吧唧_抱著修修

主周葉,有時會有別的葉受cp出沒
**周葉Crush暫停**
**真慶幸你的時代後,是我共你載入史冊**

【伞修】Ametrin(4)

……过12点了

*BGM系列

*天使x画家

*OOC

---

『这家伙不大对劲。』苏沐秋盯着吃完早餐後窝回窗台的画家心想。

自从「大花脸」那件事之後,叶修很明显是在躲他。拿刚刚的事来说吧,他又拒绝自己三个人出去走走的提议了。吃完早餐三个人出去散步是他们这一个月相处以来的习惯,但自从几天前的那个早上,叶修总是拒绝他的邀约,自个儿缩进窗台的小空间涂涂画画还不让他看。而且……

『他跟沐橙什麽时候关系这麽好了?』

叶修不准自己靠近却总是招招手要苏沐橙过去,神秘的两人对手中素描本指指点点,有时会抬起头来严肃地看苏沐秋,几秒後又相视而笑。

『不会吧……』天使心中满是某种可爱的生物在大草原奔跑,『沐橙是情敌?』

嗯,苏沐秋喜欢叶修。

这是一个秘密。

--

那天,可怜的天使又被派去出差。他恶声恶气抱怨着不讲里的上司,心里只想赶快把公事办一办回去找妹妹商量一些要事。他来到一座西方的小岛,时值夏日黄昏,浑身黏腻得难受,心情更是糟到透顶,因为不经意听到一些关於「改革者」的计画──他们将在十年内执行。

「……原来已经遭到这个地步了吗?」他喃喃低语。

其实,天界不若人们想像中的完美,它一样有权力斗争丶武装冲突,但微乎其微──因为天使的性子使然,他们还是向往和平共处的。不过凡事皆有例外,几百年来出现一个名为「改革者」的秘密组织,他们受够了安逸的生活,认为这种日子会麻痹堕落自身高洁的灵魂,并以铲除腐败者为宗旨进行活动,搞得上面人心惶惶。

他对这种理由嗤之以鼻,在他看来那就是一群想夺取权力的家伙而找出的藉口。尽管身任重职也没有淌浑水的意思,毕竟这事涉及的层面过大,并非一人之力能够处理的。

他低头思忖,完全没有注意到前方有个简易的摺叠桌,直直撞了上去。上头摆放的画笔丶调色盘落了一地,开出一朵朵五颜六色的花。

“Sorry,sorry!I didn't mean it!”

他慌张地蹲下身,却踩到其中一只沾有橙色颜料的笔,它弹飞了起来於天使姣好英俊的脸庞留下一条暖色的橙,紧接着清脆的笑声传进耳中,他下意识抬头──
──再也忘不了那个人。

海浪「哗啦哗啦」拍打上沙岸,沾湿了他的裤脚,白色的浪花温柔地抚过每颗沙粒,咸水味道混合潮水声乘着海风袭向他。

溏心蛋一般黄橙橙的太阳已然没入水中一半,像未熟的蛋黄滑入水中,於水面上散出荡漾的倒影,看起来好似顽皮的海洋偷尝一口它的滋味;天空以太阳为中心,浓淡深浅不同的橘放射状向外延伸,最外边是杂揉星星点点浅橘的柔和夜空紫,还点缀着几朵偷尝夕阳温存的云儿。

那个人身上的衬衫也被这些放肆的色彩沾染,一大半成了浅橘色;脸上欢快的笑容毫不掩饰,张扬丶自由。他站在那儿,就像跟身後的景色融为一体。

“Are you ok?”他问,眼底满是笑意。

天使连忙站起身,正想表达自己没事时,他发现眼前的人睁大双眼,一闪一闪的,兴奋惊呼。

“How beautiful wings are!”

现在换天使震惊了。

他慌张地要掩饰自己的翅膀,但是那个少年已经跑到面前,脸颊红扑扑,相当好奇的模样。

“Are you an angel?”

“Nonono!”

他立刻否认。

“I…I'm a co丶coser!Yeah!coser!”

他突然庆幸自己有看到妹妹在关注的东西。

“Oh……”

少年垂下头难掩失望的表情,抬头想说几句话时,才发现自己面前的那个人竟然消失了。他眨眨眼睛,告诉自己别想太多,拾起画笔,继续作画。

而那位狼狈逃走的天使正飞往天界,心中乱糟糟的,担心刚才那个小孩会胡思乱想,可是脑海中更多的是对方转过身後冲着自己的笑靥。

『我这是怎麽了?』天使摸不着头绪,只觉得胸口胀热。左思右想都得不出结果的他打算回家问问妹妹。

只是这一问就成了他再次下到人间,於茫茫人海中寻找那个少年的原因。

听完他的描述,正在看书的少女偏偏头答道:「所谓一见锺情?」

「……太荒唐了。」

她狡黠一笑:「等着瞧。」

果然,等着等着,那张笑脸并没有因此淡化出他的记忆,反而是愈加清晰,日复一日年复一年变得明亮,今天总比昨天更喜欢他一点,天使也知道,明天会比今天还要喜欢。

「去找他吧,」少女柔声说道,「天使的寿命几乎无尽,人类则是活过一天算一天。」

不要错过了。

於是,有了那一声生疏的招呼,有了那一个愈来愈喜欢叶修的苏沐秋。

---

好象哪里卡卡的……

不管啦,我要去睡啦~~

……让我小小的发个厨,赛科尔好帅!维赛万岁!(x

评论
热度(27)