吧唧_抱著修修

主周葉,有時會有別的葉受cp出沒
**周葉Crush暫停**
**真慶幸你的時代後,是我共你載入史冊**

【王叶】夜曲(下之1)

我回来更新啦~不知为什么这篇挺狗血的……orz

*BGM系列

*(伪)侦探x神父

*OOC

---

我将一颗真心捧到你面前,你却将它狠狠摔下,你却将我埋葬于幽冥之地。

我爱你。爱你弹奏夜曲予我。

我恨你。恨你留下仇恨予我。

我嫉妒。嫉妒你拥有的幸福。

我诅咒。诅咒你亲手去摧毁。

直到那天,我们将一同沉睡于幽冥之地。

--

十四世纪的夜半还是冷冷清清,街上一个人也没有,家家户户皆锁得严严实实。十字路口上,一个东西晃过。喔,别试图追上去查明真相,那便是人类躲在家中的原因。

静悄悄,无声无息的漆黑却被一丝若有似无的琴声搅动,缓缓流转——那是如情人耳语的夜曲。

可是这么甜蜜幸福的曲子在如此寒冷静默的夜里弹奏,仍不免多了一分鬼气,变成死者的喃喃细语。

『为什么你要玩弄我?』

『为什么你要抛弃我?』

『为什么你要推开我?』

『为什么你要说爱我?』

『为什么你要——』

——杀了我?

随着曲子进入中后段,风声里的怨恨有增无减,不断咆哮着它内心裏的血泪。

『你说你不在意你说你不在意你说你不在意你说你不在意你说你不在意你说你不在意——!』

『你说只爱我你说只爱我你说只爱我你说只爱我你说只爱我你说只爱我你说只爱我——!』

『你说你会带我远走高飞你说你会带我远走高飞你说你会带我远走高飞你说你会带我远走高飞——!』

它,或者说「她们」,嘴里不停吐出当初那个男人信誓旦旦的诺言,但是也渐渐转为世界最恶毒的言语。

然后,不知是谁发出一声叹息。

一听这叹息,「她们」马上从幽怨的哭诉转变成尖锐的指责。

『你骗我。』

『骗我说你什么都不介意。』

『骗我说你爱我。』

『骗我说你要带我远走高飞。』

琴声继续,而风声静默几秒,猛地刮往弹琴的人。

『夜曲!就是这该死的夜曲!』「她们」怒吼,『衣冠禽兽演奏的夜曲!』

不一会儿,「她们」又以哀戚的语气呢喃:『为什么要欺骗我?难道你真的仅是看上我的容貌吗?那时,你边弹奏夜曲,边对我发誓,全是谎言吗?』

不知不觉,一首夜曲终了。

演奏者站起身轻声道:「我明白了,安息吧。」

象是听到什么不可思议的笑话,「她们」笑得极其尖锐,透着浓浓的阴冷。

「他现在已经死了。」

『不够不够!这里的人全都该死!我死得如此凄惨……被随意丢在地下室,永不见天日!他们畏惧那个畜生的家族势力竟然替他隐瞒!』

「尽管值得同情,」演奏者阖上双眼,「可是妳牵扯太多无辜的人。甚至帮助那个男人,进而导致其它无辜少女的死亡。」

『害死越多人我所拥有的怨念越大,力量也就越强。』「她们」贪婪地打量演奏者,『你拥有庞大的力量啊……』

演奏者搔搔头:「妳如果吞了我会灰飞烟灭喔。」

「她们」听不进去,只是死死盯住眼前的猎物。

演奏者摇头,右手伸出随意比划了个特殊的图形,他嘴里唸唸有词,但是没有声音,因为那不是属于人类,而是一种神圣且悠远的语言。

不久,演奏者睁开眼睛,神情异常庄严。一刹那,「她们」同时发现自己身上的怨念已被消去一大半。见状,演奏者又开始吟诵古老的语言,那些怨念也持续消弱。在最后一丝怨念散去前,恍惚间「她们」貌似看见了演奏者左颊上有一个大大的图腾,自他温和的左眼一路向下蔓延,最终隐没于衣领。

『你是……?』

他摇摇头,比了个噤声的手势。

「好好睡吧。」

---

其实今天就要结束的,但我快要睡着了……(抹脸

有人发现BUG了吗?

先不说萧邦是19世纪的人,光是钢琴出现的时间就错了……

但是我喜欢14世纪的设定……

就忽略这问题吧|д・)

评论
热度(21)