吧唧_昼夜不离

真庆幸你的时代后,是我共你载入史册

**周叶Crush暂停**

【周叶】他和他(上)

*偶像周x经纪人叶(大概x
*ooc
--

作为二次元的腐宅许久,我想我能理解那个追星追到没饭吃的室友。是的,没饭吃,钱都拿去给偶像打call了。虽然说我们疯狂的对象不一样,但总的来说都是相当花钱的,于是没钱吃饭可偏偏又是吃货的我们在各自阵营中建立起很好的革命情感——我们就不要讨论这句话有没有bug吧。

以食物共享为前提,有时候分享一些好看的小裙子、化妆品,在不要打扰到对方的情况下,自己做自己的事:她打她的call、我追我的文,宿舍生活也还称得上和谐。

只是最近这小妮子总想要安利我。

对,没错,给我安利她打call的对象。

她给出的理由是:妳丢给我的文我都看了!等价交换!

呸,妳有没看我会不知道。好吧,她的确有看,而且有时候还会蒙在被子里看的那种,这时候我就得狠狠掀开她的被子,让她开灯看,不然眼睛会瞎掉。

为什么不直接叫她睡觉?我们两个不同种但是同属「爆肝」的生物,是无法用「对肝不好」此理由说服的。

话题扯远了。要知道,身为与世界潮流脱节许久的我,室友可以说是我跟世界的桥梁了。因为我压根认不出来现在那些大红大紫的偶像,你问我知道谁,我给出来的答案大概会让你打电话给奶奶,问她手机通讯簿有没有我的名字这样的脱节程度。

「又没关系!」室友巴眨着她大大的眼睛,「反正妳不是颜控吗!妳可以先从我家楷楷的颜入门,最后妳肯定会喜欢上楷楷整个人的!」

喔,始于外貌──

「呃,」她的眼神实在很难让我泼她冷水,「只有颜不行啊……」

闻言,室友霍然站起,脸上的表情一瞬间很严肃:「楷楷不是只有颜,他有实力、人缘好,人见人爱、花见花开……」

──终于品格的道理

无语地望着说到最后又开始尖叫着「楷楷你怎么那么好!」的室友,我默默拿出手机,在搜寻栏打上「周泽楷」这个名字。

喔对,我还认得这个人。前面那个问题,如果我给出的答案是周泽楷,那你大概会拉着我的手,开始滔滔江水不绝地说起他的丰功伟业。

我来介绍一下,周泽楷,近几年大红大紫的男星。一般来说,我是蛮看不起这种小鲜肉的,因为他们多半靠脸,不过周泽楷可以算是例外。在室友从生辰八字到昨天周泽楷发了什么微博这种巨细靡遗的科普后,我才知道这个人其实不算突然窜红,他是在很多年的磨练努力后,因为首张专辑「samsara」得奖而一举成名,一如室友说的「他有颜、有实力、人缘又好,更重要的是,人家除了有天赋还很努力」,但这其实不是我对他印象深刻的根本原因。

我会对他有印象是因为有次不经意瞥到他的采访,我几乎要认不出来他就是那个在室友mv里气势逼人的周泽楷。采访中的他比较内向一点,话不多,唇边始终挂着一抹淡淡的笑,完全不给人一种大牌明星会有的压迫感,反而有种很温柔亲民的感觉。

我跟室友分享自己的感想后,她嘿嘿笑了两声。

「是呀!」室友一脸骄傲,「我家楷楷从出道到之后大红一直都是这种形象,不亢不卑。欸、这算不算你说的反差萌啊!」

我努力忽略她的星星眼,视线移回屏幕那个笑得很腼腆的大男生身上。

「他这么帅……都没有绯闻吗?」

室友摇摇手指,接着补充:「就算有,也很快不攻自破了。」

「他难道还是单身吗?」

听到我的话,室友一下子就蔫了:「……楷楷有个神秘恋人,但是因为完全没有曝光过,所以大家都很怀疑,毕竟消息来源也不太可靠。」

「是喔……」

「如果楷楷真的有恋人,我也只能祝福啊。」室友盯着屏幕,眼神柔和,「楷楷自己选择的对象肯定也是很好的人,他觉得幸福这样就很好。」

我眨眨眼,正觉得室友的画风有点违和的时候,她又恢复成平常的样子,边大喊「真不愧是我家楷楷,把自家恋人保护得多好!啊啊啊啊啊楷楷好帅!」边爬回去自己的位置舔屏。

我又看了一下采访,正准备关掉时,忽然发现周泽楷的视线似乎有点不太对。他有时看主持人、有时看镜头,不过有几次他的视线会瞥往一个角落,很隐微、很小心,可是特别暖。

我挑起眉,拉起进度条,试了好几次终于正好停在周泽楷偷偷看角落的瞬间。

于是我缓缓伸手,捂住自己的小心脏。

这眼神,这缠绵的眼神,这缠绵到溺死人的眼神。

──我觉得自己距离入坑大概只剩临门一脚。

--

要说这最后的临门一脚嘛……大概是室友带我去周泽楷的演唱会。本来我是没有打算要去的,但在她软硬兼施下,再加上门票钱还是她帮忙出的,我就乖乖跟着她去了。

「所以妳为什么一定要我来这场演唱会?」室友的手速超群,因此我们现在待的位置视野相当好,我环顾一下四周,最后看向有点惴惴不安的室友。

她愣了愣,露出苦笑:「上次妳不是有看到那个新闻吗……」

──当红歌星周泽楷惊传与绯闻男友现身在高档餐厅。

男友两个字还用了加粗加底线。

我露出恍然大悟的表情,随后皱起眉头:「怎么了?妳很反对吗?」不会吧,都什么年代了……

听到我的话,室友反而一脸问号:「嗯?楷楷喜欢的人是男是女都无所谓啊?」

「那妳纠结什么?」我更疑惑了。

她的眼睛瞪得圆圆的:「我能不纠结吗?!这次的主角是楷楷喔!是完全没有任何暧昧对象的楷楷喔!」

「……是没错啦。」

「都说人红是非多,」室友的情绪明显很低落,她垂着头,「可是这次的照片实在让人很难不联想翩翩。」

我回想了一下那篇标题耸动的八卦新闻,想起了文章的配图:尽管照片中的周泽楷只露出半张脸,但那张帅脸要让人认不出都难;至于另一位男主角则是完全背对镜头,不过从身形来判断,十之八九是个男人。两个人坐在餐厅很隐密的角落,灯光昏暗。周泽楷搂着男人的腰,微微偏头,似乎在细听对方的耳语。

想着那张照片,我不禁暗暗叹气:「那跟妳硬要把我拖来演唱会有什么关系?」

「因为隔了几天,经纪公司的声明稿就出来了。演唱会照常举行,最后还有一个什么重要声明……楷楷该不会要退出歌坛了吧?」她的声音越压越低,几乎要跟那颗脑袋一样垂到地上去了。

我伸出手揉揉室友压得低低的脑袋,语气平静地说:「不会的,周泽楷不是这种人。」

「嗯?」她抬起头,眼睛有点红红的。

「妳就放宽心吧。」

她眨眨眼,然后露出笑容:「也是,看了就知道了。」

──结果看了就知道的是我。

身边的每个人情绪都嗨到最高点,手上的应援牌死命往高处举,深怕舞台上的那个人看不见。无论是男是女,大家口里喊出的名字都是那个人的,喊到破音、喊到嘶哑都无所谓,我甚至看到有人边叫边哭,而且不是只有一两个人。

这些人疯狂到几乎失控的情绪都只为了那个在舞台上唱唱跳跳的耀眼身影。

耳边的音乐震耳欲聋,我却庆幸声音这么大声,不然大概没办法盖过我剧烈跳动心脏所发出的声响。

「……太可怕了。」

身体僵直站在原处的我像个异类,但是我真的无法动弹,完全被震慑住了。

有些人,天生就是镁光灯的焦点,他们就该在舞台上发光发热,接受赞美、喝采,接受至高无上的荣耀,无论什么风雨都无法遮掩他们的光芒。

我忍不住喊了出来:「周泽楷──」

显然,周泽楷他就是这一类人。

一曲结束,灯光渐渐暗下,周泽楷走到舞台中央,跟歌迷们挥挥手,顿时一阵尖叫声响起。

「晚上好,」他顿了顿,露出一个微笑,「我也很好。」

远远传出一句「周泽楷加油」,周泽楷只是朝那个方向笑了笑,然后单刀直入。

「他,」顿了顿,「是我男朋友。」

现场忽然一片安静。

很难想象,在演唱会这种场合我可以使用「针落地都能听见声音」这种形容词。我用眼角余光瞄了一下室友,她看起来还算冷静,只是呼吸有点急促。正当我准备放下心时,她闭上眼睛,深吸了一口气,我急忙伸出手但来不及阻止了。

「他是谁──!!」

虽然说我们的位置算靠前,但是舞台上的人要听得到还是有困难的。我拍拍喊完话后就一脸后悔的室友的肩,想要安慰几句时,台上的人说了一句让人意想不到的话。

「抱歉。」

周泽楷垂下眼,没多久视线又抬了起来。

「现在还不能说。」

「不过,时候到了,自然会跟大家介绍。」

现场开始有悉悉簌簌的议论声,而周泽楷的表情,没有丝毫动摇,他勾起唇角。

「带来这首歌──独占。」

「啊!」

我转头去看发出短促尖叫的室友,只见她一脸不可置信地望向舞台。

「怎么了?」

她摇摇头,做了几次深呼吸,朝我露出笑容:「没事,我大概了解,楷楷的态度了。」

就在我还黑人问号的时候,前奏快结束了。

 

「强烈的热风暴来袭

到我的胸膛里躲雨

这世界充满不确定

放心有我会保护你

流言像流弹般攻击

我会用诺言来反击

时间可以证明

谁才是主旋律」

 

眼睛都不舍得眨一下,我死死盯着那个正在用手将浏海往后梳去的青年,他用歌词、用歌声向在场的或是某个角落观看直播的粉丝道出自己坚决的想法,不论流言舆论怎么去攻击,周泽楷总会好好地保护他所爱的人。

——真的是,很帅啊。像保护公主的王子,更像守卫信念的骑士,他自始至终都不曾想过要为了旁人去改变。

 

「混淆了

看着我的眼睛

不需要去推理

爱就是硬道理

失落了

抓住我的手臂

撑起

天和地」

 

周泽楷脸颊旁的汗水滑落,直直滴在背心上留下一块汗渍;牛仔裤将修长的腿紧紧包裹住,但依然不妨碍他大动作的唱跳;半截手套遮住一半蜜色的皮肤,这只手正在跟歌迷打招呼……

咳,我不是特意要看那么清楚的!是他身后那个大屏幕实在太清晰了!我抹了一把自己的脸,发现脸颊实在烫到不行,鼻头也有点酸酸的。

啊,真是的,要是早点入坑就好了。

 

「wow baby love love love

只给你

独占我的心

感情的黑客想都别想要入侵

baby love love love

都给你

独占你的心

用心去破解你的心」

 

他站到舞台边缘,扬起下巴,唇上的笑放肆张狂。

大概就跟歌词说的一样,流言蜚语满天飞,但那又怎样?

是啊,那又怎样?周泽楷依然是周泽楷,他还是那个闪耀的存在。

一曲结束,我忽然有点失语,不知道该怎么跟室友分享。

「他真是……」

「真是怎样?」

「很厉害的人啊。」

室友挑起眉,一副得瑟的小模样:「早就跟妳说了吧!而且这首歌是楷楷他自己作词作曲,不过他从来没有唱过,仅是发表在网上,翻唱的版本多得去了。」

我若有所思地点头称是,一边观察周泽楷。

是的,观察。

我总觉得,他的视线,看起来又不太对劲了。

tbc
--
灵感来自涤非太太的降调,独占这首歌
啊啊啊啊真的好想看小周是歌手或是舞者的文哦哦哦QAQ
听完这首歌,觉得小周真的是镁光灯下的焦点啊啊啊!!!
头发往后梳,眼神锐利,望向面前成千上万的歌迷,勾起唇角,勾去多少少女的魂(躺平

评论(4)
热度(45)