修小时候,喻文州曾唱给他听这湖泊的故事,据说是月亮女神的人类恋人死去后,祂不小心落入人间的一滴泪。因此也有人说,月亮亏缺时便是女神躲起来哭泣了,整座湖会亮起来。

「文州你带我来月泪还不是时候吧?」叶修指了指上头的满月,「女神高兴着呢。」

喻文州比了个噤声的手势,四周顿时暗下来,原来是一大片乌云挡住了月光。

叶修眯起眼:「……叫风精灵带一片乌云来?很会使唤他们啊。」

「好了,我的小王子,」喻文州轻笑,「现在闭上眼,我要送你一份礼物。」

「什么小王子啊……」他嘟嚷道,乖乖阖上眼。

失去视觉后,其它感官渐渐清晰起来,同时发现,原来方才万物熟睡不过是风精灵的小把戏,矇骗他的表象。

空灵的声音自森林深处溜出,那是夜鹰的啼叫,婉转的鸟啭像发号施令的哨子响彻天际,紧接着不同的虫鸣鸟叫加入行列,成了大合唱;手边的嫩芽缓缓抽条成长,好似被压抑许久,他们亲切地拂过叶修的手臂、面颊,花苞绽开;一股栀子花香随风飘扬,不浓郁,清清淡淡使人放松。

就象文州一样。叶修想。

「叶修。」精灵唤了他的名字,蒲公英羽毛般轻柔,「睁开眼。」

在叶修张开眼睛的一刹那,沉寂之森又恢复成如名字一样的状态,应该说只有声音都没了。

月泪映出来自天上银河的光芒,美得教人屏息,但令叶修反应不过来的不是传说中的美景,而是湖畔一闪一闪的莹绿,成千上万的萤火虫犹如繁星点点,于黑暗中组成一片不输给湖面倒影的银河。

——夏天了。

一片生气蓬勃中,喻文州单膝下跪,深色袍子在他身后散开,金纹间缀有流萤,那一双比人类型态较淡的墨绿眼眸因萤火虫的亮光流转,点亮所有情感,映出了叶修的身影。

*Lassë

*Nauvan cundolya sí hrónessë ar axossë

*Tenna fírie peruvalve

精灵以自身的语言许下承诺。

那双漂亮的眼睛就跟月泪一样灌注了无尽的爱恋。

「文州,我得实话实说。」

叶修闭上眼,唇边扬起的微笑是喻文州最爱的弧度。

*Inye tye-méla

人类同样以精灵语答覆,以最直白的话语。

精灵走上前将人抱进怀里,于对方的耳畔低语,四周瞬间暗了下来,剩下树叶沙沙的声音,还有……

躲在树叶后的风精灵红着小脸,轻声道——

嘘。

tbc

---

*魔戒中的昆雅语,资料来自各方善心人士

鱼总:

在一切消失前,我会永远是你的守护者

直到死亡把我们分开

修修:

我爱你

名字真的无法,「叶」直接翻成昆雅语的「叶子」

……Legolas是另一种精灵语,辛达语

本来想学一下,但是……呵呵_(:3」∠)_

后来想了想还是用这种方式写这一篇了,不过题目会挑着写_(:3」∠)_

评论(7)
热度(28)