吧唧_抱著修修

主周葉,有時會有別的葉受cp出沒
**周葉Crush暫停**
**真慶幸你的時代後,是我共你載入史冊**

【张叶/双叶】Payphone

@阿瓦隆之庭 点的张叶~

*BGM系列

*OOC、OOC

---

I'm at a payphone trying to call home.

--

叶修迷路了。

没有几个人知道,对「荣耀」地图瞭若指掌的叶修其实是个轻微路痴。平常他总能轻轻松松找到路,今天之所以迷路是因为人实在太多了,人潮把他挤来挤去,挤得他分不清东南西北、头昏眼花。费了一番功夫,好不容易脱离人海,抬头一看却发现四周全是陌生的大楼、街道。

「……」这是抢别人BOSS的报应吗?

无奈地晃到电话亭等着,拿出手机,准备打电话叫人来领走一隻迷路的叶修。

--

【张叶】

「喂、小张啊,你在忙吗?」

「没有,刚洗完澡。」张新杰擦着头发。

「怎么了?」他想起什么似的,饶富兴味地弯起唇角,「不会是……又迷路了吧。」

然后,他心情很好地听到对方爆出一阵咳嗽声。

「怎么我自己讲感觉没什么。你一说,我倒觉得自己挺蠢的。」

瞥了眼挂钟确认时间,轻笑:「呵呵,因为你脸皮厚?」

张新杰任由发尾的水珠沾湿衣服。老实说,他不喜欢这样,所以此刻要做的事应该是挂掉电话,先把头发弄乾才对。可是,为了现在跟他聊着五四三的那个人,他可以稍微打破自己的原则。

「小张,你都对前辈这么没大没小吗?」佯作发怒。

「不,只跟你没大没小。」

叶修啧了一声:「不要现实也心脏啊!」

张新杰轻笑一声,笑声被他压在喉底,透着丝丝色气,饶是叶修脸也有点热。

「不脏点可抢不到boss啊,前辈。」

「嘿,哥岂是你想抢就抢的。」叶修点了一支烟,深吸一口,吐出一缕白烟。

「看来前辈是忘了,」张新杰将毛巾晾好,思考一下,往窗户走去,「你曾跟一个牧师pk,然后死在床上,爬都爬不起来。」

「……你一个一身白的牧师如此黄暴真的好吗?」叶修的语气满是「有病得治」的意味。

张新杰不置可否地转移话题:「看来boss在我家附近刷新了呢。」

他坐到窗边,朝下头望了望。

叶修站在电话亭旁,低头抽烟。从张新杰的位置仅能窥见他被附近路灯晕黄的眼睫。很微弱,但又真实。

象是注意到他的视线,叶修扬起头,恰巧对上他的,一双眼睛弯了起来。

张新杰发现叶修的眼里有一点闪烁的橙光。

小小的灯光却足以照亮张新杰的世界。

「等我三十秒。」

「好。」

于是,张新杰握着手机,离开房间。

等他到了楼下,只见叶修笑吟吟地说:「二十秒。」

他抱住他:「再快也不为过。」

--

【双叶】

叶秋总觉得今天会碰上什么大事情。

例如某个一直拿不下的案子通过了,或是自己终于不用被逼婚了……之类的。不过,说实在的,对他而言,所谓的「大事」只有一件,那就是:某个沉迷于「荣耀」的家伙要回家了。但是,因为太不可能了,一开始就被排除了。

现在的叶秋只想快点回家洗洗睡,管他的大事,明天再说。

说是这么说,但叶秋还是碰上了,他心中唯一的大事。

开车开到一半,手机突然开始震动,叶秋也没多想甚至没有多看就接了起来。

「您好,我是……」

「笨蛋弟弟。」

「……靠。」叶秋一脸不可置信地拿远手机又立马拿了回来,怒吼,「混蛋哥哥你是不回家了啊!」

叶修则早有预感,将手机拿得远远的,两分钟后才试探性地说了声「喂?」。

「……你打给我准没好事。」抹脸。

「总之,你先停车。」叶修不理他,冷冷地说。

「干嘛!?」

「停车。」停顿几秒,叶修补充,「喔,门别锁。」

于是,叶·兄控·秋乖乖将车停在路边,不一会儿,一个打着哆嗦的男人坐进车来。

「回家。」

叶秋一脸见到鬼,指着他说不出话。

叶修睨了他一眼,轻声叹气:「笨蛋弟弟,哥只是迷路了,然后恰好看到你的车这样。」

叶秋回过神来,满脸嫌弃:「你就编吧你,我哪次在路上遇到你,你不是这样说。」

「……嗯,你高兴就好,我累死了先睡一觉。」摆摆手,「回到家叫我……」

叶秋正想吐槽自家哥哥时,没想到一转头,叶修是真的睡着了。

凝视许久,连叶秋也没发现自己的眼神愈发柔软,最后他叹了口气,凑上前去,亲了亲叶修的嘴角。

「好吧,回家。」

---

新杰大大被我写崩了(抹脸

但我真的快睡着了……

所以给了苦逼弟弟一点福利(?

评论(3)
热度(34)