吧唧_抱著修修

主周葉,有時會有別的葉受cp出沒
**周葉Crush暫停**
**真慶幸你的時代後,是我共你載入史冊**

【吴叶】爱着爱着就永远

我决定以后这种听歌写的文就叫BGM系列(?

*BGM系列

*OOC

---

*有些人爱着爱着就变了,而誓言爱着爱着会忘记。我们在微光中前进,暧昧中小心摸索着幸福的道理,怕只怕爱着爱着又放弃。

有没有爱着爱着就永远的幸运?

--

吴雪峰望着外头一晚间变成银白世界的庭院,心中没有什么实质的感受,因为屋内在几个星期前就已经打开暖气。

他走近落地窗,在上头呵出一小片雾气,然后用手写了一个歪歪斜斜的「叶」。

冬天到了,又是一年的结尾。

瞥见外头一对对如胶似漆的情侣,吴雪峰有点出神。

秋冬似乎是最适合相爱的季节。恋人们为了取暖牵起对方的手,情愫暗生,沿着两只手、溜进心里。等储存够了,就把一颗心,真诚献到那人面前。然后发现,原来对方也用双手捧着真心,等你发现。

但他觉得,他们相遇的那个季节才是适合相爱的季节。

话虽如此,他仍有许多话没对一个人坦白。

那么多年过去了,有着每个月通电话的习惯,他们还是什么都没说。两个大男人不知道在别扭什么,明明心知肚明,却死也不说——瞻前顾后地维系感情。

大概有人会觉得:男人之间有什么事是不行直接了当讲明的,婆婆妈妈什么。

对,吴雪峰也非常赞同。

只是当「男人之间」换成「吴雪峰、叶修」,似乎又成了另一道题目。

老实说,他认为自己蛮胆小的,或者说害怕自己已经不是叶修想象中的「自己」。

想了一些有的没的,吴雪峰打开窗户,刺骨的寒风迎面袭来,打醒他多余的怀疑。

『吴雪峰啊吴雪峰,你这大叔把人耽误好几年了,到底还犹豫什么?』

--

叶修的手机响起,是一通未知来电。本来想等它自行挂断的,但是心里又莫名想要接起电话。

「……」所以现在是怎样。男人的第六感?

瞥了眼不熟悉的号码,最终他还是接起手机。

「喂?」

「喂、小队长吗?」

柔和的嗓音如温开水般自听筒流泄而出,即使已经过去数十年,叶修还是忘不了那个声音,或者说声音的主人。

「...雪峰啊、」叶修点了一支烟,夹在指间,烟头的淡淡橙色点缀在眼底,「怎么换了个号码也不告诉我啊?」

听叶修既像无赖口吻又像抱怨的语气,另一头传来低低的笑声,有那么一点拿对方没办法:「这不是打给你、告知你了吗?」

叶修难得被堵到说不太出话,静了几秒才又随意转了话题:「唉哟,这才多久没通电话,嘴上功夫就又上了不只一层啊,到底是谁把你带坏的啊!必须严重谴责!」

不就是你嘛。

吴雪峰瞇起眼睛,脸上的笑容深情到可以溺死人。

「潜移默化。」他仅笑着说了四个字。

不意外地,对方先笑了几声,然后故作委屈大喊:「冤枉啊、全归咎于我就是了?」

「应该说,『归功』与你。」

「啧啧,雪峰你真的学坏了。」

两人又东拉西扯、说南道北了一阵子,一支烟不知不觉就烧到尽头。

凝视烟头,叶修无声叹息。

「说吧、到底有什么事?」他拿着手机走到窗边,看外头街道车水马龙。

一点一点的灯光连成一串橙色流光,在墨色的眼中缓缓流转,搅乱了其中说不清理还乱的情感。然而不变的,是有增无减的温柔;没有嘲讽、没有拉仇恨值,有的,仅是与另一人无异的情愫。

「你还记得我以前规定你不准太常熬夜吗?」他没有回答问题,而是反问回去。

「呵、你那时候『不准』的可多了!」大概是想到了什么,叶修轻笑。

「不准抽太多烟、

「不准一直吃泡面、

「不准把所有事自己扛下……」

吴雪峰慢慢细数当初到底规定了多少「不准」。他说话的声音既轻且淡,或许一个不留神便飘走了,不过叶修倒是不怎么需要听就知道对方说了些什么,不外乎是些关心自己的话语。

年轻的叶修有时会觉得吴雪峰有那么一点老妈子,现在的叶修则深深怀念那段有人会「不准」自己的日子。

「不准退役后就断了联络。」到后来,听筒传来的声音已几不可闻。

「这不是我说的吗?」挑眉。

「你几年前也退役啦、小队长。」

两边都安静了几秒。

「……还是没变呢,那个称呼。」

「习惯啦。」那个专属于我对你的称呼、那个专属于我的……

「嘿、一不注意又给你扯开话题。」叶修半开玩笑道,「从实招来。」

「叶修、我爱你。」吴雪峰勾起唇角。

「我知道啊,你每个月都会说。但是老实说,咱俩这尴尬的关系这么久了、」叶修顿了会儿把心声吐露出来,「有点累。」

所以啊、该对未来做决定了。

叶修没有想过他可以跟吴雪峰走那么久,还是友达以上、恋人未满的暧昧关系。自从吴雪峰出国后,他才发现自己对那个男人似乎有那么一点不一样的情感。

后来,对方主动跟他联络。

后来,一个月一次的通电。

后来,情人节低哑的「我爱你」。

他发觉有些事不用特别去促成、不需要时机,水到渠成了,即使是被深埋在心底的情感也会萌芽,或着说闷久了,产生化学作用也会发酵。

吴雪峰会说「我爱你」,可是从来没有要求叶修响应。

可是,他一直想要回复他。

「嗯、是该好好谈谈了,」

话甫才落下,房就被叩响了。

「开个门吧。」他说。

叶修满心的「卧槽」、「不会吧」飞过,举着手机走到玄关,开门。

站在外头的男人看起来没有太大的变化,可是对方眼角的细纹却刺痛了他的眼睛。

「小队长…不、叶修,」吴雪峰脸上的笑容不大,轻柔却足以夺走叶修的呼吸,「我们处对象吧。」

「……我都等几年了,现在直接答应也太便宜你了。门都没有。」哑了嗓子。

「没关系,」吴雪峰拉起那修长的手细细摸挲,再把人揽进怀里,在他耳际低语,「换我等。」

你为我等待了青春岁月,那我付出一辈子也不为过——能够为挚爱守候何尝不是件幸福的事?

「还有…」

最后的几个字隐没在突然凑上来的唇里,吴雪峰愣了一下,然后扶住叶修的后脑加深这个他们等了许久的吻。

『混账啊……根本没有拒绝的余地。』

十指相扣的手,其中一只的无名指上多了环银色,于夜晚倾诉爱意,也代替方才未尽的话语。

--

有没有爱着爱着就永远的幸运?

有的。

爱上你,此生有幸。

---

*田馥甄-爱着爱着就永远

我真的很容易听歌就开脑洞了(抹脸

赶出来的产物……请轻拍QAQ

明天真的不知道有没有了……这篇是拿旧文改写的

如果有时间,好想写长篇(´_ _`)

改了一下,有错字麻烦跟我说一声,谢谢~

评论
热度(30)