吧唧_抱著修修

主周葉,有時會有別的葉受cp出沒
**周葉Crush暫停**
**真慶幸你的時代後,是我共你載入史冊**

【王叶】听见下雨的声音(上)

手机发文好难找(蠢哭

*一个分手、复合的故事

*跟「听见下雨的声音」的歌词没啥关系,听旋律,开脑洞

*OOC

---

早上七点,王杰希关掉准时响起的闹铃。翻了个身,想把枕边人捞进怀里再多睡一会,却扑了个空。

他的手停滞在半空,顿了几秒后轻轻放下,放在本该有另一人躺着的位置——而现在冷冰冰的。

摩挲空荡荡的床单,久久,被窝里飘出轻轻的笑声,淡如叹息。

「你不在。」

今天,叶修也不在。

--

叶修随意地把手上的公文丢到一旁,结果不慎打翻了马克杯,材质脆弱的杯子摔落,发出清脆的碎裂声;里头盛着的热水一大半溅在公文夹上,另一半洒到地上。

嘴里嘟嚷几声抱怨,他蹲下身收拾狼藉的地面。

或许是烦躁的心情影响,一不小心陶瓷碎片划破了他的手,一点一点的嫣红滴落纯白的大理石地板。

叶修也没呼疼,只是静静凝视一地的碎片。

很久很久后,他把脸埋进臂弯里,闷闷地说:「……我想你了。」

并非撒娇、不是哽咽,语气平淡,就只是在陈述一个事实:叶修想王杰希了。

--

人最怕的是相遇,最难的是别离,因为一场邂逅可能就是翻山越岭的回忆。——《从你的全世界路过》

不知道你有没有一种经验:有一个人住进你心里后就走不了了,不是他死皮赖脸不走,是你舍不得赶他走。

--

某天,王杰希兴致一来,撸起袖子开始来个大扫除。这扫着扫着倒还真给他扫出不少出乎意料的东西:一张跟方士谦的合照——脸上涂满奶油的,大概是某人生日吧、一盒双眼皮贴——嗯…某年自己生日从队员那收到的、一本微草的纪念笔记本——某届赛季的官方周边、一只有点剥漆的王不留行Q版手办…

咦?这个不是王不留行…

他用手指拨拨帽梢的小星星,唇角不自觉上扬。

--

『大眼儿、』男人咬着烟趴在桌沿,右手往前伸,『喏,生日快乐。』他的手移开,留下一只顶着大大魔法帽的小小…王杰希。

一旁的真身挑眉。

『你那什么表情,这好歹也是我设计,然后特别订做的。』

『嗯、两只眼睛大小差到五倍也只有你会这么设计。』

『这是真爱,杰希大大。』叶修笑着吻上恋人的额头。

--

王杰希依旧在笑,只是有点苦涩。

「…你真是一个混蛋。」都这么久了还在我心里刷存在感。

--

一天,叶修好不容易从一堆摇摇欲坠的公文中抽身,顺便选择性忽略某人的怒吼回到家后,只想早早洗洗睡。

他打开衣柜,随意抽了两件换洗衣物,也没多注意就去洗澡了。待他洗完澡出来、经过衣柜前的镜子时才发现,原来衣服是王杰希送的。

叶修伸手拉拉印有「yours」这种闪瞎人字样的T恤,沉默几秒打开衣柜,想要换件衣服。

翻了好几分钟,却连一件合适的衣服都翻不到——因为十几件衣服里,有九成以上的衣服都是王杰希买的。

--

『你的穿衣品味真是令我不敢恭维。』王杰希忍不住翻了个白眼。

『那是。』叶修晃晃脑袋,瞇起眼睛,『欸,弄到眼睛了。』

王杰希手上动作一顿,然后把毛巾往叶修脸上一盖,后者啊了一声。

『跟你说洗完澡要把头发擦干。』无奈。

『这不是有你吗?』某人倒是理直气壮。

『是是是,那以后你的衣服也由我负责。』王杰希抓起毛巾继续帮恋人擦头发,笑得宠溺温柔。

--

一颗水珠滴落手背,叶修被灼伤似地抽手。

他没哭,是发尾承受不住水的重量,背后的布料早湿了一大片。

『没有人帮我擦头发了。』意识到这件事的叶修机械式地拿起吹风机。

耳边「嗡嗡嗡」的声音让他心烦意乱。

「…王杰希你个大心脏。」默不作声占满我生活的每一部分。

--

入冬的第一天,王杰希上街采购,晚餐打算吃热腾腾的火锅。

一踏出家门,他就有种不祥的预感,好像会发生什么意料之外的事。果不其然,在买完食材,结完帐后,他猛地想起来自己似乎忘了带钥匙出门。

「……」在翻了三遍都没看见钥匙踪影的王杰希默默在心里为自己点蜡。

而俗话又说:福无双至,祸不单行。

前脚才刚踏出店门,外头就下起了倾盆大雨。

「……」这是默默把脚收回的王杰希。

「唉唷唉唷,什么鬼天气!?」这是已经被淋湿的叶修。

于是,两人就这么大眼瞪小眼相遇了。

「咳、那啥,」叶修有点不知所措地摸摸鼻子,「老王啊,最近过得好吗?」

很好?不好?「…还行。」最后他给了个模棱两可的答案。

「喔…」

简单的问候结束后,因为下雨而清冷的空气占满两人之间的距离,安静又冰冷。

叶修心里正琢磨要聊些什么才不至于气氛太尴尬的时候,王杰希转头看他。

大概是刚下班,叶修还穿着一身剪裁得宜的深色西装,头发梳得一丝不苟; 眼睛下的黑眼圈倒是没怎么变,一张脸如往常苍白;以前微微虚胖的脸,现在变得消瘦;记忆中那个慵懒的宅男在这个充满精英范儿的男人的身上好像也找不太到了。

酸涩没来由地涌上王杰希的眼睛。

像是有东西哽在喉咙,王杰希艰难地开口:「叶修,我忘了带钥匙,可以在你家借宿一晚吗?」

「喔,行啊!」

叶修下意识转头看向身旁的男人,在触及对方的视线后却又困窘地移开眼睛,垂下眼睫。

「嗯,」他听见自己以应酬式的礼貌口气再次回复,「没问题。」

--

「随便坐。」叶修把脱下来的外套随意挂在沙发椅背上,松松领带,「晚餐时间,要吃些什么吗?」

「我买了一些火锅料,煮火锅?」王杰希举了举拿着袋子的手。

「喔,刚好天气冷,那我去准备东西。」说着,叶修走进厨房。

王杰希迟疑了几秒,最后还是跟了进去。

过程中两人之间的气氛看似保持微妙的平衡,但其实只要有一方放了多一点重量,无形的天枰便会倾斜,可是,没有。不论是王杰希还是叶修都没有。

然而,有些事总会在你犹豫不前的时候推你一把,而那往往是自己没有意识到的。

两个人安安静静吃火锅,吃着吃着也同时发现,这些,好像都是叶修喜欢的。

只是他们也没多说什么,或者说,多说些什么也于事无补,又何必搞砸一顿晚餐呢?

--

晚饭后,叶修把碗盘收拾好,放进洗碗槽。

撸起袖子,他忍不住喊道:「老王啊,帮个手……」

话还没完,王杰希已经伸手把叶修手上的碗取走,自然无比。

只是,两个人又怔住了。

最后还是叶修开口:「没想到老王你挺良心的啊。」

他假装嬉笑,带着让人心疼的弧度。

王杰希静静望着叶修几秒,把头转开,轻声嗯了一下。

--

「我只有一张床,不介意挤一下吧?」

「不会。」

适当的对话,恰好的距离,不过度亲密,不过分逾越。

凝视那个正在翻找换洗衣物的背影,王杰希忍不住走神。

--

『叶修你又穿错衣服了。』

闻言,专注于荣耀的男人低头瞥了一眼身上的衣服,接着专注回屏幕。

『情侣装不都没差?』

…你说得好有道理,我竟然无法反驳。

王杰希脸上表情不变,保持沉默,然后在关键时刻说了这样一句话:『有差,我攻。』

于是荣耀里的其它人就目睹了名为「前·荣耀第一人摔成狗吃屎」,没有最经典,只有更经典的画面。

『…老魏BOSS你自个儿慢慢玩,我下了。』叶修爆了手速下线,转头看自家恋人。

『不就是mine,你有必要计较吗?』扯扯衣服。

『没。但我更喜欢你穿yours。』王杰希上前抱住他。

我喜欢你属于我的感觉,我喜欢我拥有你的感觉。

--

只是,身上穿的这一件已经不属于任何人。

王杰希梳洗完,对镜子里的自己苦笑。

--

叶修躺在床上,面对墙,背对身后人,有种他们还在一起的错觉。

他俩在一起的时候,是睡同一张床的。好几次在叶修坠入梦乡前,他记得自己跟王杰希两人都是各躺各的枕头,各盖各的棉被,但不知怎的,一到隔天,叶修总会把自己的被子踢掉、枕头蹭走,缩在王杰希的怀里:头一定会靠在他的颈窝那,有一只手会揽住自己的腰。而通常叶修睡醒不久后,王杰希会跟着醒来。他会把叶修睡炸的浏海往后爬网,露出一张还睡眼惺忪的脸,盯住几秒后,唇角会划出一个微微的弧度,轻声道早。

其实,叶修一直一直想跟王杰希说一句话——

我真的爱惨了你的温柔。

一阵酸楚窜上,叶修拿手把自己微热的眼睛盖住。

『只可惜那已经不属于你了。』

--

隔天一早,王杰希醒来时,身旁的人还在熟睡。

叶修转了个方向,几乎整个人都快缩进王杰希怀里,睡得香甜;他自己身上的被子早就不见踪影,盖住他们的是同一件。

王杰希的心脏就这么毫无防备地被用力撞击。

「…叶修,早安。」他不禁向对方轻声道早。

就跟以前一样。

依旧在梦乡徘徊的叶修则毫无意识地回答:「…大眼儿…早……」

听到那人熟悉的回复,王杰希颤着眼睫闭上双眼,像是做足了勇气后,他缓缓睁开眼睛,坚定且不容质疑。

不是厌倦了,是我太过习惯你的陪伴,竟然忘了我一直在爱你 

所以现在要把你追回来,就这么简单。

---

BGM 周杰伦-听见下雨的声音

虽然原著中的王杰希挺高冷(?

可是我觉得他谈恋爱的时候一定是个好男人(←cp原音

他们都是温柔的人

评论(3)
热度(53)