吧唧_抱著修修

主周葉,有時會有別的葉受cp出沒
**周葉Crush暫停**
**真慶幸你的時代後,是我共你載入史冊**

【黄叶】Daisy(下:叶修的场合)

阅读注意:

「叶修」是前世,叶修是本文

*BGM系列

*OOC

---

I wanna be with you.

--

『你还在等他啊?』

脑中突然响起自己的声音是一件相当诡异的事情,不过这些日子听久了倒也惯习。

「叶修」手持毛笔,另一手轻揉太阳穴:「好不容易来到蓝雨了,自然是要见上一面。」

摸摸鼻子,老实说叶修还不太能接受自己说话这般轻言细语——尽管有时也挺拉仇恨值的——更遑论那一身气势非凡的装束以及乌溜溜的长髮。然而,给他更大冲击的是:「叶修」居然跟黄少天是一对的!与后者有几次合作经验的叶修简直要昏过去。虽然两人一直维持拉拉手、亲亲嘴的清水阶段——大概也没法儿少不宜——依旧很冲击啊!更·何·况,「叶修」是下面那个……

你说没做过怎么知道是下面那个?嗯,好问题,叶修是从这副躯壳每次都被吻到缺氧还发出阵阵甜腻喘(……)息看出来的。

『要是做了你一定是下面那个。』

「……或许吧,反正我又不爱动。」

『……一种万箭穿膝的感觉是什么?』

「叶修」轻笑:「因为你也懒。」

刚结束对话不久,一个洋溢活力的声音传了进来,「叶修」继续批改公文,叶修则好整以暇地准备看虐狗现场。

帐子被猛然拉开的动静使他弯起唇角,一线阳光借由缝隙照射在自己手上,相当暖和,一如他嘴边喊的「少天」,那个人所给予的温度。放下笔,「叶修」侧过头看向恋人,笑吟吟的。下一刻,他落入了熟悉的怀抱中,眷恋不已的体温、气味都让男人舍不得松手。至于叶修则双手遮住眼睛,小声唸着:「……非礼勿视、非礼勿视……」绝对不是因为怕被闪瞎。

而他现在之所以这么苦逼要从半年前说起。

--

叶修在娱乐圈也称得上大名人,但他不是萤幕前的明星,而是全能型的创作者——作词、作曲、剧本作家、节目企划,也曾写过小说出过书,还有弹钢琴这项技能——对外公开名是一叶之秋。不过不久前为了一些事跟老东家「嘉世」拆伙了,现在待在「兴欣」以「君莫笑」持续创作,也栽培新人。结果,计画赶不上变化。某天,当叶修试唱自己的新作好的曲子时,路过的陈果瞬间愣住了,然后是唐柔、乔一帆……待他唱完时,一群人全挤在门口鼓掌。

「看不出来啊老叶,」方锐拍拍他的肩膀感慨,「你这嗓子不唱歌太浪费了。」

由于叶修长年抽烟,所以有了点烟嗓,揉合他自身的声线简直不能更适合。当他垂下头凝视谱子清唱时的表情专注得惊人。那是怎样的声音呢?他们不太会形容,*是半夜醒来时床头有一杯温水,是天气有点凉意时恰到好处的薄外套,是夜阑人静思念他人时手中的热牛奶,是忍不住落泪时不多加过问的温暖拥抱,是心灰意冷时发现还有不少人的支持。是夏天的凉风?是冬天的暖阳?如此平凡日常,字里行间满是叶修对曲子的温柔,不做作——当你接受这世界细细小小的美好便会想起的声音,像流水一般的声音拂过坑坑巴巴的河床,也拂过所有伤痛。

「老叶也是暖男的潜力股啊。」就连魏琛也忍不住说了一句。

叶修的第一张EP阳春的不得了,普通的外盒、普通的封面——一张唐柔画的黑白肖象画。那画面是叶修戴着黑框眼镜,垂眸看谱子的侧脸,修长的手指压住腿上翻飞的谱子,另一手放松地拿笔轻轻倚在颊畔。其它人拿到这图后,先看了瘫在沙发上抽烟的叶修,再扭头去看端正坐在高脚椅上哼歌的唐柔,一致将功劳归给后者——即使心中早呼喊着「原来叶修收拾收拾也有男神范儿!」。

顺带一提,那张EP一开始卖得很勉强、特勉强,毕竟是名不见经传的人,推销再大力也没几个人买单。后来才渐渐卖出去……当然也没有人料到这张EP在完售后整个大爆红,二手价飙到原本的好几倍。不但有人写信到兴欣说叶修的歌声给自己很大的勇气,甚至有人直接打电话询问,全是他们始料未及的。

话说回来,与「叶修」第一次相遇也是叶修练歌的时候。那晚叶修窝在床上审视歌词,轻轻哼唱着,冷不防一个东西靠过来,还说了句「没想到哥唱歌还挺好听的」,吓得叶修爆了粗口,嘴上的烟因此掉到白花花的大腿上,随后又是一句。好不容易收拾完,一抬头便是一张跟自己同样模子出来的脸。

「……」要不是叶秋早上才回去公司,叶修肯定以为自家弟弟又来抓人了。

男人摆弄身上的衣服将皱褶抚平后坐到床边,定定望着叶修:「我是你的前世。」

「……哪个精神病院这么不尽忠职守竟然把病人放出来溜达还跑进别人……」说到一半叶修噤声了,因为自己的手居然穿过了对方的手,「卧槽?!」

象是十分满意叶修的反应,男人眯起眼睛轻笑:「我是你的前世,也叫『叶修』。有求于你,故前来拜访。」

--

当叶修听到「叶修」的要求是去找自己那个世界的黄少天时,内心是非常非常抗拒的。他俩除了几次的合作经验根本没有什么交集,这次兴欣朝蓝雨提出的合作更是迟迟没有下文,他是要用什么理由去找人啊!况且他对黄少天也没有什么印象,有也止于大众对这人的普遍评价:话特多特烦、有一头金灿灿的短发、活力充沛的帅小子。然而,待在「叶修」身体里的这段期间,叶修借由这副躯壳的眼睛看到了许多不一样的黄少天。平时的他,活泼开朗,总是一群人之中的焦点,更是大家的开心果;战场上的他,宛如一柄长剑出鞘锋芒毕露,身为机会主义者任何事都杀伐决断,没有一丝犹疑;恋人身旁的他……

「叶修」的眼角余光偷瞥了眼一旁乖乖等着的青年,浅浅一笑;那一瞬间叶修看到了黄少天的表情。

恋人身旁的他,收起所有的暴戾之气,心心切切地等着「叶修」忙完正事,只要一忙完抬起头,青年便会以自己作为明亮的笑脸去看他。如果两个人都闲着,黄少天会和「叶修」分享所有自己见识过的事物,想当然耳后者绝对会插个几句吐槽,青年也必定会反击,最后成了没营养的垃圾话大战。战个几回后,黄少天会先停下来笑着看恋人说得天花乱坠,待「叶修」停下后,他便亲一亲吻一吻他,满足地轻叹:「叶修。」

每当叶修遇到这种情形总会有点手足无措。难得吧、面对谩骂流言皆无动于衷的他会困窘什么的。谁叫他的世界里只有创作与音乐呢?感情方面简直是一张白纸。

可惜的是,这种日子结束了。

从那天「叶修」失去意识倒进黄少天怀里,到两人起争执后青年的劝说,再到战况陷入胶着他不得上到前线去因而战死沙场,最后男人化为一缕魂魄,同叶修一起站在墓碑后看伤心欲绝的青年泣不成声,清亮的嗓音完全沙哑甚至再也发不出声音。

「叶修」落下眼泪,停也停不下来,灵魂受到无法挽回的创伤。他转头看向身旁的叶修狡黠一笑,颊边犹带泪痕:「帮我一下吧?」后者无言地看着前世的自己。这个家伙宁可自己魂飞魄散也不愿欠黄少天一个道歉。

『……你还真是、』他忽然一阵无力,『倔欸。』

「你不也是因为跟老东家意念不合就跑了。」

『那真是半斤八两啊。』

顿了一下,叶修弹个响指,周遭的景象渐渐消失,连同「叶修」也是。

『再见。』

「叶修」闭上眼,唇边的笑容柔和,他轻声留下最后一句话。

「帮我跟他道歉。」

--

由于蓝雨突然改变心意接受了与兴欣的合约,因此叶修一大早就被陈果挖起来打扮准备跟对方派来的人洽谈内容。

「不用这样吧老板娘……」叶修抽着眉看桌上一字排开的各色西装。

「必须要!」

「我觉得应该给人一种亲切的感觉……」

陈果嫌弃地瞟他一眼:「你那一身O宝款太接地气了恕我无法接受。」

你一言我一句后,叶修身上的衣服总算勉强定下来——其实也不过是简单的衬衫毛衣牛仔裤帆布鞋。陈果皱起眉还想说些什么的时候,有人来了。

叶修理所当然被推出去,只是这门一开里外两个人都愣住了。先反应过来的叶修翘起唇角,朝金髮青年伸出手。

「叶修。」

几秒后那个人握住他的手,脸上的笑容灿烂如阳。

「黄少天。」

end

---

*其实也是在写叶修这个人,之前不知道在哪裏看到有人说,叶修的善意是不着痕迹的,大概是那种感觉…原谅我贫瘠的脑袋_(:3」∠)_

黄叶之后会怎样我就不写啦,总之是会在一起的~

评论
热度(33)