吧唧_抱著修修

主周葉,有時會有別的葉受cp出沒
**周葉Crush暫停**
**真慶幸你的時代後,是我共你載入史冊**

【周叶】独占(中)

*大半夜发疯
*心情很糟
*偶像周x经纪人叶(看不太出来。
*ooc
---
要说这最后的临门一脚嘛……大概是室友带我去周泽楷的演唱会。本来我是没有打算要去的,但在她软硬兼施下,我还是乖乖跟着她去了。
「所以妳为什么一定要我来这场演唱会?」室友的手速超群,因此我们现在待的位置视野相当好,我环顾一下四周,最后看向有点惴惴不安的室友。
她愣了愣,露出苦笑:「上次妳不是有看到那个新闻吗……」
──当红歌星周泽楷惊传绯闻男友。
我露出恍然大悟的表情,随后皱起眉头:「怎么了?妳很反对吗?」不会吧,都什么年代了……
听到我的话,室友反而一脸问号:「嗯?楷楷喜欢的人是男是女都无所谓啊?」
「那妳纠结什么?」我更疑惑了。
她的眼睛瞪得圆圆的:「我能不纠结吗?!这次的主角是楷楷喔!是完全没有任何暧昧对象的楷楷喔!」
「……是没错啦。」
「都说人红是非多,」室友的情绪明显很低落,她垂着头,「可是这次的照片实在让人很难不联想翩翩。」
我回想了一下那篇标题耸动的八卦新闻,想起了文章的配图:尽管照片中的周泽楷只露出半张脸,但那张帅脸要让人认不出都难;至于另一位男主角则是完全背对镜头,不过从身形来判断,十之八九是个男人。两个人坐在餐厅很隐密的角落,灯光昏暗。周泽楷搂着男人的腰,微微偏头,好像在仔细听对方的耳语。
想着那张照片,我不禁暗暗叹气:「那跟妳硬要把我拖来演唱会有什么关系?」
「因为隔了几天,经纪公司的声明稿就出来了。演唱会照常举行,最后还有一个什么重要声明……楷楷该不会要退出歌坛了吧?」
我伸出手揉揉室友压得低低的脑袋,语气平静地说:「不会的,周泽楷不是这种人。」
「嗯?」她抬起头,眼睛有点红红的。
「妳就放宽心吧。」
她眨眨眼,然后露出笑容:「也是,看了就知道了。」
──结果看了就知道的是我。
身边的每个人情绪都嗨到最高点,手上的应援牌死命往高处举,深怕舞台上的那个人看不见。无论是男是女,大家口里喊出的名字都是那个人,喊到破音、喊到嘶哑都无所谓,我甚至看到有人边叫边哭,而且不是只有一两个人。
这些人疯狂到几乎失控的情绪都只为了那个在舞台上唱唱跳跳的耀眼身影。
耳边的音乐震耳欲聋,我却庆幸声音这么大声,不然大概没办法盖过我剧烈跳动心脏所发出的声响。
「……太可怕了。」
身体僵直站在原处的我像个异类,但是我真的无法动弹,完全被震慑住了。
有些人,天生就是镁光灯的焦点,他们就该在舞台上发光发热,接受赞美、喝采,接受至高无上的荣耀,无论什么风雨都无法遮掩他们的光芒。
我忍不住喊了出来:「周泽楷──」
显然,周泽楷他就是这一类人。
一曲结束,灯光渐渐暗下,周泽楷走到舞台中央,跟歌迷们挥挥手,顿时一阵尖叫声响起。
「晚上好,」他顿了顿,露出一个微笑,「我也很好。」
远远传出一句「周泽楷加油」,周泽楷只是朝那个方向笑了笑,然后单刀直入。
「他,」顿了顿,「是我男朋友。」
现场忽然一片安静。
很难想象,在演唱会这种场合我可以使用「针落地都能听见声音」这种形容词。我用眼角余光瞄了一下室友,她看起来还算冷静,只是呼吸有点急促。正当我准备放下心时,她闭上眼睛,深吸了一口气,我急忙伸出手但来不及阻止了。
「他是谁──!!」
虽然说我们的位置算靠前,但是舞台上的人要听得到还是有困难的。我拍拍喊完话后就一脸后悔的室友的肩,想要安慰几句时,台上的人说了一句让人意想不到的话。
「抱歉。」
周泽楷垂下眼,没多久视线又抬了起来。
「现在还不能说。」
「不过,时候到了,自然会跟大家介绍。」
现场开始有悉悉簌簌的议论声,而周泽楷的表情,没有丝毫动摇,他勾起唇角。
「现在带来这首歌──独占。」
「啊!」
我转头去看发出短促尖叫的室友,只见她一脸不可置信望向舞台。
「怎么了?」
她摇摇头,做了几次深呼吸,朝我露出笑容:「没事,我大概了解,楷楷的态度了。」
就在我还黑人问号的时候,前奏快结束了。

「强烈的热风暴来袭
到我的胸膛里躲雨
这世界充满不确定
放心有我会保护你
流言像流弹般攻击
我会用诺言来反击
时间可以证明
谁才是主旋律」

眼睛都不舍得眨一下,我死死盯着那个正在用手将浏海往后梳去的青年。
——真的是,很帅啊。

「混淆了
看着我的眼睛
不需要去推理
爱就是硬道理
失落了
抓住我的手臂
撑起
天和地」

周泽楷脸颊旁的汗水滑落,直直滴在背心上留下一块汗渍;牛仔裤将修长的腿紧紧包裹住,但依然不妨碍他大动作的唱跳;半截手套遮住一半蜜色的皮肤,这隻手正在跟歌迷打招呼……
咳,我不是特意要看那么清楚的!是他身后那个大屏幕实在太清晰了!

「wow baby love love love
只给你
独占我的心
感情的黑客想都别想要入侵
baby love love love
都给你
独占你的心
用心去破解你的心」

他站到舞台边缘,扬起下巴,唇上的笑张狂。
大概就跟歌词说的一样,流言蜚语满天飞,但那又怎样?
是啊,那又怎样?周泽楷依然是周泽楷,他还是那个闪耀的存在。
「他真是……」
「真是怎样?」
「很厉害的人啊。」
室友挑起眉,一副得瑟的小模样:「早就跟妳说了吧!」
我敷衍地点头称是,一边观察周泽楷。
是的,观察。
我总觉得,他的视线,看起来又不太对劲了。
tbc
---
有引用到独占的歌词
觉得很烦,想打些东西…
但我觉得明天早上起来会想删掉这篇orz

评论
热度(34)