吧唧_抱著修修

主周葉,有時會有別的葉受cp出沒
**周葉Crush暫停**
**真慶幸你的時代後,是我共你載入史冊**

【王叶】听见下雨的声音(中)

骗人的阳光,还是好冷QAQ

*一个分手、复合的故事

*OOC

---

最近叶修特别不自在。

原因在于那天「借宿事件」后,王杰希不知道从哪里搞到了他的手机号码跟工作地点。倒也不是紧迫盯人,不过就是时不时的寒暄简讯、吃饭邀约…还有客串私人司机。

『嗯、不困扰…』叶修看到坐在驾驶座上的男人,『可他妈的会产生我们还在一起的错觉啊!?』

人家杰希大大盼着你产生这种感觉啊,叶修大大。

王杰希淡定地看着一脸纠结又委屈的叶修走近车子,弯腰。

「老王,我们打个商量好不?」

王杰希挑眉:「什么事?」

叶修苦恼地揪起眉毛,看在王杰希眼里格外可爱。

「你…」他思考着措辞,「不用这么麻烦来接我,我…不想耽误你的时间…」

然后叶修惊恐地发现车内男人听完话后,反而笑得愈发温和。

『卧槽!哪里说错话了!?』

王杰希低下头,心脏发软。

叶修这个人嘛,说话向来是直来直往,不过对某些特定人士就不适用了,例如苏沐橙、例如王杰希。

『所以我才不想再失去你了。』

王杰希突然的安静让叶修有点不安。

『大眼儿啥时变得这么多愁善感了啊?』他忍不住抽起烟。

闻到淡淡的烟味,王杰希这才回过神来。

「上车,带你去吃饭。」

叶修猝不及防被呛了一口。

「咳咳——!我等会儿还要忙工作…」

「依我这几个星期的观察,通常你踏出公司就不会再管公事了。」不为所动。

叶修眼神左右游移。

「呃、我有约…」

「你前几天说今天好不容易没事了。」无动于衷。

叶修忿恨地捻熄烟。

「……」你丫的王杰希。

王杰希勾起嘴角:「走吧?」

无话可说的男人像是赌气似地把车门打开,坐进副驾驶座,甩上门——一连串的动作可说是一气呵成。
隔壁的驾驶忍笑忍得辛苦。

因为——

『因为这才是叶修啊。』

王杰希所熟悉的叶修,不是那个说话公事公办的,而是拿自己没辨法的叶修。

--

「老王啊…」叶修直盯前方的建筑物,怀疑自己的理解能力是不是变弱了,「我们不是去吃饭吗?」

「嗯,我做给你吃。」

王杰希开门,走进自己家,直接进了厨房,所以根本没看见身后男人脸上一闪即逝的难过。

--

叶修扫了眼桌上的菜色,意料之中,全是自己爱吃的菜。可是越是如此,他越是难过。

「王杰希。」

挂上苦涩的笑容,叶修注视因自己呼唤而抬头的男人,突然不知道该说什么。

「你到底要干嘛?」

王杰希把碗筷放在桌上,拉开叶修对面的椅子,坐下。

「我想复合。」

「什么?」

「我说,」王杰希一字一句道,「我们在一起吧。」

久久,叶修哼笑了两声。听上去十分不屑,然而只有他知道自己的唇在颤抖。

「三十几岁了,我也不是非得要有爱情的年纪了。你拿什么来说服我,我们要在一起?」

拉扯出一个嘲讽的笑,叶修却特别想哭。

王杰希的视线描过他削瘦的下巴,划过他薄薄的唇瓣,溜上他挺翘的鼻子,最终停伫在他的黑色眼睛。

「因为我还爱你。」

「应该说,我一直在爱你。」

背包上的吊饰,口袋里的耳机,脚下踩的布鞋,脖子上围的围巾,卧室里敲打键盘的喀喀声,书房里翻动书页的窸窣声。

我的世界片片处处都是你留下的痕迹,你留下的细细小小痕迹建筑了我的全世界。

积木迭成的城堡,抽走一块就颓然倾倒;相爱编织的回忆,少了你便分崩离析。

对不起,直到现在,才恍然大悟。

原来我是如此爱你。

--

晚上,叶修梳洗完,便将自己抛往柔软的床铺。在上头翻了两圈,他不禁想起王杰希说的话。

『不过,这件事我不逼你。毕竟那时候是我先提分开的…嗯,虽然如此,我还是希望你可以考虑考虑。』

『…其实自分手的那天,我才慢慢察觉原来你早就占满了我生活中的每个部分……』

王杰希顿了顿,说了声「抱歉」,继续说道。

『我不知道你是怎么想,也或许有点迟了……但是,』

男人弯起唇角,一双瞇起的眼睛溢满柔情。

『少了你,似乎就真的没有一个地方能称作「家」了。』

「王杰希啊王杰希…」叶修整颗头埋进枕头里,声音闷闷的,「你还真是专门来克我的…」

当他早上赖床起不来,王杰希可以把他半哄半威胁挖起来;当他整天窝在计算机桌前,王杰希总能够软硬兼施把他带出去走走;当他一天抽超过三支烟,王杰希也特别有办法让他隔天下不了床。

嗯?似乎不小心多说了什么?

整张脸向下压住枕头,像是赌气似的,叶修硬是憋到快没气了,才终于抽出枕头、胡乱掐了几下后丢到一边,翻过身盯着天花板,而看着看着,眼皮也渐渐耷拉下来。

还梦见那时候的王杰希。

--

第十赛季,兴欣以黑马之姿夺下冠军。有人跌破眼镜,有人泪流满面,不过所有人都为兴欣喝采,特别是给叶修——那个重头再来、不变初心,坚持了十年的男人。

叶修上台领奖完后,一如往昔翘掉之后的记者会,溜到后台闲晃。走了一会儿,宅宅觉得脚酸了也就索性倚墙、抽起烟来。

抽了一会儿,没等到苏沐橙,反倒来了另一个人。

『就知道你在这儿。』

叶修头也不抬,继续吞云吐雾。

来人叹了口气,伸手取走他手上的烟,然后把人拉进怀里,在他耳边低喃:『叶修。』

『嗯?』懒懒的鼻音。

王杰希拿自己的手包裹住叶修的,不意外发现,这双刚刚完成一挑三壮举的手依然微微打颤。但是他没多说什么,只是双手拥抱的力量大了一点。

『大眼儿,够久了啊,再抱可要收钱了。』

听到叶修挺破坏气氛的话,王杰希低下头,安静地凝睇对方;叶修察觉到他的视线,也从善如流地抬头——因此猝不及防撞进魔术师的世界。

通道十分阴暗,仅有一小扇天窗,月光恰巧洒落一地,照亮这一小段路。

那双眼睛深到不见底,如同黑夜,里头有满天星辰。似乎外头所有的星子全被魔术师偷走,藏进他温柔的眼眸,而在那之中还有叶修自己的倒影。

这令他忍不住自作主张:那片星空是献给自己的礼物。

『叶修。』

王杰希阖上双眼,于叶修的额上留下一吻。

『你是我看过最闪耀的星星。』

那一刻,鼻子没来由一酸。为了掩饰,叶修整张脸全埋进王杰希的肩膀。

『好廉价的情话。』

魔术师轻笑,笑瞇点点星光。

听说,魔术师拥有无数颗星星,但是他有点小气,只能送给一个人。

不过,魔术师也非常大方,面对那一个特别的人,他总是毫无保留。

--

叶修睁开眼睛,想起一些事。

以前他俩还在一块儿时,偶尔叶修会觉得挺虚度光阴的。譬如两人躺在沙发上晒一整个下午的太阳、漫无目的切换电视频道。

可现在他怀念那样的日子了。

错过了、浪费了许多美好的时光都不打紧,最重要的是,在身边的那个人是王杰希就好。

王杰希会随意地搂住他,叶修会懒散地挨着他,不知不觉睡去一个下午。如此放心,不就是因为很喜欢这种相处模式吗?

只是在一起久了,总错把相爱当作习惯,忘了那就是他们最贴近的时刻。

『既然大眼儿说要复合,我也正巧还喜欢他……』叶修眨眨眼,『那就在一起吧。』

是呀,茫茫人海中,好不容易还有那么一个看对眼的,不赶紧拐回家,多吃亏啊。

特别还是这种不小心放手过一次的。

--

从上次见面算起,大半个月过去了,王杰希还没等到叶修的答复。

说不心急是骗人的。

虽然选择权是他自己交给叶修的,不过王杰希心里也没个底。

他们走到分手,要算最讶异的,就属两位当事者了。

--

那天,王杰希一进门便看到叶修躺在沙发上看电视,听到声响连头都没有抬,而前者也没跟后者打招呼,径自进了卧室。

『是从什么时候开始?』王杰希松松领带,『两人的关系变成这样。』

他们各自有个不错的工作,唯一美中不足的是作息时间一直对不上。

可王杰希没想到这竟然变成最致命的原因。

在不同时间出门,在不同时间回家,在不同地方吃饭,在不同地方工作;每一次打开家门迎接自己仅是一片漆黑,每一次入睡身边总是少了另个人的温度,每一次兴高采烈的邀约皆不了了之,每一次闲话家常却找不到长久的话题。

就像两个陌生人共同租用一间房子。

于是,王杰希走到客厅,说了三个字。

『分手吧。』

沙发上的人僵了一下,半晌后,叶修爬起身,踱步到恋人面前。

『我们好不容易碰面了,你只想说这个?』

王杰希凝视站在面前的人,他脸上一点表情也没,看上去十分冷漠。

于是他点点头。

『如果这是你所希望的,』叶修别开脸,『没问题,明天就走。』

隔天一早,王杰希起床时身边已经空了。他走去客厅下意识脱口而出:『叶修,早…』

然后才后知后觉想起:王杰希跟叶修昨天已经分手了。

也同时惊觉,原来他们不是疏离了,却是太过熟悉彼此,所以早已经产生不需言语的默契:你早出门我能吃到准备好的早餐,你晚回家我也会特别留盏灯。

就算忘了在你回家时打声招呼,也会在睡前不忘给你一个大大的拥抱,一个暖暖的亲吻,一句「欢迎回家」。

王杰希瞥向窗外。

那天清晨,乌云密布,倾盆大雨。

--

老实说现在回想起来,王杰希恨不得能回到那天、掐死不知在想什么的自己。

他摇摇头,轻笑着将手上的书摆回书架。

应该说,有时候太在乎一个人反而会把自己绕进死胡同里。

---

跟一个人相处久了,还真的会渐渐把很多事当理所当然;而越是在乎一个人,也越会在意对方的言行举止,有时候甚至曲解其中的意思

某个姬友(没看全职)说她看完很有感触,会想起她跟前女友的事情……欸我这样勾起人家痛苦好吗(#

喔对了!

叶修高唱:一闪一闪亮晶晶,杰希眼里有星星~

王杰希:……

评论(2)
热度(46)