吧唧_抱著修修

主周葉,有時會有別的葉受cp出沒
**周葉Crush暫停**
**真慶幸你的時代後,是我共你載入史冊**

【伞修】Ametrin(7)(完)

这样不算虐吧?

*BGM系列

*天使x画家

*OOC

---

一天使一人类在卧房里歪腻一整个上午后,苏沐橙实在忍不住了——即使他们根本没做出什么儿少不宜的行为,单纯聊天画画而已,都能看见粉红泡泡冒出来——于是把两个大灯泡撵出门外,不要在家祸害她的眼睛。

站在门口的苏叶互看一眼同样开怀大笑。

他们各背了一个里头全是画具的大包包,来到夕阳西下的沙滩,火红的太阳正一点一滴地落入大海的怀抱中。架起画架,天使与人类开始进行创作,傍晚徐徐的海风拂过面颊,带走了汗水与疲惫,留下夏日的温存,让人感觉不到寒冷。

「叶修。」

「嗯?」

「我有事必须跟你说。」

人类转头,对上天使宛如曙光的橙色眼瞳,轻笑:「你要回去了,是吗?」

苏沐秋点头:「我非常想留下来陪你们,但我有自己的使命。」

「那你就走吧。」叶修偏着头看自己的画,「我会照顾好沐橙的。」

苏沐秋的目光落在前方的背影,走上前:「这次比较危险,或许我——」

截去接下来的话,男人放下画笔,但仍然背对他:「沐秋。」

张张嘴,天使最后什么都没有说,站在他身后。

「我知道的啊、」叶修仰起头,远眺眨着眼睛的满天繁星,「你曾隐晦地提过那些事。」

「可是,沐秋,你知道吗?」

他深吸一口气,转过身,脸上是苏沐秋最爱的叶修式笑容——没有什么能打败的明亮、无法被轻易击碎的坚持——以及不易察觉的泛红眼眶。

「我爱你啊。」

——因为我爱你啊,那些深不见底的阴暗、差距遥远的岁数全是不值一提的问题。

——因为我爱你啊,明知道你不能一直陪着我,我仍愿意向你告白,自私地希望自己可以在天使的无尽生命中留下一闪即逝的回忆。

——因为我爱你啊,即使百年过去了,我老老垂矣甚至化作天地万物的一份子,而你容貌依旧,岁月无法夺去属于你的温暖、明亮、美好,我还是留下一缕魂魄等待在这儿,等你那天意外经过了,会想起有这么一个人类,深深爱过自己。

然而,说不出那些甜言蜜语的叶修只是直直望进苏沐秋的眼底,再次轻声说道:「我爱你啊。」

天使再也不能忍受快跳出胸膛的心脏,他伸出手将恋人搂进怀里,恨不得融为一体。

「叶修、叶修、叶修……」

单单喃念着他的名字,苏沐秋都能感受到蜜一般的甜。

「好啦,大天使,」叶修将额头抵上他的,双手捧起对方的脸庞,「你该走了。」

记得,我永远等你。

「那么,大画家,」苏沐秋于他的额上印下一吻,展开洁白双翼,「我走了。」

等我回来。

翅膀扑腾,几根羽毛飘落,叶修将它们一一拾起,带着两个画板,回家去了。

--

「入口处在——」少女比划着,「直走后右转再走一段路往左手边看就有了。」

「谢谢。」两个老人笑皱满脸的痕迹,手牵手,缓缓离去。

少女目送他们离开,脸上露出淡淡的微笑。

最近,在地中海的一座小岛上展出一位举世闻名画家的最后一场画展,有不少人慕名前来,但因为位置隐密而且有入场人数限制,秩序还维持得住。几乎每一位到访的参观者,走出会场后,湿润了眼角,脸上挂着笑容。

特别的是他们都驻足两幅画面前,久久无法自己。

那是单独展在两个小房间的两幅画,中间穿插了十几项作品,可是每个人均异口同声地说:「就算分隔再远,只要看到其中一幅便会想起另外一幅。」

它们名为「世界」。

摆在较前面的是一个男人回眸的样子,眼中有着最长情的告白,背景是铺天盖地的黄昏云霞与映照天空的大海。

摆在较后面的是一个天使直视前方,眼睛不知是怎的,居然是温柔到能溺死人的橙色,身后则是望不到尽头的璀璨星空。

其中一幅,署名「秋木苏」。

--

为期一个月的画展结束的那天,有个白发苍苍的老人自个儿推着轮椅来到被移放至落地窗前的两幅画前面,静静看着。

看啊看,眼皮渐渐不受控制下滑,好象要陷入昏睡,感官一个一个消失,最终归于平静。

不知过去多久,一秒?一百年?总之耳边传来熟悉的声音。

「叶修别睡啦!」

『沐秋?』

「是啊,好不容易处理好了。」没有一丝改变的天使朝他伸出手,「我回来了。」

「……你可得、」男人愣了一下,惊讶于自己的声音年轻异常,「好好补偿哥啊!」

「当然。」

他牵住他的手,再也不松开。

……

「叶修!叶修!」少女蹙起眉,「去哪里了?」

绕遍整个会场,她总算找到那个沉沉睡去的老人,夕阳余晖洒落,他的笑容暖呼呼的。

「……就知道带媳妇儿回家,妹妹都不要了!」少女嘟嚷着,唇角止不住上扬,「小心我去闹洞房……」

几片羽毛飘落。

--

「后来呢?」

大画家的故居变成一个美术馆,转由他人经营,维持一贯的风格,并没有多大的改变。

「那天使呢?」

大天使们阻止了「改革者」的计画,终于完美落幕,天界有了全新的面貌……

「不是!我是说天使跟画家呢?」

……我要走了。

「讨厌鬼!!」

喷泉旁几个小孩子气得跳脚却只能眼睁睁看大天使飞走。

落荒而逃的大天使回到住处,没有进家门,而是直接走到庭院,顺利捕捉到另一只抱着素描本打瞌睡的大天使。

「叶修——」

「……唔、干嘛……靠!不要大白天耍流氓!!手拿出去——」

「天界只有白昼。」此时不流氓待何时。

「……」

嗯,大天使夫夫党今天稳定放闪中。

--

这世界美好无比,偏偏处处是你留下来的痕迹,供我一次又一次地爱上你,每一次都比上一次更加鲜明。

我们在这里,初相遇,再相逢,终相守。

end

---

就这样吧_(:3」∠)_

那两幅画可以解释成伞修偷偷互画对方,也能想成他们自己画自己~(…

评论(8)
热度(34)