吧唧_抱著修修

主周葉,有時會有別的葉受cp出沒
**周葉Crush暫停**
**真慶幸你的時代後,是我共你載入史冊**

【王叶】夜曲(下之2)

明天开学啦~努力维持双日更~

*BGM系列

*OOC

---

王杰希一人坐在教堂里,正在等人。

下午,两人好不容易理出头绪,约好时间打算晚上行动,現在的结果却是王杰希被放鸽子。

当他准备离开时,教堂的木门被推开了。站在门口的,赫然是已经失蹤快整个晚上的叶神父。

叶神父满脸焦急:「抱歉,临时有些事。现在应该还来得及,我们走吧!」

语毕,他走上前要去拉依旧不动如山的王杰希。

此时,王杰希淡然说道:「你是要带我去善后吧?」

「……叶修。」

这个名字落下的瞬间,教堂里的空气好象被抽得一干二净,教人无法呼吸。半晌后,懒洋洋的声音自王杰希的头顶传来。

「大眼儿,什么时候发现的?」

男人转过身,仰头望向坐在吊灯上的叶神父——不,或许不能称他「神父」了。

吊灯上的男人的确身着一袭白色神父袍,但是他身后多出一对漆黑的翅膀;本来严肃的一张脸也变得漫不经心,或者说完全换了张脸,一条黑色图腾占据了白净的左脸颊,向下延伸。

王杰希弯弯唇:「第一天。」第一天进到教堂里,他习惯性地抬头看看吊灯,希望能见到某个朝思暮想的身影。虽然人是没见到,不过上头留了一支黑色羽毛。

『终于又找到了。』当时,他如是想,不禁松口气。

「欸,先不说这个。」叶修自吊灯一跃而下,稳稳降落在地面,「你家柳非怎么也来搅和这件事?」

「她说纯属意外。」

叶修挑眉。

「柳非的本意是给那个男人一点教训。可是她刚咬下去的时候,那些怨灵出现,当面直接把人撕碎了。」

「……可怜的孩子。」

王杰希睇了他一眼:「你呢?你有事沒事跑來倫敦做什麼?你一個墮落天使扮成神父很好玩?」

「大眼兒,话不能这么说。哥是来调查一些事情,原本以为教堂的事跟线索有关。后来发现不过是一个怨灵在作祟。」叶修拍拍王杰希的肩膀。

王杰希不发一语,只是静静瞅住叶修,后者被瞪得毛骨悚然。

「干嘛?」

「叶修,我饿了。」

闻言,叶修露出一脸纠结的表情:「王杰希你都几千岁了,还跟我撒娇像什么话啊!」

王杰希懒得跟他多费口舌,一步欺上前,一把将人搂进怀里。他张嘴,一口咬在对方因为黑色图腾而显得格外苍白的脖颈。

叶修低低咒骂一声,却连推开男人的力气都没有——吸血鬼吸血时会将一种类似麻醉的分泌物注入猎物的血液里,某些特定个体还会因此得到快感。

例如,叶修。

所以他才讨厌被王杰希咬。吸血对他来说不是什么大事,但是分泌物根本就是催情剂一般的存在啊!

「……唔嗯、嗯……」

四肢无力的叶修瘫坐在地上,王杰希意犹未尽地舔舐两个小孔,然后缓缓向上移动,一路留下吻痕直到含住两片薄唇。又是一个缠绵激吻。

片刻,吻尽,唇分,叶修依旧手脚发软地挂在王杰希身上。

「……几年没见,你倒是成长很快啊这种事。」

「是几十年不见。」少说也有三十年。

王杰希眯起眼睛,看起来十分危险。

「几十年的份量,嗯?」

叶修一听,连忙扑打着翅膀要挣脱出男人的怀抱:「你要做死我啊!况且这里不适合吧?」

说着,他弹了个响指,原本昏黄温暖的教堂瞬间退去伪装,还原成它荒废已久的破败模样,巨大的十字架下摆置十几个棺材。

「我到的时候,这里因为闹鬼荒废好久了。」望向棺材,叶修的眼神不自觉放软,「那些女孩子的尸体我也处理妥善了。」

虽然叶修很多时候把人气得牙痒痒,可是每次触及他的眼眸——一双清澈、深沉的眼睛,象是一池温柔、宁静的黑潭,「果然是天使」的想法便一次又一次地提醒王杰希:你是吸血鬼,是与光明背离的存在、是与黑暗为伍的自己眷恋的存在。

「话说回来,你怎么每次都知道哥在哪啊?」

王杰希以手迷恋地描绘叶修的眉眼,随后凑近他的耳边,嗓音沙哑:「属于魔术师的小秘密。」

月光穿透彩绘玻璃,撒在地面就象铺上一条华美的地毯。吸血鬼与堕落天使的影子缓缓靠近,先是唇齿相依,然后融为一体。直到微弱的喘息声从叶修的唇边溢出,他才猛地回过神,挣扎着推开王杰希。

不过,吸血鬼怎么可能让到嘴的猎物飞走呢?

他不耐烦地画出传送阵,一阵亮光后,教堂中仅剩柔和的月光,如天使般抚慰悲伤的灵魂。

end

---

关于吸血鬼x堕落天使的设定,应该还会有篇两个人是怎么认识的文~

如果没意外的话,这设定还会用到,不过都是短篇啦~

……待我练好肉,我再双手奉上

评论
热度(21)