吧唧_抱著修修

主周葉,有時會有別的葉受cp出沒
**周葉Crush暫停**
**真慶幸你的時代後,是我共你載入史冊**

【王叶】听见下雨的声音(下)

我觉得王叶是细水长流的爱情(o'ω'o)

*一个分手、复合的故事

*叶秋上线,亲情向

*OOC

---

有人说:亲情就像白酒,看起来像水,但只要喝一口,你就想流泪。

--

叶秋现在非常紧张。

因为那个偷了自己行李、离家出走只为了打游戏、过去十年才回家接手家中事业、但几年前为了谈恋爱而搬出去的混蛋哥哥终于回家了。

现在跟叶父在书房里已经谈话两个小时了。                   

起初,叶秋知道叶修要回家的时候还挺开心的——就算再怎么样,毕竟那还是亲哥。因此他就选择性忽略自己一直跳的眼皮。

然后,叶修打电话给叶秋的第一句话,就让他想掐死他。

--
  
『你总算要回……』

『叶秋,我要向爸坦白我出柜了。』

叶秋差点没被自己的口水噎死。

『……今天的风儿有点喧嚣我听不清楚。』

叶修默默把手机拿开一些,睨了一眼通话人的确是「笨蛋弟弟」后,才又拿回来。

『你吃错药啊?』

『…你才吃错药!!』叶秋忍不住大吼,『你回家是为了这破事?!』

『不是破事,是你哥的终生大事。』

一种云淡风轻的口吻,听起来像是在敷衍人,然而叶秋知道,那个人是认真的。

即使如此,叶秋仍旧无法接受。

『你确定?你不是一时心血来潮?』

『你哥是那种一头热的人吗?』

『…不是。』因为不是,所以我更难接受。

『那,为什么?』

是啊,为什么?

为什么你丢下家人那么久,现在好不容易一家人又聚在一起,你却要跟一个男人跑了?

尽管他们小时候常常吵架,可是感情还是蛮好。现在突然听到哥哥要……

心情上,实在难以接受。

叶修一听那语气便知道那颗菁英脑袋又想太多,绕不出来。于是他闭上眼,开始自白。

『还记得几年前我回到家又搬走的事吧?』

『嗯。』

『那时候,我说的恋人就是他。』

叶秋一惊。

『那么早?!』

叶修轻笑一声。

『是呀,那么早。』若要说爱上他,那更早。

『他——喔,他叫王杰希。你知道吧?微草战队的前队长,我有带他回家过。』

『王杰希!?常来的那个!?』

『对,那一个。跟你说啊,刚处对象那阵子,啧啧、成天冒粉红泡泡。我大概是脑袋抽了吧、夏天两个大男人腻在一块儿,也不嫌热。

『……欸,话说我俩还真是没啥浪漫细胞啊!顶多他有事没事会说点黏糊糊的情话。喔,扯远了是吧。

『再后来,咱们的生活模式根本是老夫老妻来着。因为工作时间不太一样,我们谁早起,就他负责早餐;谁早回家,就他收拾一下家里。

『我曾以为啊,处对象这种事,欸、麻烦得不得了。我也觉得自己不太会谈恋爱。不过,

『跟他在一起,很好,真的。』

叶秋安安静静听叶修说完,过程中完全没表态。

很久很久,兄弟俩没人说话,久到叶修以为叶秋可能走了,后者才开口。

『喂,你真的很喜欢他?』

『对呀,』瞇眼轻笑,『他那双大小眼啊,也只有我看得惯了。』

光是这句话,叶秋简直能想象得到他哥在说这话的表情是多么温柔。

他是第一次听到他哥说话的语调那么轻,像是无可奈何的抱怨,又像耳边厮磨的爱语。

『…我先说啊,我同意不是因为我觉得那个男人真的配得上你,是因为你喜欢啊!』小声。

『你哥的眼光还会差吗?』

『呵呵,这还真不好说。』

安静了一会儿。

『叶秋。』

『嗯?』

『谢啦。』

『…再怎么混蛋,你也还是我哥。』我当然要支持你追求幸福。『不过,爸那儿,你自己皮绷紧点吧。』

『你不帮我美言几句啊?』

『…滚!』

--

在叶秋忍不住要找借口进书房时,叶修终于出来了。他脸上没特别的表情,也没挂彩,一如往常的平静。

叶秋靠过去:「怎样?」

「什么怎样?」叶修慢悠悠地坐在沙发上。

「你的终身大事。」叶秋一脸严肃。

「就那样呗。」随意切换电视频道。

「……你不能直接给我一个痛快吗?」存心急死我!

叶修瞄了眼坐在旁边满脸着急的弟弟:「没想到你如此关心我呀!」

「靠,你到底说不说?!」叶秋被烦到直接炸毛。

「喔,他同意啦。」

「爸竟然同意了?!」不可置信。

叶修点点头。

--

方才,与父亲谈话的两个小时,一开始叶修心里也没个底。毕竟他先是离家出走,现在还出柜。即便如此,他还是直接开门见山。

『爸,我的对象是个男人。』

站在窗边的老人家即便拄着拐杖,背脊依然挺得直直,看上去十分硬朗且精神。

他转过身,注视自己的大儿子。

叶修也毫不退让,直视父亲。

沉默片刻,叶父挑起眉:『总算是说了啊。』

叶修表示:怎么突然听不懂了。

『唉,坐吧坐吧。』

叶修战战兢兢地坐下,在听见父亲的话后差一点又跳起来。

『找个时间再带杰希回来,商量一下登记结婚的地点。』

叶修的心脏差点停止,整个人都僵住在那儿。

瞅了眼大儿子,叶父哼声:『你妈和我早知道了!』

『你以前常常带杰希回家,我们也欢迎这温和的年轻人。可是你妈观察几次后,却瞧出些端倪。我当然是气到不行,但她说了一句话。她说那是小修看上的人。当然,我没有那么容易被说服,还是坚持你不过是一时鬼迷心窍。

『之后,是之后有次,你带他回家,我准备要训斥你们。况且早点分开对谁都好。但是,叶秋忽然问你们认识多久了。你俩同时回答挺久了,然后相视一笑。

『我顿时没了脾气。

『是真的「挺久」才会有这种默契。

『所以,』

叶父说得很慢很慢,所以每一个字的重量一点一点累积在叶修心里。

他松开紧皱的眉头,嘴角勾起浅浅的弧度,望向眼眶微微泛红的大儿子:「多难得的缘分,好好珍惜啊。」

叶修努力睁大眼睛,不让里头的泪水溢出。

他知道,自己跟王杰希的事定会给双方家人造成许多伤害。可是,他也不想将所有人蒙在鼓里,所以选择坦白;如果可以,他甚至希望能得到家人的支持。事实上,叶修假设过许多情形,可他完全没想过父亲会对他说「好好珍惜」。

从小,父亲一直以严格的标准鞭策他,因此在叶修心里,父亲总是挺直腰杆,不怒自威的形象。而如今,叶修仔细观察父亲,却发现岁月早已留下痕迹。斑白的头发、眼角的皱纹、桌旁的拐杖无一不是证据。

叶修想说很多很多话,道歉或感谢皆有。只是到了嘴边,剩下的仍是一句再普通不过的「谢谢」。

谢谢。

--

「梅雨季。」叹气。

下了不知道连续几天的毛毛雨,王杰希觉得自己已经发霉了,大概拿去拧一拧,还能挤出不少水来。面对这种湿气简直能压死人的天气,他决定出门透透气。

王杰希拿起桌上的手机、钱包以及雨伞,还有不可或缺的口罩,走出玄关,顺手带上门。然后,于门发出「喀哒」的锁上声的一剎那,他倏地把手伸进口袋,开始翻找。结果翻找好几次「又」没有那一个小东西的踪影。

忘记拿钥匙了。

王杰希扶额,也忍不住弯起唇角。

--

三十分钟后,全身湿淋淋的王杰希拎着一把同样湿淋淋的伞站在骑楼下躲雨——他刚才被一辆疾驶而来的车泼了全身水。

抽抽嘴角,王杰希尝试拧干上衣,想当然尔,那是徒劳无功。

「今天还真不是我的日子……」

几乎是同时,口袋里的手机赶在「子」这个音消散于雨声前响起,好似要反驳些什么。

瞄了眼来电号码,是个不认识的数字符串,王杰希接起手机。

「喂,您可能打错……」

「打错?」那人的声音轻快,「真的?」

王杰希维持举手机的动作,愣住:「叶修?」

「怎么,才多久时间已经认不出哥的声音啦?」叶修挑眉。

「……是挺久。」

「真的啊、」叶修忽地放柔语调,「那我待会儿说的话,可要听好啦。不说第二次,我害羞。」

语毕,他深深吸了一口气。

几秒后,听筒传来这么一句话。

「大眼儿,我真的爱惨了你的温柔。」

王杰希突然有种叶修就在身边的强烈感觉。所以,他转过身,便找到了那个令他朝思暮想的男人,如此简单。

王杰希站在骑楼下,自屋檐滴下的雨水砸在地上,成了一洼一洼的小池塘,连成一条小河流,漫过自己的鞋底,延伸到叶修脚下。

雨水淹过道路,思念淹没心脏。

撑把伞伫立在雨幕中的叶修拿下叼嘴上的烟,带着笑意开口。

——即使后来那画面在自己的记忆已经渐渐模糊,他也永远记得那天下雨的声音,如同、他用唇语说的爱情。

「王杰希,回家啦。」

--

不知道你有没有一种经验:有一个人住进你心里后就走不了了。

因为你舍不得赶他走,更因为他已是你的一部分。

end

---

本来是没有叶秋跟叶爸爸那段的,可是我觉得被家人祝福恋情是件很好的事,所以就加了

不知道有没有人了解最后叶修是说「回家」而不是「我爱你」……

因为他还欠他一个「欢迎回家」

明天不一定有更新,要忙家里的工作(:3_ヽ)_

改了一下,有错字麻烦跟我说一声,谢谢~

评论(3)
热度(52)